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94章 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精彩小说免费!

    盛家住了宋家的老房子,盛浅予是乔治笙的前女友,单就这两件事儿,于宋喜而言,的确是不咬人膈应人了,理智告诉她,是暂住,是前任,可感性的一部分,却让‘盛’这个字,在她心底的标签又多了一分讨厌。

    好在乔治笙立场坚定,态度良好,宋喜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前任嘛,都二十好几岁的人了,谁还没个前任?

    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两人都不再提,日子也是过得有滋有味儿,最近戴安娜一见宋喜就说:“怎么越发的容光满面了?果然是已婚的人啊,天天大补。”

    原来宋喜还觉着自己污,但她这点儿污都是跟戴安娜学的,某些人一个眼神儿就能让人脑补一出大戏,宋喜被她说的面红耳赤,偏偏无法反驳。

    乔治笙这人,不开荤还好,开后就生冷不忌,现在她回家比在外面还小心翼翼,去厨房煮个面,他从后面抱住她,随后就把她抱起往楼上走;在床上看个书,他上来书一扔,转眼就是个把小时之后;一身汗,想着去浴室洗澡……两人根本就不能在同一个浴室洗澡,哪怕宋喜穿着他的衬衫去洗衣室洗个衣服,被他看见都不得了。

    有一次他叫她过去,宋喜第一反应就是跑,结果追她的不是乔治笙,而是莫名兴奋的发财。

    最近发财又长个儿了,站起来跟宋喜一边高,大爪子拍一下能把她拍吐血,宋喜可怕它跟自己闹,两条腿儿跑不过四条腿儿,最后不用乔治笙说,她自己就奔向沙发处,直接扑进他怀里,乔治笙一个眼神儿,发财乖乖的趴下,长嘴巴贴着地面,眼神儿好生可怜。

    见宋喜红着脸不吭声,戴安娜感慨道:“哎……真好,少女情怀总是湿啊。”

    宋喜乐了,她没听懂戴安娜说的是诗还是湿,只是被叫少女,很是开心,回了句:“大家同是少女,人生不只有眼前的枸杞,还有诗和远方嘛。”

    戴安娜打趣:“是还有保温杯和霸王洗发水。”

    宋喜勾起唇角,笑够了才道:“都说九零后已经开始日常养生了,什么喝啤酒兑枸杞,一边蹦迪一边吃保健品,熬着夜敷面膜,还得顺道听着心经,你说咱们是不是老了?”

    戴安娜说:“可不嘛,你都结婚了,我都结完又离了。”

    是调侃的口吻,却不免让人感慨甚至唏嘘,日子过得太快,以前只知白驹过隙,现在却已懂白云苍狗。

    三月底,宋喜竟然竟然接到宋媛打来的电话,约她见个面,宋喜近段时间没有故意打听宋媛的案子,不过也猜到宋媛是为了什么,她应下,当天下午就跟宋媛碰了面。

    是一医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单独包间,宋喜早到了十分钟,所以当服务员推开门,宋媛拄着拐进来的时候,宋喜见状,还是不免内心一颤。

    宋媛原本就挺瘦,如今数月未见,她更是瘦的几乎脱相,两侧脸颊凹进去,显得颧骨突出。

    宋喜情绪复杂,第一反应自然是心软,可随即想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也就坐着没有说话。

    宋媛不要服务员扶她,自己坐下之后,点了杯喝的,待到人走,房门关上,她才看向宋喜,一双从前算得上漂亮的眼睛,如今竟然有些浑浊。

    数秒,宋媛开口,出声说:“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

    宋喜的容光焕发自然衬着宋媛更加憔悴颓败,宋喜面不改色,没有奚落也没有嘲讽,只如常的口吻道:“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晚上睡的香。”

    宋媛唇角一扯,笑了。

    她说:“你赢了。”

    只三个字,却道尽了两人十多年互克的结局。

    宋喜看着宋媛,淡淡道:“准确的说,我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至于宋媛,这就是恶有恶报吧。

    宋媛道:“我这次找你过来,不是想跟你吵架的,你也看见我现在什么样子,你有乔治笙撑腰,我没了孩子,祁丞也不肯再见我,只拿钱帮我请了律师……但我不想打官司了,乔治笙的人来找过我,只要我老老实实认罪,他不会再动我妈。”

    宋喜不知道乔治笙叫人威胁过宋媛,可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如果不是乔治笙在背后压着,以宋媛的性格,就是自己坐牢,也得拉着她垫背,把她的生活搅得鸡犬不宁,不然怎会这么长时间,警方那边没给她打过一个询问电话?

    乱世用重典,恶人自有‘恶人’欺,也就乔治笙能治得了宋媛的恶。

    宋喜完全没被挑拨到,依旧不动声色的说:“别用再这个字眼,我说过,你妈的车祸跟我们无关。”

    宋媛一眨不眨盯着宋喜,似是有一瞬间的恶气上涌,目光中尽是狠毒:“那我的腿呢?我的孩子呢?!”

    宋喜很警惕,怕宋媛身上带了什么录音设备,所以避重就轻的回答:“出事儿那晚没人比你更清楚,你确定两次进你家门的,是同一个人吗?”

    其实警方那边也跟宋媛说过,宋媛也隐约察觉出不对,前者进来的特别迅猛,就是朝着她的腿去的,打断之后一秒没停留,转身就走,而再回来的那人……宋媛放在腿上的手指轻颤,不愿再细想。

    宋喜道:“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你怪不着我心狠手辣,是你先对我下了杀手,我说这话你可能不会信,虽然我从来没把你和你妈当我亲人,但我也不会狠到去要她或者你的命。“

    宋媛信不信,宋喜是真的不在意,宋媛垂下视线,沉默半晌,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再抬头,眼底的恨意已经敛去,换上的是近乎恳求的目光:“宋喜,我可以去坐牢,你能保证我妈在外面的安全吗?”

    宋喜道:“我爸出事儿这一年多,你妈从来没用我管过,自己也过得挺好的。”

    这一句,的确是宋喜的气话,但话又说回来,她暗自叹气:“不用你跟我打招呼,我爸也跟我说了,从今往后,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你妈有房子有存款,不需要任何人接济,等她出院之后,我找人办离婚手续,往后你妈想单身还是再找,都是她的自由。”

    宋媛闻言,浑浊的眼底飞快的闪过了一抹惊诧,紧接着嗤笑一声:“果然…”

    宋媛猜到宋媛想说什么,她面色始终镇定高冷:“曾经我爸把你们当亲人,是你们太让他失望,别说果然大难临头各自飞,我爸有难的时候,你们还在外面发‘家难财’。”

    告别宋媛之前,宋喜说的最解恨的一句话:“我爸就是我爸,谁也抢不走。”

    至于董俪珺和宋媛,好自为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