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61章 常骨精,戴悟空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正在伤情的劲头上,突然被乔治笙这么一打岔,顿时难受不下去了。

    乔治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哭的差不多了,也就是你爸,换第二个男的我早翻脸了。”

    宋喜想白他一眼,发现眼皮子有些紧,抬手摸了摸,闷声说:“我眼睛是肿了吗?”

    乔治笙‘嗯’了一声:“都没之前好看了。”

    宋喜顿时蹙眉,乔治笙见状,轻声说:“架不住我喜欢。”

    宋喜掀起眼皮看他,跟他撒娇:“那我在你心里是最美的吗?”

    乔治笙说:“光问一些废话。”

    “什么意思?”

    “我又不瞎,你当然是最好看的。”

    这回宋喜总算高兴了,不枉她在宋元青面前狂挺他,她听得出来,哪怕是最后,宋元青被迫接受董俪珺和宋媛的白眼儿狼行径,但对于乔治笙,他依旧不放心。

    可宋喜相信,只要他说没做,那就一定没做过。

    两人乘车离开监狱,掉头往回走的途中,乔治笙说:“你群里回个话,他们一直在问。”

    宋喜之前把手机调了静音,这会儿打开微信,群魔乱舞里面都是问她这边出了什么事儿的,乔治笙半小时前回复过一次,说她还没出来。

    宋喜打字回复,告诉他们别担心,事情都处理好了。

    竟然是佟昊第一个回话:那就好。

    随后元宝也说:没事儿就好,你们还过来吗?

    宋喜跟乔治笙说:“我没心情,就不去玩儿了,你要去吗?”

    乔治笙说:“你不去我还去什么。”

    宋喜就在群里回复:你们好好玩儿吧,我俩今天不去了。

    霍嘉敏跳出来说:常骨精一直在装模作样的跟你好朋友聊天,你不怕她羊入虎口?

    宋喜开玩笑回道:我朋友是孙悟空,叫常骨精小心点儿。

    随后,宋喜马上单敲了戴安娜,先回复自己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叫她别担心,然后又嘱咐:晚上某人送你回酒店,门关紧点儿,别让人有机可乘。

    戴安娜过了几分钟回复:我可能当人妻太久了,都快忘记外面的花花世界这么好玩儿,某人挺有意思的,刚才给我讲了几个笑话,差点儿没把我笑死,我好久没这么乐过了。

    宋喜看到屏幕上的字,勾起唇角回道:好好好,不打扰您老人家重新享受单身生活,告辞。

    戴安娜回了个表情包,上面写着‘退下’两字。

    宋喜收起手机,乔治笙道:“回我妈那儿,还是回翠城山?”

    宋喜微愣,随即道:“今晚不是还得在你家住一晚吗?”

    乔治笙说:“你眼睛肿着样儿,我怕你嫌丑不愿意让我妈看见。”

    他再次提醒她,宋喜心底懊恼,试探性的问:“那我们突然回家住,好吗?”

    乔治笙道:“就说我的事儿。”

    宋喜马上唇角轻勾:“背锅侠。”

    乔治笙不语,给自己老婆背锅,天经地义,没什么好炫耀的。

    前方路口,方向盘一转,乔治笙开车带宋喜往翠城山方向走。

    ……

    禁城,乔治笙永远都留着几个特定包厢,无论常景乐阮博衍,还是元宝佟昊,保证他们随时带人过来玩儿,都不会没房间。

    此时某豪包内,霍嘉敏和乔艾雯正合唱一首《小跳蛙》,前者一手麦克风一手酒杯,后者一手麦克风一手电话。

    “快乐池塘栽种了,梦想就变成海洋,鼓的眼睛大嘴巴,同样唱得响亮,借我一双小翅膀,就能飞向天阳,我相信奇迹就在身上…”

    等到啦啦啦啦的部分,两人一个邀请佟昊当伴唱,一个邀请元宝当伴唱,两个男人啦啦完了,她们再继续往下,气氛可谓是有人强颜欢笑,有人乐不可支。

    阮博衍坐在沙发中间玩儿手机游戏,右边是四个唱歌的,左边稍远的位置,常景乐和戴安娜坐在一起。

    昨天看电影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今儿才第二次,戴安娜光看长相偏安静甚至是文静,刚开始常景乐凑近乎还有些小心翼翼,生怕把她吓着,但是凑近之后才恍然大悟,丫根本就是文静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躁动的老司机之心。

    两人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尬上了笑话,起初常景乐也是试水,讲的笑话那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戴安娜微笑,反应没有很强烈,再后来,他试着带点儿擦边球的,她脸上笑容多了些,再后来,他讲了一些上路五年的老司机才能听懂的笑话,她直接乐出声了。

    常景乐挑眉:“老司机,失敬失敬。”

    戴安娜弯起眼睛,桃花眼眯成了两道月牙,笑着回道:“同行,承让承让。”

    常景乐说:“我刚才讲的笑话里,有一个是真事儿。”

    戴安娜马上感兴趣的问:“哪个?”

    “你猜。”

    她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几秒后灵机一动:“避孕套那个?”

    常景乐笑了:“果然是老司机啊。”

    他之前说一个下属去参加上司的追悼会,结果去之前买黑色避孕套,身边同事问为什么,男人说去慰问一下嫂子,这种场合,不好太花里胡哨,黑色显得庄重。

    当时戴安娜笑毁了,这会儿听说是真人真事儿,更是感叹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常景乐暗道,这笑话的男主人公在现实中就特别惨了,睡上司的老婆,哪怕上司死了,上司的家里人也差点儿没把他弄成太监。

    不过笑话嘛,博她一笑就够了,至于背后的血腥,无关紧要。

    凌晨不到一点,一帮人从禁城出去,乔艾雯手机响了,她就攥在手里,看到是凌岳打来的,一秒接通。

    “喂?”

    凌岳平静的声音传来:“还没睡?”

    乔艾雯笑说:“这不等你电话呢嘛,这么晚打来,想我了吧?”

    凌岳说:“我不小心拨错了,没什么事儿挂了。”

    乔艾雯正要说话,身后元宝叫道:“小雯,你先上我车,我去接个电话就来。”

    乔艾雯下意识的应声:“哦。”

    手机中凌岳听的真切,他只跟元宝在医院见过一次面,但对元宝的声音,却莫名记得真切。

    乔艾雯还不明所以的跟他叨叨,凌岳等她说完,淡淡道:“这么晚还不回家,你家里人不担心?”

    乔艾雯道:“我们好多人在一起。”说完,她顿了顿,问:“你是不是担心我了?”

    凌岳暗道,担心你个头,口口声声说喜欢他,他前脚一走,她后脚就跟其他男人出去high。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