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59章 她相信他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好死不死,正好赶上电影里没人讲话,整个播放厅比平常安静许多,电话里的女声尖锐到刺耳,别说是宋喜身旁的戴安娜听得清清楚楚,就连前后排的一众人等,全都投来注视的目光。

    宋喜懵了两秒,紧接着脸上火烧火燎,蹙眉道:“你谁啊?”

    “宋喜,我告诉你,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一命抵一命!”

    女人声音还是很大,近乎歇斯底里,宋喜听出来了,是宋媛。

    前排的元宝和佟昊忍不住回头,宋喜觉的倍儿丢面子,起身快步往外走,拐到没人的地方,她才完全冷下脸,沉声说:“宋媛你有毛病吧,你妈出车祸跟我有什么关系?”

    宋媛怒极,嗤声道:“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我妈出了车祸?还敢说不是你背地里叫人做的!”

    宋喜心底只有两个字:可笑。

    “韩春萌看见你在医院,她刚刚给我打过电话,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宋媛认定了是宋喜所为:“你背靠乔治笙就可以呼风唤雨,想要谁的命就要谁的命?有本事你冲我来!你冲我妈下手,还是不是人啊?!”

    宋喜做事儿向来光明磊落,她是医生,平日里治病救人还来不及,宋媛竟然往她身上泼这种脏水,还捎带脚把乔治笙也给卷进来了。

    宋喜当即沉声回道:“宋媛你讲话要负责任。”

    宋媛像是疯了一样,不管不顾的骂道:“我妈今天糟的所有罪,我都要你十倍百倍偿还,你就等着遭报应去吧!”

    宋喜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正欲回答,手机忽然被人拿走,侧头一看,发现是乔治笙。

    乔治笙把手机贴在耳边,面无表情,一张口,就是冷漠又绝对强势的声音:“你敢动宋喜一根手指头,我把你十根手指头都拔下来,报应这种事儿,有因才有果,如果你妈还能醒来,你问她后不后悔当初犯下的错。”

    说罢,懒得听对方回答,他径自挂断电话。

    宋喜站在原地,面色难看,乔治笙看着她道:“别跟疯子一般计较,影响心情都不值当。”

    宋喜微张着唇瓣,暗自调节呼吸,几秒之后,她抬头看向乔治笙,随口问了句:“宋媛她妈出车祸,跟你没关系吧?”

    乔治笙面不改色,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你觉得是我做的?”

    宋喜眼神儿略有躲闪,不过很快就坚定立场的回道:“宋媛非说是我让你安排人做的,神经病,我疯了会做这种事儿?”

    乔治笙依旧是那副不辨喜怒的表情,径自道:“所以你怀疑我?”

    宋喜看出他不动声色背后的隐隐不悦,赶紧换了副口吻说:“你别生气,我也是被宋媛气迷糊了。”

    乔治笙说:“我想整她们母女,有的是办法,车祸这种太不入流。”

    宋喜主动去牵他的手,该认错时就认错:“对不起,我刚才失言了。”

    乔治笙回握住她,低声说:“原谅你了。”

    宋喜忍不住唇角勾起,他马上又说:“下不为例。”

    宋喜点头,两人往回走,路上她小声念叨:“真丢人,他们都听见我被人骂了吧?”

    乔治笙说:“谁没被人骂过,有什么好稀奇的。”

    宋喜问:“你也被人骂过?”

    乔治笙看了她一眼:“你昨天才骂过,这么快就忘了?”

    宋喜想起在酒店跟他吵架的时候,小声念叨:“这也叫骂?这顶多是单方面的指责。”

    他牵着她的手回到观影厅,宋喜抬头一瞧,原本她坐的位置,常景乐正坐在那里,见两人回来,笑眯眯的说:“你们坐后面去吧。”

    宋喜看了眼戴安娜,她一脸云淡风轻,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发生了什么?

    跟着乔治笙坐到最后一排,宋喜很轻的舒了口气,乔治笙与她十指相扣,虽然没有过多安慰的话语,但安全感却爆棚,仿佛有他在身边,什么牛鬼蛇神,都不可能靠近宋喜。

    宋喜心中劝慰自己,甭跟宋媛一般见识,董俪珺大过年的住院,别管报应还是倒霉,终归也是有些可怜,让她们自己糟心去吧,她才不生这个闷气。

    电影结束,一帮人说好了要去禁城继续玩儿,宋喜左边乔治笙,右边戴安娜,正边说话边往车子处走,兜里的手机响起,掏出来是个熟悉的号码,平时宋元青有什么事情,都是这个人联系她。

    看到这个号码等同于见到宋元青本人,宋喜马上接通:“喂?”

    手机中传来男人的声音,意思是宋元青要见她,现在。

    宋喜急声问:“我爸怎么了?”

    里面人回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宋喜挂断电话,火急火燎的要去宋元青那边,乔治笙送她过去,路上他开车,薄唇开启:“不会是宋媛找你爸了吧?”

    他这么一说,宋喜才后知后觉,一遇到宋元青的问题,她总会一根筋的想到其他方面,竟忘了宋媛这茬。

    沉下脸,宋喜半晌才道:“要真是她折腾我爸,那就不是她跟我拼命,该是我跟她拼命了!”

    乔治笙依旧淡然:“用得着你搭上命?我本来想年后再动她,现在看来,是她自己往枪口上撞。”

    宋喜对宋媛厌恶到了骨子里,所以乔治笙说整她,她一点儿异议都没有,这世上总有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

    连夜赶到监狱,早有人开了小门接应,乔治笙在外等她,宋喜自己进去。

    第一次半夜三更在这里跟宋元青碰面,宋喜也担心他这么急,是其他的事情,结果一碰面,宋元青问:“你阿姨出了车祸,跟他有没有关系?”

    宋喜一听,还真叫乔治笙猜对了。

    当着宋元青的面儿冷下脸,宋喜说:“不是他干的,更不是我让他干的…”

    说着,她顿了顿,来气道:“可宋媛要是这么折腾你,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宋元青眉头一蹙:“她是你阿姨,宋媛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你们也是一家人,要不是她找人带话儿给我,我都不知道你们在外面闹成这样,你们是存心想让我急死!”

    宋元青还是动怒了,宋喜憋着气,面无表情的回道:“董俪珺出车祸是不是意外我不清楚,宋媛张口就是我指使乔治笙做的,她凭什么这么说?她有什么证据?我就算再怎么讨厌她们,也不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儿!”

    宋元青很快接道:“你不会做,不代表他不会做!”

    宋喜想都不想的顶回去:“他亲口对我说的,他没做过!”

    宋元青盯着宋喜的眼睛:“你跟他认识几天?他说的话就一定不是骗你的?”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