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45章 大年三十儿,赶着报道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

    宋喜打给乔治笙的时候,乔治笙正在开车,副驾上坐着盛浅予。

    手机中传来她软糯又调侃的声音:“跑哪儿买去了?”

    乔治笙没避讳盛浅予,直接回道:“临时有点事儿,你先睡。”

    副驾处的盛浅予闻言,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眼泪却在一秒之内掉下来,毫无征兆,像是骗过了自己。

    宋喜问:“怎么了?”

    乔治笙说:“不用担心,我晚点儿回去。”

    电话挂断,车内又恢复了死寂。

    乔家老宅,宋喜趴在床上,纳闷儿有顺尿道跑的,没见过顺着买套儿的道跑的,他是临时有什么急事儿,能放得下床上活色生香的自己?明明刚才还咬牙切齿急不可耐的样儿……

    寂静的夜里,宋喜的叹息声听起来格外明显,像极了苦守深闺的小媳妇儿,缺德乔治笙,撩完就跑,不知道她都晾凉了吗?

    闭上眼睛,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总觉得浑身难受,在床上翻了十来分钟,忽然手机响起,宋喜第一时间转身拿起,还以为是乔治笙,结果屏幕上显示着‘王妃’来电字样。

    宋喜划开接通键,笑着道:“hello~”

    手机中传来女人略显诧异的声音:“这么快就接了,你没睡觉?“

    宋喜笑着回道:“这不等你电话呢嘛。”

    “少来,财神爷让你守夜你都不守,没睡正好,下来,我给你拜年。”

    宋喜问:“往哪儿下?”

    戴安娜回道:“下楼啊,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宋喜原本没糊涂,这功夫糊涂了,翻身坐起来,她一脸懵圈:“你在哪儿呢?”

    戴安娜说:“政府小区大门口,我没卡进不去,你赶紧下来接我,丫夜城太冷了,比加拿大还冷,冻死我了。”

    宋喜震惊:“真的假的,你回国了?”

    戴安娜道:“要不要我让小区警卫员跟你说句话?”

    宋喜坐在床上,许久不敢相信,戴安娜竟然真的在大过年当天,从加拿大跑回夜城了。

    “我没在政府小区,你赶紧去对面超市里暖和暖和,我现在过来。”

    得知戴安娜不是闹着玩儿的,宋喜半夜三更从床上爬起来,火急火燎穿衣服。

    戴安娜问:“大过年的,你不在家在哪儿呢?”

    宋喜道:“等见面再说。”

    凌晨五点十五,宋喜披星戴月跑出乔家,经过院子的时候,一群大狗朝她行注目礼,但也乖乖的不吵不叫。

    一路小跑着出了巷子口,宋喜看到乔治笙的车停在一旁,心底纳闷儿,他没开车走?她记着他可是拿了车钥匙出门的。

    来不及琢磨这茬,宋喜赶紧打车去接戴安娜,年三十儿,街上出租车也少了,打车都要付双倍的钱,算是过年图个喜庆。

    司机问宋喜这个点儿出门干什么,宋喜笑着回道:“朋友突然从国外回来。”

    司机道:“这是回来过年的。”

    宋喜表面随口应着,心底却狐疑,戴安娜爸妈都在渝城,按理说她回国过年,也应该先去渝城,怎么赶着大年三十儿跑夜城来了?

    二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在政府小区对面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超市前停下,司机跟宋喜说:“新年快乐。”

    宋喜也笑着回道:“新年快乐,开车小心。”

    关上车门,她转身快步往超市里面走,推门进去,第一眼就看到站在收银台前,手拿一杯热豆浆,一身枫红色羊绒大衣,黑色短发的纤细女人,虽然只是个侧脸,虽然整整一年半没见,可宋喜还是一眼就认出来。

    “王妃!”

    女人闻声转头,瓜子脸上一双细长的桃花眼,鼻梁很高,脸颊有点儿婴儿肥,很媚气的长相。

    两人四目相对,戴安娜眼睛一瞪:“wuli美喜!”

    “wuli王妃!”

    两人不顾收银小哥惊诧的目光,当着他的面儿死死拥抱在一起,也就是两个瘦子,谁也抱不动谁,不然准有一个要把对方亲亲抱抱举高高。

    两人好一番亲热,戴安娜本想拉着宋喜在超市聊天,毕竟这里好暖和,宋喜却拖着她的行李箱,把她带出来。

    站在路边等车,戴安娜问:“你不在家去哪儿疯了?”

    宋喜不敢抬眼看对面的政府小区,闻言努力保持面色平和,甚至淡笑着回道:“我不住这儿了。”

    戴安娜桃花眼一挑,特别诧异:“你不住这儿了?那叔叔呢?”

    夜深,人静,街上一时间连辆出租车都看不见,冷风刮过宋喜的脸,她面不改色,开口回道:“我爸出了点事儿,现在不是副市了,我也不好再跟这儿住着。”

    戴安娜一脸震惊,似乎比自家出事儿还紧张,顿了几秒才道:“出什么事儿了?”

    宋喜说:“被人举报贪污,判了七年。”

    她说这话的时候,没哭也没动容,就像在陈述一件其他人的经历,但戴安娜却犹如晴天霹雳,眉头一蹙,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最后还是宋喜反过来安慰她:“我没事儿,这不挺好的嘛。”

    戴安娜还是半晌无言,宋喜伸手拍了拍她的胳膊:“你别这样,一年了,我好不容易才淡点儿,你别让我觉着自己特别可怜。”

    足足一分钟,戴安娜才找回声音,开口道:“我在国外从来不看国内新闻,关键我怎么都想不到…你怎么不跟我说?”

    两人一直都有联系,包括宋喜生日,各种节假日,她们都会电话问候,可宋喜从来不曾提起。

    微微一笑,宋喜道:“跟你说这些干嘛,给你添堵。”

    戴安娜眼眶红了,上前一把抱住宋喜,低声骂道:“妈卖批,谁特么不开眼举报叔叔?”

    宋喜但笑不语。

    戴安娜有些哽咽:“你也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当我是死的?”

    宋喜努力克制鼻酸,出声回道:“你这句口头禅骂了七八年了,打我认识你,你就开始骂,我都被你带坏了。”

    戴安娜低声用渝城话骂人,宋喜觉着又熟悉又温暖,仿佛回到了年少的时候,她还在读大学,顾东旭,韩春萌和戴安娜,都在读高中,几人明明是把肩的年龄,却因为跳级生生拉开一个阶段。

    但这丝毫不能影响四人的友情,在戴安娜还没跟老公全家移民加拿大之前,他们四个合称‘麻将桌铁四角’,缺一不可。

    后来戴安娜走了,剩下的三个人,就连麻将都是三缺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