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44章 我回来了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

    宋喜觉着乔治笙坏透了。

    撩完不给,得了便宜还想卖乖?

    她当真不是个软柿子,如果他不说这句,她意乱情迷或许直接就范,如今倒是他自己撞到枪口上。

    手臂捞着他的脖颈,将他的头拉到自己面前,唇瓣在他耳边很低的说了一个字:“套儿。”

    乔治笙浑身烙铁一般,又硬又热,额头上蒙了一层细密潮湿,他低沉着声音回道:“我不在里面。”

    宋喜岂能容他,丝毫不肯妥协:“不行。”

    声音还是娇嗔的,但态度不容置喙。

    乔治笙又磨了她半天,说好话她不听,想动手,她按着他的手腕,不让他碰。

    乔治笙快被折磨死,就差咬着牙,暗哑着声音道:“我身上没有,大半夜上哪儿弄去?”

    宋喜抵着他的胸口,磨人的回道:“买去啊。”

    天上又不可能下套子,宋喜不信乔治笙敢去找乔艾雯借,关键借也借不着,隔壁那个成天嘴上的能耐,也不是胡作非为的人。

    乔治笙被逼到不行,某一刻想霸王硬上弓,宋喜并拢双腿,绷着身体,蹙眉道:“你再这样我生气了,一点儿都不温柔。”

    乔治笙垂下头,灼热的呼吸在她耳畔荡开,粗喘十秒左右,他猛地从她身上翻下来,像是迟一秒就会后悔。

    下了床,他在黑暗中穿衣服,宋喜侧躺着,看着他的身形轮廓,不怕死的问道:“生气了?”

    乔治笙穿上裤子,边系皮带边道:“等我回来好好收拾你。”

    他说的咬牙切齿,是真下了狠心,宋喜咯咯笑着,伸手拍了拍床边空位:“等你回来哦。”

    凌晨四点半,外面天漆黑漆黑的,乔治笙穿着大衣出了门,外面的冷风也不能让他好受半分,他只恨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老天爷这是惩罚他从前对宋喜太差了吗?

    平日里他穿外套很少系扣子,今天不得不系上,因为裤子中间很尴尬,要不是他意志力超强,怕是难从床上下来。

    拎着车钥匙,乔治笙大步往外走,院子中守夜的狗听到动静,全都坐起来看他,这让乔治笙心底莫名的尴尬,看什么看?

    刚出大门口,放在兜里的手机响起,乔治笙以为是宋喜后悔了,很快掏出来,结果定睛一瞧,他脚步顿住,盯着屏幕半晌未接。

    屏幕亮着,显示着来电人:浅予。

    内心瞬间五味杂陈,本能的有些不想接,总觉着接了对不住宋喜,可不接…他跟她之间,也总要有个正式的告别。

    屏幕亮了不下十五秒,乔治笙划开接通键,手机贴在耳边:“喂?”

    “……这么久才接,睡着了吗?”

    手机中传来熟悉的女声,曾经被迫无法联系的几年里,他每晚睡不着觉,就想听一听她的声音,哪怕只有一句也好,可那时的日夜挂念,不知怎么就变成如今的尴尬回避。

    略微迟疑,乔治笙说:“这么晚打电话,怎么了?”

    盛浅予说:“我回来了。”带着一丝试探的高兴。

    乔治笙面色无异,开口接道:“回来过年?”

    “嗯。”

    “也好,等初三初四之后,看你哪天有空,一起出来吃顿饭。”

    他声音通程平静,无波无澜,比平常跟陌生人讲话少了些淡漠,但又没有多亲密,更谬论其他类似热情和激动的情绪。

    手机那头沉默片刻,紧接着说:“我在你家院外。”

    闻言,乔治笙瞳孔中的诧色一闪而逝:“我爸妈家?”

    “嗯。”

    乔治笙本就站在院门口,迈步往外,走了几十步,一拐弯,他看到前方十几米外,站在街口路灯下的熟悉身影。

    女人很纤细,大冬天穿着牛仔裤,腿笔直修长,上身穿着件白色的短款狐狸皮草,不知道站了多久,耳廓都是通红通红的。

    他挂断电话,与此同时,盛浅予侧头看来,她很白,从前是鹅蛋脸,最近瘦了挺多,有点儿像瓜子脸,下巴尖尖的,更显着一张巴掌大的脸上,三分之一都是眼睛。

    她没化妆,眉毛是自然色,有些淡,不过胜在本身气质偏冷淡,倒也别样的美。盛浅予不是宋喜那种不化妆也明艳动人的类型,如果说宋喜的美是刺目的红玫瑰,美得让人觉着她就是‘美’的定义,那么盛浅予的美,更像是冷色调的白玫瑰,除去本身艳丽的颜色,依旧漂亮。

    乔治笙从巷子里往外走,经过一段没有路灯照在身上的昏暗期,盛浅予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他却能看清她的,逐渐泛红湿润的眼眶,卷着诸多纷繁交错的情感,她站在原地,等着他过去。

    终于走出巷子,路灯的光照在乔治笙脸上,他依旧像从前一样,气场强大,随时随地都冷淡着一张脸,眼底流露的神情,模糊了不可一世和全不在乎。

    是他,还是从前的那个他。

    盛浅予眼前蒙着一层光,抬头看着他,渐渐勾起唇角,笑着道:“我回来了。”

    乔治笙站在她身前两步远处,开口第一句话是:“新年快乐。”

    盛浅予望着他,眼泪的亮光更多,笑着,又重复了一遍:“我回来了。”

    乔治笙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太迟了。

    薄唇开启,他出声说:“来多久了?我送你回去。”

    盛浅予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可泪水却让她视线模糊,她再次开口,声音却已然哽咽:“我回来了,乔治笙,我回来了……”

    乔治笙一言不发,看着盛浅予眼眶中的眼泪滚落,掉在她胸前的狐狸毛外套上,瞬间消失不见。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起宋喜在翠城山堆的那个雪人。两个球摞在一起就是雪人,她这思维单纯的好像五岁以下的小朋友。

    乔治笙竟有些走神,盛浅予透过模糊的视线察觉,心口骤然一痛,抬手擦掉眼泪,她主动迈步上前,抬起双臂道:“我好想你。”

    她想要拥抱他,乔治笙却抬起手,轻轻地抓着她的胳膊。

    还不等他开口,盛浅予已是倔强的用力向前,与此同时道:“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我跟你说对不起还不行吗?”

    眼泪顷刻而下,乔治笙却固执的拦着她,两人明明只有一步之遥,可这个拥抱,却怎么都抱不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