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38章 不爽也要惯着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

    乔治笙推门走进包间的时候,宋喜正跟常景乐和霍嘉敏打扑克,三人脸上都贴了不少的纸条子,看起来很是滑稽。

    佟昊站在正对门口方向在训鹦鹉,第一个看见乔治笙,他开口叫了句:“笙哥。”

    乔治笙惯常冷漠的面孔上,唇角轻轻勾起,跟他打了声招呼,迈步往里走,阮博衍和元宝也看到他,前者打趣:“快看看你媳妇儿吧,输得最惨。”

    乔治笙目光落在宋喜身上,宋喜转头,要吹起眼前的纸条才能看到他,近乎撒娇的语气道:“你可来了,我要输死了。”

    乔治笙想起那日她坐在乔艾雯床上,被他贴纸条的样子,每次噘嘴一吹,都像是在掀盖头。

    内心有多柔软,就有多焦躁,可他还是迈开长腿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宋喜把手中牌递给他,对面霍嘉敏忙说:“怎么还两口子打一副牌呢?”

    宋喜说:“我不打了,让他打。”

    不知道是宋喜这把牌抓得太差,还是乔治笙心思不在这上面,这局最后还是输了。

    要贴纸条的时候,宋喜很自然的把乔治笙推出去:“你替我贴。”

    乔治笙耳边响起祁丞的嘲讽:宋喜也是真有能耐,一句话可以叫得动新上任的经侦科长。

    想到沈兆易他就浑身犯膈应,靠着沙发没动,摆明了不想替贴。

    常景乐煽风点火,调侃说:“小喜,你这力度不行啊。”

    宋喜也是撅了下嘴:“他偶像包袱重,我自己来。”

    说着话,她已经拿起一条纸,蘸了水正准备往脸上贴,乔治笙忽然抢过去扔在桌上,顺手把宋喜脸上贴着的其他纸条一并撕掉:“不玩儿了。”

    常景乐挑眉:“不玩儿也得等贴完这张的。”

    霍嘉敏说:“就是,还没发朋友圈儿呢。”

    三人说好,今晚谁输得最多,惩罚是发朋友圈儿。

    乔治笙俊美面孔上带着不可一世的霸道,薄唇开启:“就不贴,趁我不在欺负我的人?”

    常景乐转头抱怨:“欸,你们看还讲不讲理了,谁欺负人了?”

    元宝但笑不语,乔治笙霸道,说一不二又不是一天两天。

    这茬就在乔治笙的极度护短之下混过去了,但还有第二件事儿,宋喜在‘群魔乱舞’群里看到霍嘉敏发了一条:手机。

    后面还配了一个贱笑的图。

    宋喜坐在乔治笙身旁,一脸淡定,佯装无意的伸出手:“手机给我一下。”

    乔治笙二话没说,掏出手机递给她。

    这还是宋喜第一次拿乔治笙手机,两人在一起一年多,在家她都不碰他手机,她不知道密码,乔治笙旁若无人的说:“121010。”

    宋喜解锁,乔治笙手机上竟然除了原带功能之外,一个app都没有,她去商城帮他下微信,要验证身份的时候还要他来输入密码,乔治笙瞥了眼屏幕,低声说:“我不用微信。”

    宋喜道:“你先输密码。”

    乔治笙还是二话没说,把密码输了。

    宋喜帮他弄了一个微信,还改了昵称,叫小笙哥。

    小笙哥加入‘群魔乱舞’的时候,只见包间中所有人都拿着手机,从常景乐开始:“小笙哥好。”

    下面霍嘉敏,元宝,阮博衍还有佟昊,队形统一,全都是小笙哥好。

    宋喜拿着乔治笙的手机忍俊不禁,转手给他看,乔治笙俊美面孔上波澜不惊,不辨喜怒。

    常景乐抬头,对着宋喜笑道:“还是你有本事。”

    宋喜摆摆手:“一般一般,全城第三。”

    霍嘉敏马上接道:“太次太次,全城第四。”

    常景乐抖着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脸嫌弃:“你俩从哪年穿越过来的?”

    包间中还是如之前一样热闹,乔治笙坐在沙发上抽烟,即便从前也是沉默寡言,但宋喜还是敏锐的察觉,他今晚格外的话少。

    趁着别人都在说话之际,她挽着他一只胳膊,小声问:“怎么不说话?”

    乔治笙道:“你们说就够了。”

    宋喜眼底含笑,小声道:“今天三十儿,不能多赏我们两句话听听?”

    乔治笙内心纠结矛盾,身旁的宋喜是鲜活的,灵动的,她挽着他的手臂,还在逗他讲话,他知道她喜欢自己。

    可沈兆易的出现,时不时的提醒着他,宋喜如今给予他的一切,从前都给过另外一个男人。

    哪怕是今天,她还跟沈兆易见过面,他还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走了董俪珺和宋媛。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儿,乔治笙差点儿冲口欲出,可到底这么多人都在,他还是压着脾气,淡淡回道:“有点儿累,不想说话。”

    昨晚的照片风波还没过去,虽然乔治笙没再说什么,但心情毕竟不如往常好,宋喜也不强迫他,直等到饭局结束,两人私下里再聊。

    往年三十儿也是这帮人在一起过,今年多了宋喜,就像家里又多了一个人,为了欢迎她的加入,常景乐叫人开了六瓶红酒,六瓶白酒,说是今晚谁也跑不掉,谁也不用替谁,大家都一样。

    宋喜笑说:“最近放假不上班,没那么多顾忌,让你们看看我真正的酒量。”

    ……

    宋喜喝多了,虽然她此刻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可告别众人刚坐到车里,她马上软下来,有气无力的道:“我没丢人吧?”

    乔治笙坐在身边,面前隔音板已经降下,他没说话,拧了一瓶水递给她。

    宋喜喝了一口又还回去,头一歪,靠着他肩膀道:“一会儿去你家,我能不看春晚,直接睡觉吗?”

    乔治笙沉默数秒,薄唇开启:“为什么叫他帮忙,不来找我?”

    宋喜疑问了一声:“什么?”

    乔治笙声音沉稳,同样淡漠:“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姓沈的,还找他帮忙,你一点儿都不在乎我心里怎么想?”

    宋喜缓缓抬起头,侧脸看着他说:“我今天碰巧看到他…”

    话还没说完,乔治笙说:“碰巧遇见可以,让他帮忙也是碰巧?你又不是没人可求,我帮不了你吗?”

    宋喜脑子晕乎乎的,可还是眉头轻蹙,顿了三四秒后,轻声说:“你在跟我发脾气吗?”

    乔治笙不语,结果很明显。

    宋喜没有靠着车背,就这么直挺挺的坐着,又过了一会儿,她咧起唇角,笑了,嗤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