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36章 拜年,没安好心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

    沈兆易脸色看着有些发白病态,可目光却特别坚定执着,如果董俪珺不跟宋喜道歉,他今儿绝对把她们弄局子里去。

    董俪珺一看来真格的了,瞬间犯怂,脸色阴晴不定,很快低声说了句:“是我不对。”

    宋媛从旁面色铁青,将今天受的这份屈辱全都加注在宋喜身上。

    本以为董俪珺服软,这事儿就暂且过去了,谁料宋喜冷着脸,面无表情的说:“我不接受。”

    此话一出,董俪珺瞪眼看向她,宋媛也忍不住道:“我妈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宋喜冷声说:“是我的错,一直以来对你们手下留情,从今天起,我连我爸的面子都不会给。”

    她说完,身旁的沈兆易马上领会到她的意思,给身旁手下使眼色,两个男人一人拉着一个,董俪珺撒泼,被男人呵斥:“你敢袭警!”

    宋媛是律师,知道这样的罪名可大可小,故而出声叫董俪珺别反抗。

    两人临被拽走之前,宋媛冷眼看着宋喜,虽然一句话没说,但这个梁子结了十几年,从今天开始,是正式的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看着两人被带上车,车子开走,宋喜一口气顶在心口,半晌都没说话。

    沈兆易看着她,主动开口:“别生气了,警局那边我会安排,宋媛是律师,如果自己有经济案缠身会很麻烦,严重的话,律师事务所会跟她解除合作关系。”

    宋喜抬起头看向他,顿了几秒才道:“我跟她们的仇私下解决,别连累你工作,今天抓她们回去,吓唬吓唬就算了。”

    沈兆易望着她的脸,还像从前一样温柔,唇瓣开启,声线平稳:“跟我客气什么,我们是朋友啊。”

    一句朋友,沈兆易说完自己先勾起唇角,笑了。

    宋喜心底五味杂陈,倒不是自己有什么想法,而是很清楚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把她当朋友,可还有什么身份,能让两人面对面说几句话而不尴尬的呢?

    都是聪明人,看透不说破,心照不宣。

    宋喜后知后觉,看着沈兆易的心口:“我才想起来,你怎么这么快就下床了,身体恢复好了吗?”

    沈兆易说:“好些了,我下床也不剧烈运动。”

    宋喜瞥了眼身后的监狱大门,试探性的问:“你来看人?”

    “嗯,来看我哥。”

    宋喜倒是听过,如果是重犯都要异地关押,原来沈兆容竟然被关在这里。

    两人站在大门口,门外没有任何物体遮挡,大冬天冷风袭袭,聊了几句之后,沈兆易主动说:“你怎么走?”

    宋喜余光瞥见街角的黑色私家车,出声回道:“我有人接。”

    沈兆易应声:“那我就不送你了。”

    宋喜微笑:“好,你快进去吧,我走了。”

    宋喜约了霍嘉敏,等来到饭店包间,才发现常景乐,阮博衍和佟昊都在,四人开了一桌,正在打麻将。

    宋喜笑着跟几人打招呼,到了佟昊这儿,她微微挑眉:“好久没看见你了,你没在夜城吗?”

    佟昊看向宋喜,心底知道她是乔治笙的女人,反而比平时多了两分笑容,出声回道:“刚回来。”

    宋喜手中拎着袋子,给除了常景乐之外的三人分发新年礼物,身后传来扁扁的声音:“礼物,礼物。”

    宋喜扭头一看,色彩斑斓的金刚鹦鹉站在屏风上头,她勾起唇角道:“你把它也带来了?”

    常景乐抬起头,笑说:“隆重介绍一下,这是我家刚子。”

    “刚子?”宋喜眉头轻蹙,“它男的女的?”

    霍嘉敏说:“甭管男的女的,谁乐意叫刚子?”

    常景乐说:“如果是公的,实至名归;要是女的,这叫反差萌。”

    说完,他打了个二饼出去,阮博衍抢胡,常景乐还没等说什么,刚子从旁直眼儿念叨:“stupid~stupid。”

    “嘿,你谁家鸟儿?”常景乐作势拿牌扔它。

    阮博衍道:“你就教不出什么好鸟儿来。”

    霍嘉敏问宋喜要不要打牌,宋喜不打,拿着一盘切好的苹果块儿去喂刚子,身后常景乐问:“你家乔和尚什么时候忙完?”

    宋喜说:“具体时间不知道,忙完就来了…你别叫他和尚,人家还俗了。”

    她不过随口一说,指的是两人在谈恋爱,可话音落下,常景乐忽然不正经的吹了个口哨,连带着老司机霍嘉敏也跟着:“欸?呦?怎么回事儿?什么情况?”

    宋喜转头道:“收起你们决堤的联想。”

    常景乐痞痞的说:“能让乔和尚还俗,你也是个人物,来,趁他和元宝不在,说说嘛。”

    宋喜:“没什么好说的。”

    霍嘉敏也跟着磨:“说嘛,我想听。”

    阮博衍似笑非笑:“我也想听。”

    整个麻将桌上只有佟昊不说话,常景乐看着他道:“你什么意思,不想听吗?”

    佟昊面色如常,眼底甚至带着几分戏谑,开口说:“没你们这么色。”

    常景乐嬉笑:“你不动嘴,光动手是吧?”

    佟昊但笑不语,常景乐忽然去掀他衣摆,佟昊去挡,但衣服被掀开一截,露出他腰腹间块块肌理分明的肌肉线条,其中一处明显带着一条红色的抓痕。

    常景乐挑眉,瞪眼道:“嘉敏说你被‘小野猫’给挠了,还真是。”

    阮博衍意味深长的来了句:“嘉敏怎么知道的?”

    霍嘉敏马上回道:“欸…别往我身上泼脏水,他刚才逗鹦鹉,鹦鹉爪子把他衣服勾起来,我一眼就看见了。”

    佟昊道:“这就是鹦鹉抓的。”

    常景乐道:“滚丫的,我家刚子能看上你?”

    宋喜在喂刚子吃水果,她有种错觉,如果刚子的嘴没被堵住,一定四国语言骂他们几个不正经。

    乔治笙今天最后一个工作,做完这几天可以休息一下,刚忙完准备打给宋喜,助理打电话过来,说是祁氏总裁的电话。

    祁丞?

    乔治笙叫助理切进来,电话接通,祁丞淡笑着打招呼:“七少,新年快乐。”

    乔治笙眼底一片冷色,声音如常淡漠:“祁总好心情,特地来给我拜年。”

    祁丞道:“没办法,宋媛又跟宋喜吵架了,我这不先来你这儿打个预防针嘛。”

    乔治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闻言不动声色的回道:“祁总找了这么个女朋友,也是不省心。”

    祁丞叹气:“是啊,连女朋友带未来丈母娘,全都被抓进警察局里了,我也是刚刚才把人带出来,你说奇不奇怪,竟然是经侦科抓的人,宋媛一个当律师的,她妈妈更是纯纯一合法公民,竟然说是涉嫌经济案件,我细一打听,还是经侦科长亲自叫人抓的,不得不说,宋喜也是真有能耐,一句话可以叫得动新上任的经侦科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