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32章 你爱我吗?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

    还有五分钟就到夜里十二点,乔艾雯突然接到凌岳打来的电话,激动到手舞足蹈,果断不犹豫的撇下宋喜,接了他的。

    “喂?”等了他一天的电话,明明抓心挠肺,可接通的一刻,却又特别平静。

    手机中传来凌岳的声音:“我有夜城的朋友,明天回去,我托他带了些萨城的特产,明天下午或者晚上,他去银茂商场,你去拿吧。”

    乔艾雯随口问:“什么特产?”

    凌岳说:“羊肉干和榛子是给你的,松茸和木灵芝给你家里人。”

    话音落下,乔艾雯笑道:“这算给未来岳母送礼吗?”

    凌岳口吻淡淡又有些不悦:“不想要就直说。”

    隔着千八公里,她都能想象到他脸上的表情,明明就是这么想的,还偏不承认。

    “你给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我这个?”乔艾雯说。

    凌岳‘嗯’了一声:“没事儿了,我挂了。”

    乔艾雯马上拦着他:“欸,我还没聊够呢,我都想你了…”

    她日常腻歪,凌岳那边声音不自觉的软了几分:“你白天不在家吗?”

    “在啊,怎么了?”

    凌岳想说,在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但话到嘴边,他还是折过去了,眼看着情人节就要过去,他实在等不到她的电话,只好主动打来。

    乔艾雯不戳破,拉着他一聊就是四十几分钟。

    香港,宋喜一会儿在床上看两眼手机,一会儿下地溜达几圈,乔治笙陪她吃了晚饭,八点就走了,说最迟十点回来,可这会儿都快凌晨一点了,他还没回来。

    不晓得是不是工作那边临时有变动,宋喜给他发了条短信:小笙,还没忙完吗?什么时候回来?我一个人百无聊赖。

    最后还加了几个哭的表情。

    乔治笙没回她,宋喜等到一点半,又给乔治笙发了一条:猫头笙,我等你等得快要困死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又困又饿,饥寒交迫……

    这条发过去半分钟,宋喜手机响了,是乔治笙给她回了一条:在忙,你先睡。

    宋喜天真的以为乔治笙那边真的有急事儿在忙,马上回道:好,你忙着,不用管我,我好得很,加油!

    终于得到回信儿,宋喜心也踏实了,站在落地窗前,外面可以看到一百八十度的海景,海面浮着一层银白色的光,不是月光,是附近建筑投射的光亮,夜晚也波光粼粼,如同幻境。

    明天上午两人就要回夜城了,宋喜还以为今晚是重头戏,没想到…心底有片刻的小失落,不过她更心疼乔治笙,一整天下来不是陪她就是工作,他才真的辛苦。

    等他回来,她要赐予按摩奖赏。

    许是心里惦记着,宋喜没有像往常一样睡得踏实,耳边听到很细微的水声,缓缓眯起眼,她看到浴室方向有灯光,乔治笙回来了。

    几秒之后,浴室房门打开,宋喜马上闭上眼装睡,想一会儿吓他一下。

    不多时,乔治笙穿着拖鞋走过来,宋喜一动不动,感觉他掀开被子,柔软的大床略微一陷。

    醒着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这感觉有点儿像守株待兔,宋喜心底盘算着,他一会儿是不是要直接搂过来,奈何等了几秒,却听到打火机‘啪’的一声脆响,乔治笙没有碰她,而是靠在床边抽烟。

    不是她太自信乔治笙一定会碰她,而是乔治笙完全不碰她,这太奇怪。

    睁开眼睛,房间没开灯,只有身旁的模糊暗影,还有黑暗中那一抹火红色的烟点。

    宋喜开口问:“怎么了?”

    乔治笙侧过头,睨着她:“没睡?”

    宋喜听着他莫名有些清冷的声音,抬手拉住他的左手,声音不无紧张:“项目谈的不顺利吗?”

    乔治笙沉默片刻,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的动作还很平常,只不过一转身,突然掀开被子压在她身上,不由分说,低下头去吻她,他刷了牙也洗了澡,可身上还是一股掩不掉的烟酒味儿,夹杂着男人凸起的霸道蛮横,瞬间将宋喜笼罩在一片危险之下。

    他不光吻她,还隔着睡衣抓着她的身体,气息陡然粗沉,寂静的夜里,宋喜耳边是他吸吮她唇瓣时发出的暧昧声响。

    不是她不想给,而是正常女人在这种时刻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反抗,他吓着她了。

    然而宋喜稍一挣扎,乔治笙立即制止住,一手罩在她一侧胸前,唇瓣滑向她柔软甜腻的脖颈。

    宋喜终于空出嘴,推不开他,慌张的喊着他的名字:“乔治笙,你起来,是不是喝多了…”

    他拨开她一侧睡裙肩带,湿软的唇瓣从脖颈一路来到肩头,伴随着宋喜难以克制的低喊,他一口咬在她肩上。

    很疼吗?

    其实并没有那么疼,宋喜是惊吓的成分居多,不知道乔治笙突然受了什么刺激,前几晚他也会动情,但不会像现在这般,一言不发,宋喜毫不怀疑,只要他想,他分分钟强了她。

    可她一喊,乔治笙竟然全身绷紧,停下了。

    两人都跟痉挛似的一动不动,她还维持着双手扣着他双臂的动作,乔治笙骑跨在她身上,弓着背,俯着身,头垂在她肩膀处,感觉到她的紧张甚至是恐惧,他缓缓抬起头,黑暗中他垂目睨着她,低沉着声音问:“疼了吗?”

    宋喜没说话,乔治笙重新低下头吻她,这一次是轻柔缱绻的,宋喜不拒绝也不回应,摆明了还是在恼他突然发疯。

    乔治笙吻着吻着,抬起头又来到她肩膀处,宋喜以为他又要咬她,所以本能的瑟缩,乔治笙按着她:“别动。”

    宋喜果然不再动,他唇瓣来到之前咬过的地方,那里还存留着他的牙印儿,他先是轻轻吻着,随后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尖,轻轻扫过。

    宋喜皮肤滑嫩,酥麻从他舌尖划过的几厘米处,瞬间荡涤了浑身上下,她汗毛尽数竖起,就连脚趾都有蜷起的冲动。

    乔治笙就像是一头兽,之前不知怎么被激怒,如今渐渐平静下来,温柔而尊贵。

    宋喜知道他不会再犯浑,小声问道:“你怎么了?”话一开口,委屈的快要哭了。

    乔治笙仍旧压在她身上,脸距离她不足十公分,他薄唇开启,声音低沉暗哑:“你爱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