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29章 十二点的小浪漫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

    两人聊了一会儿,宋喜在聚会上的一举一动,乔治笙都知道,包括她把宋媛给赶出去。

    提起宋媛,宋喜气不打一处来,拉着脸道:“我以前真是给她惯的,要不是怕我爸伤心,我早揭她老底儿了!”

    这年头就是这样,不要脸的人有恃无恐,反倒是要脸的人处处受制。

    乔治笙不动声色的说道:“你别管了。”

    宋喜枕着他的一只手臂,闻言侧头道:“你要怎么收拾她?我虽然特别讨厌她,但又不能真的找人打她一顿,况且她那种人坏在心眼儿上,治标不治本,我是有些拿她没辙了。”

    就像癞蛤蟆不咬人膈应人一样。

    乔治笙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薄唇开启:“我专治心眼儿坏的。”

    且不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就乔治笙这副皮囊,从前宋喜跟他闹得最僵的时候,也要平心而论赞他一声长得好,更何况现在,她是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怎么着迷。

    唇角轻勾,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说:“宋媛在你面前就是小鬼见了阎王爷,比坏,她数不上。”

    乔治笙目光一转,慵懒又惑人的视线落在宋喜脸上:“我帮你,你骂我。”

    宋喜忙换做一张明显不走心的奉承脸,笑着道:“哪有?我是夸你,坏有什么不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就喜欢你这坏劲儿。”

    除去跟宋媛吵架的插曲不算,宋喜今晚心情格外好,而这些都归功于乔治笙,她心情一好,嘴巴自然甜,情话说的一套一套。

    乔治笙盯着她的脸看,三秒之后,声音低沉:“你别勾我。”

    宋喜心底一颤,身上也跟着软,可嘴上偏生道:“这就不行了?我还以为你多大本事呢。”

    乔治笙真想‘弄死’她,一句话就撩得他浑身难受。

    宋喜是聪明人,懂得点到即止的道理,免得把他惹恼了,一天都不等,今晚就把她就地正法,想着,她身体往后挪,退离他二十公分之外,只拉着他的一只手,轻声说:“晚安,睡觉了。”

    撩完就跑,甚是难搞,说的就是宋喜本人。

    最关键的是,她说完五分钟就能睡着,乔治笙还能说什么?

    被子下面,他缓缓抽出手,翻身下床,进了浴室。没开灯,密闭空间中待了四十几分钟才出来,身上带着沐浴液的淡淡清香,他下楼抽了两根烟,待情绪平定才重新上楼。

    掀开被子躺进去,他侧身看着宋喜,暗道她用不着送他打发时间的填色本,应该送他一些手抄经清心诀之类的东西,免得他每次都要往浴室跑。

    宋喜不知道乔治笙糟了多少罪,兀自睡得香甜,模糊中脖子有些痒,她伸手一抓,竟然抓到乔治笙的手。

    身边睡了个男人,要说心底一点儿戒备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宋喜立马蹙眉,睡意去了一半,一副‘捉贼见赃’的口吻说:“你干什么?”

    黑暗中她看不清乔治笙的脸,只隐约看到他撑起的上半身,距离她很近。

    刚开始他什么都没说,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腕,似乎要带着她摸什么东西,宋喜心底忐忑着,直到摸到他另一只手里的物件,细细的,金属材质,不是手链就是项链。

    她逐渐卸下防备,乔治笙双手绕过她的脖子,宋喜摸着锁骨下温凉的吊坠,是星星形状的。

    帮她把项链戴好,乔治笙重新躺下,这回轮到宋喜不淡定了,撑起上半身,看着他问:“为什么突然送我礼物?”

    乔治笙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过了十二点,今天情人节。”

    宋喜知道14号是情人节,但是没想到乔治笙会这么浪漫,掐着时间送她礼物。

    往前爬,身子压在他胸前,伸长胳膊打开床头灯。暖橘色的光亮照来,宋喜眯着双眼,可她太想看脖子处的项链。

    拿起手机,打开照相机,屏幕中照出她脖颈处的吊坠,玫瑰金的细链,下面坠着一颗嵌满红钻的星星。

    宋喜按捺不住唇角上扬的冲动,摸了摸星星,侧头看着身下的乔治笙道:“谢谢小笙。”

    乔治笙黑色的发丝垂在眉宇间,一双宝石般名贵的瞳孔盯着她看,慵懒中带着淡淡的不悦:“刚才还拿我当贼防着。”

    宋喜都忘了那茬,闻言,赶紧放下手机,原地趴在他胸口处,撒娇道:“我睡迷糊了,不知道是你嘛。”

    乔治笙声音更沉:“你身边不是我还能有谁?”

    宋喜觉着越描越黑,心动不如行动,她主动凑上前,吻上他的唇。

    两张脸距离很近,宋喜亲了一下,四目相对,低声问:“好些了吗?”

    乔治笙薄唇开启:“一般。”

    宋喜垂下视线又亲了一下:“现在呢?”

    乔治笙恨极了这股慢刀子割人的劲儿,抬手扣住她后脑,将她拉下来,到底是索个够本儿才肯放开。

    宋喜情动,恍惚间觉着,他就算想要继续下一步,她也不会太推辞,但转念一想,知道的她是感动,不知道的还以为一条项链就把她给搞定了。

    可是,她是真的好喜欢。

    喜欢乔治笙,喜欢他对她做的一切,包括送的小惊喜。

    平躺在床上,宋喜一直用相机照着自己的脖颈,小星星怎么都看不够。

    想到上次他送的那颗木星星,宋喜问:“你为什么每次都送我星星,你喜欢星星吗?”

    “嗯。”

    “为什么喜欢星星?”

    宋喜觉着乔治笙这样的人,跟和尚最相近的就是无欲无求,最不同的就是没有和尚脾气像他这么差。

    说他喜欢狗,她信,喜欢星星?

    乔治笙说:“没有原因。”

    宋喜道:“就连喜欢人民币都有原因,喜欢星星怎么会没原因?”

    乔治笙口吻很淡,似是随口回道:“晚上睡不着会看窗外,如果天上有星星,夜里可能不那么无聊吧。”

    他说的很随意,似是她逼问他,他不得已才找出一个理由,但宋喜却突然间觉得很心疼。

    说什么无聊,其实就是孤单。那么漫长的黑夜,他一个人如何打发消磨?黑夜偶尔还有星空作伴,他呢?他只能望着夜空,若是有星星出来,他会替夜晚觉着高兴,还好它有有伴相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