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26章 一个眼神儿解决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

    宋喜举牌,拍卖师:“二百一十万!现在23号这边已经出到二百一十…1号二百一十五万!”

    随着拍卖师越发高昂的声音,场上只剩下宋喜跟盛宸舟两人,而竞争也越发的白热化。

    宋喜再次举牌,盛宸舟也举,几次三番,下面的人没怎么样,台上的鸟也没怎么样,只不过伸着胳膊举鸟的人受不了了,活生生把鸟从胳膊放到肩上扛着。

    宋喜忘记自己是第几次举牌,若不是台上一直有人报价,大家早忘了这只鸟飙到多少钱。

    盛宸舟悠悠的举起右手,拍卖师激动到嗓子沙哑:“1号,二百九十五万!”

    常景乐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不知是认真的还是打趣,说了句:“他对人还是对鸟?”

    宋喜也有些恼了,几乎本能侧头往右看去,谁料盛宸舟也正侧头往这边看,隔着几米远,两人四目相对,她面色无异,眼底却带着赤裸的焦躁和不爽。

    举起牌子,她喊到三百万。

    在场所有的人都在看热闹,一个是夜城前副市长的女儿,一个是夜城现任市长的侄子,先前宋喜衣服脏了,盛宸舟当众帮她披毯子,众人还以为两人早就认识,关系非同一般,可这会儿闹的哪出?

    宋喜以为盛宸舟会跟她抢到底,就连拍卖师都看向盛宸舟方向,眼神中似在询问,还出不出价了?

    然而盛宸舟被宋喜饱含不满的目光看了一眼之后,竟是没有再出价,最后这只鸟以三百万的高价被宋喜纳入囊中。

    台下一片意味深长的掌声,宋喜这般豪气云天,不知有多少人在猜忌,她到底哪儿来的底气,难不成跟了常景乐?

    拍卖会中场休息时段,常景乐迫不及待的跑去后台逗鹦鹉,宋喜则被盛宸舟气得喝了不少果汁,这会儿迈步走向洗手间。

    上完厕所要出去的时候,碰上迎面走来的纪闵滢,宋喜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不喜欢这个人。

    哪怕如今她知道当年沈兆易劈腿是假的,他也从来没跟纪闵滢在一起过,可纪闵滢毕竟目睹且参与了,她知道当年宋喜有多卑微,那么不要自尊赌上一切去挽留一个人,哪怕一辈子只有一次,可也被纪闵滢知道了。

    女人对女人的敌意,很多时候不需要理智分析原因,只是一种感觉,所以宋喜视线扫过她的脸,没做声,准备往外走。

    没想到,纪闵滢主动开口:“你有男朋友了?”

    闻言,宋喜停下脚步,目光落在纪闵滢脸上,却没有马上回答。

    两人隔着一米多远的距离相互看着对方,皆是面色淡漠,几秒之后,纪闵滢再次开口:“不要沈兆易,是因为常景乐吗?”

    宋喜面无表情的说:“我的事情,好像不需要跟你解释。”

    纪闵滢眼底露出嘲讽和不屑,出声说:“你知道沈兆易有多喜欢你吗?你知道他为了你差点儿连命都丢了吗?你倒好,说不要就不要,他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沈兆易在宋喜心底到底算什么…那是她第一个喜欢的少年,是她毫无保留全心全意对待的男人,是她把最重要的东西踩在脚下也想挽回的那个人,是险些要了她半条命,一度横在她心头的倒刺。

    内心瞬间有些翻腾,可脸色却越发沉静,宋喜一眨不眨的回视纪闵滢,红唇开启,不动声色的回道:“我跟他的之间的事情,用不着第三个人插手,你还有其他事儿吗?”

    瞧着宋喜冷漠无情的脸,纪闵滢蹙眉说:“你不值得他为你付出这么多,他受伤躺在病床上,你跟其他男人在这里谈笑风生,宋喜,你配不上沈兆易!”

    宋喜觉的这世上最懊恼的事情,就是跟一个思想不在同一空间的人对话,跳过不悦,只觉着无语。

    眼底露出冷淡和不耐,宋喜张口回道:“第一我跟你不熟,能站在这儿听你讲话,纯属为了礼貌。第二,别因为嫉妒和求而不得救把别人说的多么不堪,阿易不是傻子,不然你也不会这么喜欢他。最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醒你,你没资格在我面前说三道四,听起来特别幼稚可笑。”

    宋喜说完,纪闵滢脸色变了好几道,看得出她并不是个牙尖嘴利的人,至于今天为什么跑来跟宋喜说这番话,宋喜可以理解,无外乎就是太喜欢沈兆易,替他鸣不平,所以来找她报仇出气的。

    洗完手,拉开洗手间房门往外走,刚一拐弯儿,差点儿被站在不远处的男人吓了一跳,定睛一瞧,盛宸舟。

    盛宸舟看到宋喜并不意外,仿佛是特地在这里等她,宋喜则本能的心生芥蒂,看了他一眼后,别开视线要走。

    盛宸舟出声说:“宋小姐…”

    宋喜抬眼看向他,目光相对,他眼底带着温和以及一抹试探,唇瓣开启,轻声道:“之前我不是故意看到你们打架,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一个字。”

    宋喜不语,眼底不无警惕,心底也在盘算着他到底想干什么。

    盛宸舟见状,只好又开口道:“刚才拍卖会上,我也不是故意跟你抢东西,我是的确很喜欢。”

    宋喜不辨喜怒的说:“没有什么抢不抢,大家公平竞争。”

    话音落下,盛宸舟眼底露出一丝尴尬,试探性的问:“那你为什么生气?”

    宋喜一愣,完全没想到盛宸舟会这么直接,没错,她那时的确生气了,不仅生气,还焦躁,眼神儿扔过去跟刀子一样。

    可盛宸舟这么直白的问出来,宋喜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明显的视线躲闪,顿了两秒才说:“盛秘书想多了,我那是挑衅。”

    盛宸舟眼底清楚的滑过疑惑。

    宋喜硬着头皮道:“拍卖就是要个气氛,我随便一看,可能让你误会了。”

    盛宸舟唇角勾起,淡笑着回道:“既然是误会就好。”

    说罢,他从裤袋中掏出一个圆筒汹管递给宋喜,宋喜垂目一看,是管tatcha的口红。

    她没接,正纳闷儿他什么意思,只听盛宸舟说:“之前在走廊捡到的,是你掉的吧?”

    先前就想跟她说,后来常景乐一来,俩人马上就走了,一直拖到现在。

    宋喜打开手包往里一看,果然口红没有了,眼底划过尴尬,她伸手接过,低声说:“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