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12章 宠到无法想象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就像乔治笙说的,有些东西是天分,羡慕不来。

    螃蟹在锅上蒸着,他问宋喜:“鱼想怎么吃?”

    宋喜回道:“我想吃松鼠桂鱼。”

    乔治笙道:“那你买鲤鱼干什么?”

    宋喜看着砧板上的鱼,买了就买了,哪来这么多问题。

    乔治笙问:“糖醋鲤鱼爱吃吗?”

    宋喜表情喜悦的点点头,他说:“上网查一下具体做法。”

    宋喜见缝插针的揶揄:“原来你不会做啊。”

    乔治笙抬眼看她,还没等露出威胁之意,她已经乖巧的掏出手机:“给你查,着什么急啊…”

    上网随便找了一个做法教程,宋喜念了一遍,乔治笙叫她打下手,他来做,宋喜一直准备挑他的刺儿,可等到整道菜做完,她尝了口味道,好吃到想起飞,这一刻她才心服口服外带佩服,看来天分这个事儿,的确是后天努力也拍马不及的。

    有个乔治笙这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帮手在,宋喜晚餐吃得格外丰富,光是虾他就给她做了四样,斑节虾浇了茄汁儿,阿根廷红虾做了红烧,油炸和一道汤。

    宋喜每尝一道菜都会开心到眼睛弯起来,她说:“我以前觉得最幸福的事儿,就是吃大萌萌做的菜,从今天开始,你在我心里跟她一样重。”

    宋喜是想夸赞一下他的厨艺,岂料乔治笙眼皮一掀,不苟言笑的说道:“我跟她一样重,还是从今天开始?”

    说着,他故意沉着脸道:“筷子放下,别吃了。”

    宋喜这么聪明的人,怎会不知他在吃飞醋,赶紧夹了个茄汁大虾,用手接着递到他嘴边,仰着脸道:“她以前最胖的时候快九十公斤,你能有她重?我说的重,是体重的重。”

    乔治笙黑色的瞳孔睨着她,虽然还是不满意,可嘴巴却张开了。

    宋喜拉着他坐下,为表诚意,给他盛汤盛饭。

    乔治笙知道宋喜虽瘦却饭量不小,可也是第一次看她把几盘虾全都吃光了,她惯会吃虾,就像猫天生会吃鱼一样,看她吃虾都赏心悦目。

    宋喜起初是因为好吃,后期是为了给他表演,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撑的坐不下,她说:“我带发财去院子里玩儿雪了。”

    今年入冬以来,夜城下了几场大雪,别墅区内车道有人清扫,各家院子里的雪却还堆着,白白厚厚,犹如棉花糖。

    五分钟后,别墅房门打开,发财最先冲出去,紧接着是换好衣服的宋喜跟乔治笙。

    宋喜平日里没有这么天真烂漫,关键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休息时间都是难得,又怎么会想着出来玩儿雪。

    放假倒是其中一个理由,可最重要的是,她心情太好了,就是莫可名状的开心,想疯跑,想大声喊,想告诉好多人听,她此刻到底有多幸福。

    乔治笙看着院子中奔跑的一人一狗,刚开始是发财追宋喜,后来不知怎的,变成了宋喜追发财,两条腿追不上四条腿,可也把发财累够呛,耳朵都背到脑后了。

    几场大雪没扫,院子中的雪没过宋喜脚踝,踩在松软的白雪中,宋喜跑累了,弯腰撑在膝盖处,对着前方门口处的乔治笙说:“下来啊,站着干嘛?”

    乔治笙双手插在外套口袋中,长身而立,俊美面孔被灯光一照,好看的不可思议,一动没动,他出声回道:“怕你把疯病传给我。”

    宋喜心情好,不跟他一般计较,站在下面对他招手,笑着道:“来,我不咬人。”

    她穿着一身白色保暖服,白色的衣服,白色的裤子,只有雪地靴是黑色的,那样的明眸皓齿灵动可人,他嘴上说着不去,可身体又怎么控制的了。

    从上面走下来,伴随着雪地上‘咯吱咯吱’的声响,乔治笙站在宋喜面前,抬起手臂,帮她把帽子掀上来戴好,又抽紧了两侧绳子,在她下巴处打了个结。

    “冷不冷?”他问。

    宋喜说:“不冷。”

    说着,她抬起手捧着乔治笙的脸,仰头问:“暖和吗?”

    乔治笙把她两只手都抓在掌心中,随后又插到自己口袋里,宋喜被拉着往前跨了一步,离他更近,几乎被他拥在怀里。

    正好跑累了,宋喜用脸拨开乔治笙的衣襟,凑进去避寒,嘴上说着:“我想堆个雪人儿。”

    乔治笙低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堆吧。”

    宋喜说:“你帮我堆。”

    乔治笙道:“求我。”

    宋喜噘嘴:“这么点小事儿还要求?”

    乔治笙说:“大事儿不用求我也会帮你,就是小事儿才要求。”

    他这逻辑完美到宋喜都无可辩驳,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她沉默片刻,声音偏低,带着三分娇羞三分蛊惑:“怎么求?”

    乔治笙也降低了声音,不无暧昧的回道:“自己想。”

    宋喜双手被他握在兜里,不好掏出来,停顿数秒,她仰起头,却没有踮起脚尖儿,等着乔治笙俯下身吻她。

    乔治笙垂目,看着她赛雪的白皙皮肤,乖巧又勾人的眼神儿,最后还是低下头,吻在她粉润柔软的唇瓣上。

    外面零下二十度,乔治笙的唇碰到宋喜的那刻,她浑身一激灵,不知是冷热温差还是其他什么,衣服下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初在一起的恋人,心底都住着一只猛兽,不见对方的时候尚且可以自控,可一旦两只猛兽碰头,那就是天雷勾地火,理智无法压制。

    之前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他们得空就要腻在一起,抱也抱不够,亲也亲不够,宋喜虽然大胆,但却输在总会脸红,乔治笙赢就赢在面不改色,而且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一个冰火两重天的吻,最后不是结束在宋喜或者乔治笙身上,而是突然疯了的发财,跳起来从背后扑了宋喜一下,好在宋喜身前就是乔治笙,可饶是如此,她还是吓了一跳。

    被迫打断,宋喜扭头去看发财,发财正满院子撒野,她恼羞成怒,蹙眉喊道:“你是不是嫉妒我?不爽你也来啊。”

    乔治笙说:“它的疯就是被你传染的。”

    说罢,他扭身往车库方向走,宋喜问:“你干嘛去?”

    乔治笙头也不回的说:“拿工具,堆雪人儿。”

    宋喜闻言,立即笑着追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