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06章 年前筹备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早上坐乔治笙的车来医院,刚到楼上办公室就看到韩春萌瘫在椅子上,迈步走过去,宋喜道:“你昨晚没回家?”

    韩春萌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闻声睁开眼,眼底一片红,宋喜吓了一跳,赶忙问:“怎么了?”

    韩春萌鼻酸,却忍着眼泪回道:“早上东旭爸妈去医院了,我俩昨晚喝高了,在一张床上睡的,满屋子啤酒罐,你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宋喜美眸一瞪,想想都觉着那场面简直要命。

    韩春萌垂下视线,可怜巴巴的嘀咕:“小喜,你说东旭爸妈会不会因为这次的事儿更讨厌我了?”

    宋喜很敏锐,韩春萌说了一个‘更’字,她马上回道:“他们讨厌你干什么,东旭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能找到你已经是他运气好,今早跟你发脾气,你要理解,他妈不就那样人嘛,东旭在那儿躺着,她总不能打他一顿,只好拿你出出气,关键她说你,东旭心里更难受,这算是变相的‘打击报复’吧。”

    韩春萌闻言,哭笑不得:“小喜,你真的太会说话了,让你这么一说,我都觉着好像没那么尴尬,日子还能过。”

    宋喜一本正经的说:“本来就能过,多大点事儿,退一万步讲,谁不喜欢你都不要紧,只要东旭喜欢你,你是跟他谈恋爱,以后也是跟他过日子,别人顶多也就是有个发言的权利,还能怎么样?”

    韩春萌被宋喜说的重振旗鼓,之前还在闷闷不乐,这会儿已经在琢磨晚上给他炖什么汤好。

    早上查过房之后,韩春萌家里打来电话,问她订过年回家的票没有,韩春萌如实回答:“妈,东旭出车祸,腿骨折在医院住院呢,我想留下来照顾他一阵儿,等到过阵子我请假回去。”

    她妈很开明,没说什么就同意了,反倒搞得韩春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她跟宋喜说,宋喜道:“毕竟未来女婿嘛,丈母娘心疼是应该的。”

    韩春萌控制不住的勾起唇角,打趣道:“丫要是对我不好,都对不起我爸妈。”

    背井离乡在外地工作的人,一年到头也就回家这么一次,韩春萌为了顾东旭放弃了,以前宋喜觉着她跟顾东旭打打闹闹,一直都是好朋友,哪怕捅破这层窗户纸当了情侣,相处模式也没比从前变到哪里去,可这次的小细节却让宋喜猛地发现,韩春萌是真的很喜欢顾东旭。

    喜欢不一定要放在嘴上,而是要看实际行动。

    另一个为爱付出实际行动的人就是乔艾雯,下午她顶着两颗扎眼的丸子头来了心外,来之前她跟凌岳打了招呼,他有空,可就在来的路上,凌岳临时被叫进手术室,所以她扑了个空,跑到宋喜的办公室玩儿。

    “你想吃什么,我跟家里厨师说,叫他们提前备上,今年过年你就在我们家过。”

    乔艾雯坐在沙发上,病好了,又是一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模样。

    宋喜坐在办公桌后面,转了下手上钢笔,出声回道:“我喜欢吃虾,什么虾我都喜欢。”

    乔艾雯应得爽快:“没问题,过年这几天,让你吃虾吃到腻。”

    宋喜道:“这你还别跟我叫板,我吃了二十几年还没吃腻。”

    乔艾雯挤眉弄眼的说:“让我哥给你露一手,保准你没吃就腻死了。”

    宋喜瞪眼好奇的问:“他会做虾吗?”

    乔艾雯说:“我是没见他做过,不会可以学嘛,毕竟你又不是别人,你是我嫂子他老婆啊。”

    宋喜唇角上扬:“吃了蜂蜜出来的?”

    乔艾雯笑嘻嘻的道:“我家老凌要回萨城过年吗?”

    宋喜美眸一挑:“老凌?”

    乔艾雯目光坦然:“嗯,他总说自己比我大很多,又不是十几二十岁,显摆什么,既然他这么愿意显老,那我就喊他老凌好了。”

    宋喜说:“今年他爸妈已经来过一次夜城,估计过年都要回老家过的。”

    说罢,她看向乔艾雯:“你有什么安排?”

    乔艾雯回道:“本来我想把他爸妈接夜城来过年,后来一想,男方长辈一定想在老家过年的,我也不好太强势嘛,他要回去,我只好去找他了。”

    宋喜说:“你要去萨城?”

    乔艾雯伸出食指在唇前比了个‘嘘’:“你先别告诉老凌,我还准备给他个惊喜呢。”

    宋喜似笑非笑:“你确定不是惊吓吗?”

    乔艾雯眼球一转,特别可爱的回道:“我就是要搞突然袭击,这样我一个人在萨城人生地不熟的,他也不好让我自己耍单儿吧?”

    宋喜赐予两个字:“心机。”

    乔艾雯很快回道:“谬赞。”

    离过年越来越近,身边所有人都在讨论着关于过年的事宜,在外地的忙着订票回家,本地的忙着预备年货,医院到过年期间也要有人值班,宋喜和韩春萌自告奋勇挡了凌岳的,这样凌岳就可以多在家待几天。

    海威集团顶层,乔治笙坐在黑色皮椅中,刚刚跟在国外的佟昊通过电话,佟昊向他报告那边的工作情况,乔治笙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元宝从外面进来的时候,乔治笙正好讲完挂断。

    元宝问:“昊子吗?”

    “嗯。”

    “他什么时候回来?”

    “二十九。”

    “正好,年前一起聚一聚。”

    两人聊了几句,元宝说到正题:“我刚从乔振业那边回来,乔铭宇看来是真吓怕了,一看见我就慌了,都没用我问,直接把前阵子得罪过谁,谁最有可能炸他车全说了,他提到一个人,郑霖,说是检察院副院长郑宪弘的私生子,但我打听了一下,对外郑霖是郑宪弘的侄子,反正乔铭宇跟郑霖在地下钱庄赌钱的时候起了口角,随后又发生冲突,郑霖说过要让他死之类的话,乔铭宇笃定就是郑霖干的。”

    乔治笙沉吟片刻,薄唇开启:“敲诈勒索的事儿,他提了吗?”

    元宝道:“对,提了,但打电话的人用的是拟声,乔铭宇不敢肯定是不是郑霖。”

    乔治笙说:“就是不敢肯定才要找警察,不然警察干嘛吃的?”

    元宝闻言,眼底很快闪过一抹轻诧:“什么意思,你要让他报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