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04章 伤身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虽不爱主动出击,但也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她都欺负到家门口了,他若是再不有所应对,那就活该他一人儿难受。

    宋喜正看似专心致志的给他吹头发,乔治笙不着痕迹的往后仰了两寸,宋喜把手伸长,原地不动倒也够得着,只不过她刚伸过去,乔治笙的头又往后退了寸许,她只好垂下视线问:“烫了吗?”

    乔治笙薄唇开启:“坐累了。”

    说罢,他干脆双臂向后撑着身体,瞬间离她半米远。

    宋喜回来没换衣服,又不能穿着外裤上床,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往前靠,把吹风机离他近点儿,乔治笙的双腿本就爷们儿的撑着,这会儿宋喜不知不觉站在了他两腿中间,无意间对上他那双意味深长的黑色双眸,宋喜瞬间猜出他是故意的。

    故意撩她是吧?

    宋喜忽然抬起一条腿,屈膝跪在乔治笙双腿间的一小块儿床边,身体前倾,面不改色的帮他吹头发。

    无论是什么样的姿势,不变的永远是撩人的欲望,乔治笙头发短,一分钟不到就吹的差不多,宋喜关掉吹风机,说了声:“好了。”

    她作势退回去,乔治笙却抬手勾住她的后脖颈,直接将她从上面拉下来,宋喜趴在柔软的黑色浴袍上,跟乔治笙的脸只有一手的距离。

    之前在楼下沙发,他上她下,她能清楚感知他身上的强大压迫感,让她不得不隐匿在他的身影之下。可此时她上他下,他俊美的面孔晦暗不明,因为头顶的光被她挡住,从这个角度看他,他身上仿佛没了摄人的戾气,只剩下引人冲动的美好皮囊。

    眉眼如画,竟也能用在男人身上,比发色还要乌黑的眉毛,快要遮挡住目光的纤长睫毛,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下,是那张削薄却有型的唇瓣。

    宋喜的目光不受控制的从上往下,最终定格在他的唇上,她以为自己的意欲已经足够明显,乔治笙应该会主动吻她,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着,但她却有些受不了,好想吻下去。

    乔治笙神情慵懒的看着她,不信她定力这么强,果然,片刻的无声拉扯过后,宋喜缓缓低下头,他还以为她要直接亲上来,结果她只是跟他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四片唇瓣之间始终隔着可以感受彼此温度的距离。

    乔治笙脑子空了两秒,最后灵光一闪,觉得这幅画面似曾相识,前几天在楼下厨房,他也是用这种方法挑逗她,谁先忍不住谁先动,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宋喜特别坏,这样的距离还故意说话:“你额头温凉温凉的,不舒服吗?”

    她唇瓣一张一合,几乎就要碰到乔治笙的。

    乔治笙不动声色,薄唇开启:“洗了冷水澡。”

    宋喜说:“这种天气洗冷水澡干嘛?”

    乔治笙道:“灭火,做太多对身体不好。”

    宋喜血往脸上涌,明明秒懂,嘴上却偏要逗趣的道:“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

    乔治笙声音低沉:“不用懂,反正你也体会不到这种苦。”

    他惯会见缝插针的戳人心,原本宋喜还想调侃他,可听到这里却觉着他受苦了,有些可怜,若是再逗他,岂不是落井下石?

    沉默片刻,她出声道:“那我不闹你了,起来吃饭吧。”

    说着,她作势抬头,乔治笙却大手扣着她的后脖颈,低沉着声音回道:“闹我这么久,说走就走?”

    扑面而来的男人味儿,混杂着一触即发的危险气息,宋喜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脸颊滚烫,她低声道:“那你要怎么样?”

    乔治笙很低的声音,充斥着蛊惑的味道:“吻我。”

    宋喜脑子轰的一声,浑身都跟过电一样,说不出是疼还是痒。

    做人要知进退,撩了他这么久,她是没做过全身而退的打算,闭上眼睛,宋喜主动吻上乔治笙的唇,他一动不动的躺着,也没有往日里的强势,安静的像是一头沉睡中的兽。

    宋喜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是打算将主动权交到她手上,这回他完全是享受服务的那个。

    今天她心情好,也不同他计较许多,宋喜从不是个怕事儿的主,既然他想被撩,那她岂有不应战的道理。

    四片唇瓣相接,宋喜学着乔治笙的步骤,从轻到重,从外到里,每一处都细细的吻过,包括舌尖撬开他的唇齿,虽然不好意思,可她更不愿认输。

    短短十秒不到,乔治笙就忍不住回应她,从微风拂面到疾风骤雨,宋喜一时没注意就失了主动权,不过待她反应过来,马上便更激烈的回吻他,不服输的倔劲儿刺激的乔治笙扭身将她压在身下,手顺着下摆伸进她衣服里面。

    因为太全神贯注,宋喜一时间没有反应,直到乔治笙的手隔着内衣覆在她胸前,宋喜有些慌乱的睁开眼睛,抬手拉住他的手臂。

    乔治笙也睁开眼,他浑身发热,她胸口明显起伏。

    半晌的沉默,两人心照不宣,现在还不到时候,所以只能任由冲动慢慢退去。

    不知过了多久,宋喜率先开口,出声道:“便宜占够了吧?”

    乔治笙睨着她,在她衣服下面的手慢慢下滑,手指扫过腰间软肉,她头皮一麻。

    他翻身躺在一旁,宋喜坐起来,佯装淡定的顺了顺头发:“下去吃饭吧,我快要饿死了。”

    乔治笙说:“你先去。”

    她问:“你呢?”

    他说:“我一会儿来。”

    宋喜出了乔治笙的房间,迈步往三楼走的时候,伸手摸了摸脸颊,滚烫滚烫,回房洗了澡换了睡衣,等到再下楼,乔治笙还没出来,她进去后听到浴室传来水声,站在浴室门口,宋喜扬声问:“还没洗完吗?”

    过了几秒,乔治笙低沉的声音传来:“不用等我,自己先去吃。”

    他浴室很大,声音都带着淡淡的空旷感,宋喜想到他之前说的灭火,脑中出现了一副不可描述的画面。

    这天晚上,两人都没吃上面,她在楼下等他,他四十多分钟才下来,面早就不能吃了,她又现做了两碗疙瘩汤,乔治笙碗里有两个鸡蛋,这是她默默地补偿。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