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500章他的大萌萌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赶忙放下袋子凑上前,急声道:“怎么了?”

    韩春萌眼泪汪汪的回道:“小喜,你别骗我,你说东旭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宋喜一眨不眨的道:“我不说了嘛,他局里临时有事儿走不开。”

    “我一晚上没睡着,刚才我去他们局里了,他们说根本没开会,东旭也不在。”

    眼泪掉下来,韩春萌眼底泛着红血丝,看得出是整夜没休息好。

    宋喜没料到她这么倔,还特地跑去警察局问,短时间的迟疑,她犹豫着到底是再编个假话,还是干脆说实话。

    然而片刻的迟疑已经暴露她没说实话的事实,宋喜不忍韩春萌备受煎熬,干脆和盘托出:“我说了你别着急,他昨晚开车出了点儿事故,人没事儿,就是腿骨折了一处,正在一医那边住院,他怕你担心,不让我告诉你。”

    “啊?”韩春萌腾一下子站起来,眼睛瞪大,吓得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宋喜一个劲儿的宽慰:“人好着呢,我今早去看过了,哪儿都没事儿。”

    韩春萌不说话,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宋喜看得揪心,抽了纸巾一边擦一边说:“东旭就是怕你知道又要哭,所以才不敢跟你说。”

    韩春萌哽咽着骂道:“我会哭又不会去死,他知不知道这一天一宿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妈了个蛋……”

    宋喜哄道:“好了好了,骂完就不哭了。”

    韩春萌接过纸巾擤了下鼻涕,擦干眼泪道:“不行,我现在去一医看他,丁主任还没来,待会儿你帮我请个假。”

    宋喜上午还有个手术,走不开,知道韩春萌去意已决,她也拦不住,想着给顾东旭打个电话通风报信,丫还关机,临到年关,公事私事一大堆,愁得人头疼。

    韩春萌赶到一医,推开病房房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去,绕过遮挡的蓝色帘子,当她看到病床上的顾东旭开始,鼻子就忍不住的发酸,更何况他一条腿还在外打着石膏。

    顾东旭刚刚睡着一会儿,说是睡着了,其实睡得很浅,隐约中他觉着有人在看他,慢慢睁开眼,就见熟悉的人坐在床尾,眼巴巴的望着他的腿在掉眼泪。

    看了她五秒不止,顾东旭唇瓣开启,轻声问:“什么时候来的?”

    韩春萌闻声望来,跟他视线相对的瞬间,她明显是要泪崩,可却咻的低下头,伸手抹了抹眼睛,努力在忍。

    她是个爱哭鬼,高兴会哭,难过会哭,受了委屈会哭,欺负了别人也会哭,顾东旭凌晨见到宋喜和乔治笙的时候,正是心底最烦躁之际,他甚至话都不想讲,更怕韩春萌来了之后嚎啕大哭。

    可是这会儿,她不仅哭都没有声音,甚至抬起头的时候,只眼眶发红,低声回道:“没多久,十几分钟。”

    顾东旭看着她拼命隐忍的模样,对她伸出一只手,韩春萌抬手用力握住,唇瓣微张,牙齿在打颤,她要刻意别开视线才能抵挡汹涌而来的酸涩,顾东旭喉结微动,轻声道:“过来,我抱抱你。”

    韩春萌起身来到床边,弯下腰把头埋在顾东旭脸旁,当他双臂环住她的刹那,她还是忍不住哽咽出声,浑身都在颤抖。

    顾东旭喉咙也有些酸涩,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出声说:“没事儿,我又没死。”

    韩春萌想用力抱住他,又怕他会不舒服,所以她紧紧抓着床单,将一天一夜的惴惴不安和疑神疑鬼,全都化作眼泪发泄出来。

    哭完也就舒坦了,当她抬起头的时候,鼻涕明显拉长了一条,顾东旭眉头一蹙,赶紧往旁边躲,嫌弃的看了眼枕头处的一滩痕迹。

    韩春萌抽了纸巾擤鼻涕,又帮他擦了擦枕头,闷声说:“嫌弃我吗?”

    顾东旭枕着枕头靠左的一边,出声回道:“你不是来探望病人的,你是来折磨病人的。”

    韩春萌又擤了一次鼻涕,挑眉回道:“折磨你也活该,出这么大的事儿,你第一反应不是联系我,而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你却瞒着我,我到底是你女朋友还是你仇人?你怕我趁病给你杀了吗?”

    顾东旭道:“我是病人,你别一来就数落我,我心里不舒服。”

    韩春萌瞪了他一眼,可还是安静下来,问他想吃什么,她下去买。

    顾东旭拉着她的手,叫她坐在身边,轻声道:“萌萌,问你个事儿,如果有一天你做了违背自己原则的事情,但身边所有人都不会怪你,甚至觉得你做的是对的,你会当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了就算了吗?”

    顾东旭好多年都不曾跟韩春萌谈心,也许怕她担心,也许觉得她阅历不够,给不出什么像样的答复,所以韩春萌听到这话,第一反应就是顾东旭遇到坎儿了。

    鲜少的认真,韩春萌问:“你坚持的原则是对的吗?”

    “嗯,对的不能再对。”

    韩春萌道:“你违背了对的原则,但所有人觉得你没做错,那到底是你坚持错了,还是大家都错了?“

    顾东旭眼底带着纠结和茫然:“我不知道。”

    韩春萌道:“我不会讲那么多大道理,我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没什么原则的人,但我知道孝顺是对的,心眼儿好是对的,不做坏事儿是对的,所以就算身边所有人都跟我说,让我六亲不认,让我唯利是图,我也不会做,哪怕那个人是你和小喜。我很普通,从没想过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但谁也别想打乱我内心的秩序和坚持。”

    韩春萌说完,顾东旭看着她,眼里分明蒙上了一层水雾,她吓了一跳,从没见过他这样,紧张地问:“我说错什么了吗?”

    顾东旭缓缓勾起唇角,低声说:“没有。”

    韩春萌不知道,她这刚刚的那番话,自此改变了顾东旭的人生轨迹,而他特别乐于听见她这样的回答,如果说乔治笙是劝他从梦境回归现实,那么韩春萌就是劝他在真实中活得更加真实。

    为什么要低头?

    为什么要违心的打乱内心的秩序和坚持?

    他已经做了一次选择,不怕再做第二次,人总是要不停地选择之后,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