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99章选择才知什么最重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一直跟乔治笙走下楼才想起来问:“刚才那么久,你跟东旭聊什么了?”

    乔治笙道:“教他学坏。”

    宋喜侧头瞄着他,眼底带着狐疑,几秒后道:“他怎么了?”

    宋喜还是不信顾东旭会无缘无故作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两人走到车旁,先后拉开车门坐进去,乔治笙说:“有一天他一直坚持的原则,不得不向感情低头的时候,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宋喜闻言一愣,到底是聪明人,她只琢磨片刻就出声问道:“他家里出事儿了?”

    乔治笙面色淡淡的回道:“在我看来不算事儿,在他看来,天大的事儿。”

    宋喜蹙着眉头:“怪不得他突然反常。”

    乔治笙说:“不用担心他,是男人就该顶着家,这是他该做的。”

    宋喜小声说:“他这辈子没什么执着的事儿,除了当个好警察。”此刻他心里该有多难受?

    乔治笙边开车边道:“没人说梦想不能有,只是到时候从理想主义回到现实主义。”

    宋喜目视前方,眸子里是街旁路灯的一抹白光,她声音轻柔,不无感慨的说:“我跟东旭很合得来,有人说我们像,其实我俩性格不一样,因为我没有他身上那股不顾一切的执着,我想当个好医生,但我现在也渐渐懂得病能全治心不能全医的道理,我也不敢向从前一样,百分百毫无杂念的只想着治病救人,但东旭可以,他想当个好警察,就是纯粹的依法办事儿,不徇私舞弊,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对得起自己身上的制服。”

    “每次看到他那股劲头,我就觉得生活特别积极向上,有时候自己工作上犹豫不决的事情,想想他,就容易许多,就是对得起良心吧。”

    宋喜越说越觉着莫名的心酸,轻轻蹙眉,她低声道:“我没觉得他现在做错了什么,可能搁着我,我也会这么选,只是……突然间觉得很难受,为什么人一出生就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选择?”

    那些决定喜好的选择,就像衣服选黑的还是白的,包选大号的还是小号的,这些尚且够人头疼,更何况是那些一旦选了,就会让自己痛彻心扉的。

    乔治笙说:“如果不选择,怎么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更想要的?”

    他声音很轻,但这句话的重量却在宋喜心底惊起了千层浪,乔治笙说的没错,选择就是一次次逼得自己认清自己的过程,到底什么才是独一无二。

    很多时候一句话就可以让人从死胡同里走出来,宋喜心底豁然畅通,也不再害怕以后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艰难选择,只要是放下的,势必没那样重要。

    前方路口,乔治笙打了左转,这不是回翠城山的路,宋喜问:“去哪儿?”

    乔治笙说:“吃早餐。”

    宋喜刚想说半夜三更去吃什么早餐,结果看了眼手机,早上五点三十八了,夜城冬天黑的早亮的晚,街边路灯还是开着的,宋喜刚才恍惚都没注意。

    他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载宋喜去一个改建的老式四合院吃饭,这种地方大多是吃私房菜的,没想到还供应早餐,宋喜跟乔治笙表达诧异,乔治笙没回,只等两人进了门,一个中年微胖的女人认出乔治笙,并且笑着打招呼,宋喜这才后知后觉,原来是熟人。

    女人将两人引到单独房间,很快端来几个小笼屉,嘴上说着:“这个是猪肉白菜馅儿的,这个是韭菜鸡蛋的,这个是酸菜肉的。”

    除了包子之外,还给上了两个大碗的小米粥,四碟不同品种的小咸菜。

    女人不多嘴,跟乔治笙打完招呼,跟宋喜点头微笑后,转身出去。

    宋喜狐疑着道:“这儿是专门吃饭的地方吗?”

    乔治笙拿起筷子,给宋喜夹了一个包子放在盘里,出声回道:“她爸原来是我家面案师傅,我爸最喜欢吃她爸做的包子,你尝尝。”

    宋喜低头咬了一口,是韭菜鸡蛋的,明明全素,缺吃出了很浓郁的荤香味儿,她正在找馅儿里的玄机,乔治笙说:“高汤和的馅儿。”

    宋喜又吃了一口,含糊着回道:“怪不得这么香。”

    乔治笙又给她夹了一个猪肉白菜的,她吃完第一个,他才开始吃。

    早餐时间宋喜跟他闲聊,知道是老师傅去世,把手艺传给唯一的女儿,乔治笙是个恋旧的人,小时候在家吃早餐,习惯了这个味道,所以只要有机会,都会过来这边吃点儿东西。

    宋喜喝了口煮至绵糯的小米粥,面色如常的说:“一般恋旧的人,都重感情。”

    乔治笙说:“吃个包子还感慨这么多。”

    宋喜抬眼看着他道:“明明挺重感情一人儿,还偏要装高冷,这样很酷吗?”

    乔治笙淡淡道:“不把重情重义挂嘴边儿,不给别人期待和幻想,这样我不用费力伪装,对方也不用遗憾失望。”

    从前宋喜觉的乔治笙是个冷漠无情的人,可越是跟他接触,越能发现他做人的准则,看似无情,只是懒得去走那些虚的过场。

    如果他在意的,他自然会帮;若是他不在意,对方磕破头他也懒得卖人情出去。

    时间还早,宋喜难得悠闲地吃了个早餐,包子粥咸菜,最简单的几样食物,但宋喜却吃撑了,实在是太好吃,她试探性的问乔治笙:“我能打包带走一些吗?”

    秉持着好东西大家分享的理念,医院还有韩春萌跟凌岳呢。

    乔治笙出去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打包好的包子和粥,就连小咸菜都用盒子整齐码好。

    宋喜忍不住唇角上扬,真是连吃带拿,好在刷的是乔治笙的脸。

    乔治笙开车送宋喜去医院,等到了地方,宋喜解开安全带,主动道:“过来。”

    乔治笙看出她的意图,配合的倾过身,宋喜趁路人不备,咻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拎着袋子下车。

    一晚上才睡了三个多小时,可宋喜还是神采奕奕,来到心外,她以为这么早韩春萌一定没到,结果刚一进办公室,就看到韩春萌趴在桌上。

    宋喜走过去:“大萌萌?”

    韩春萌缓缓抬起头,眼眶泛红,看到宋喜的第三秒就瘪瘪嘴,委屈着要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