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97章知法犯法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大抵猜到顾东旭夜不归宿的原因,只不过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转身回房间,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言简意赅,查顾东旭目前具体位置。

    待他挂断电话,站着的宋喜眼带担忧的说道:“大萌萌今天右眼皮跳,说心里不舒服,该不会真有什么事儿吧?”

    乔治笙面不改色的说:“没准儿就是心情不好,不想接电话,不想回家而已。”

    宋喜道:“不回家也要先给大萌萌打声招呼啊,怎么可能一声不吭?”

    乔治笙走到她身旁,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先别着急,等一会儿。”

    这一等就是二十分钟,中途韩春萌打来电话,问宋喜联系上顾东旭没有,宋喜不敢胡乱搪塞,只好说还在找,韩春萌快要急疯了,宋喜只能不停的安慰,等到挂断电话,乔治笙再来安慰她。

    两人的手机都在茶几上放着,终于乔治笙的手机响了,他划开接通键贴在耳边,宋喜隐约听到里面有个男人在说话,但具体说什么听不清楚。

    几秒之后,乔治笙应声挂断。

    宋喜忙问:“找到了吗?”

    乔治笙侧头回道:“找到了,在医院,酒驾出了点儿事故。”

    他声音平静,也尽量将冲击减小,可宋喜还是立马瞪大眼睛,明显慌了。

    乔治笙赶在她开口之前说:“别急,去换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宋喜二话没说,起身就往外跑,等她换好衣服下楼,乔治笙已经在楼下客厅等她。

    凌晨四点,乔治笙开车带宋喜往市区赶,路上宋喜尽量稳着声音问:“他现在怎么样?”

    乔治笙回道:“人没事儿,已经出手术室了,具体什么情况等到了再说。”

    宋喜急得眉头紧蹙,嘴里低声念叨:“酒驾?他从来不会做这种违法乱纪的事儿…”

    比起这个,宋喜更担心是什么原因逼得顾东旭以身犯法。

    乔治笙没接话,心底多少有些不舒服,他敢肯定,一定是因为昨天早上的那番话,顾东旭可以不百分百信他,可只要回家问问乔舒欣就能一清二楚。

    若是从前,乔治笙压根儿不会趟这摊浑水,无论顾东旭,乔舒欣还是乔露,都跟他没什么关系,可眼下有了宋喜,他不能不管,可管了倒出差错,若是顾东旭有个好歹,他都难辞其咎。

    一路上两人心思各异,皆是不语,等到了医院,宋喜下车快步往里走,乔治笙看着她的背影,知道她跟顾东旭的关系是真心铁。

    住院部骨科一层,两人刚从电梯里面出来,就听到前面不远处吵成一团,有人在说话,有人在哭。

    宋喜跟着乔治笙往前走,本不想理会,却听到被护士和警察围在中间的女人边哭边喊:“他酒驾是犯法的!我老公倒了大霉碰上这么个催命鬼,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他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医生说最少半年到八个月不能下地,他的工作怎么办?他不工作,我们全家老小喝西北风去啊?”

    护士长耐心劝说:“请您小声一点儿,这么晚了,还有其他病人在休息。”

    女人不管不顾,依旧声音拔高:“我老公在里面受罪,你们现在还拦着我不让见肇事者,这是谁给你们的权利?”

    一名警察回道:“已经跟您说过很多遍了,当时事发路段有监控,是您老公的问题,他开车撞伤另一名患者。”

    女人闻言一度很是激动,瞪着眼睛质问:“对方是不是喝酒了?他是不是酒驾?你们只看监控里的画面,怎么酒驾不比一个清醒开车的人错误更大?!”

    宋喜基本可以肯定,女人口中的肇事者就是顾东旭。

    一走一过,她已被吵的头疼,随着乔治笙往前走,走到快尽头的时候,右边病房门口站着两个人主动迎来,出声叫道:“笙哥。”

    乔治笙推门往里进,病房里面开着灯,双人间里外面的那张床是空的,中间一大片淡蓝色的窗帘,绕过窗帘,宋喜看到病床上的顾东旭。

    他一只腿打着石膏,正在输液,听到声音睁开眼,见是宋喜跟乔治笙,难免眼底划过一抹诧色。

    宋喜走上前,蹙着眉头问:“怎么样,除了腿还伤到哪儿了?”

    顾东旭唇瓣开启,声音低沉:“没事儿…你们怎么来了?”

    宋喜眉头蹙的更深:“你还说呢,什么事儿值得你酒驾?大萌萌找你找了一整天,实在找不到只能打给我,你是不是存心想让人担心死?”

    顾东旭问:“她知道我住院吗?”

    宋喜带着怒气回道:“还没敢跟她说。”

    顾东旭道:“别告诉她,她知道又要哭。”

    “怕她担心你还做这种危险事儿?大哥,你是警察,警察知法犯法,你不怕你们局里开了你?”

    宋喜想到外面闹腾的伤者家属就头疼,明明是对方开车不小心,这回是吃定顾东旭酒驾,非要拉着他当垫背的了。

    顾东旭闻言,一声不吭。

    房间中有那么几秒的安静,直到韩春萌打电话过来,宋喜瞪了顾东旭一眼,生气道:“你跟她说?”

    顾东旭眼底流露出一股深深地无奈,像是疲倦极了,低声道:“你说吧,就说我在加班。”

    宋喜深吸一口气,接通电话,语气一秒切换正常,告诉韩春萌别担心,顾东旭是局里临时有事儿走不开,上面又要求关机不许接电话,最近几天他都不一定准时回去。

    韩春萌起初狐疑,架不住宋喜信誓旦旦,把乔治笙都搬出来了,说乔治笙叫人查的。

    等挂断电话,顾东旭问:“她信了吗?”

    宋喜说:“半信半疑。”

    他说:“你明天见着她也别跟她说,省得她过来哭,我想安静几天。”

    他语气有些颓,甚至带着不耐烦,宋喜顿时一股火上涌,蹙眉说道:“顾东旭你说的什么话?大萌萌现在是你女朋友,不是你朋友,你担心她害怕不让她来也就算了,什么叫你想安静几天,是不是我来也吵到你了?”

    顾东旭垂下视线,低声回道:“我没事儿,你们走吧。”

    宋喜这脾气,要不是看他躺在医院病床上,她都要上手了。

    “你先出去看看那个患者家属,给她钱让她闭上嘴,她要是还吵,你叫我的人去说。”

    进入病房就没开过口的乔治笙突然叫宋喜出去,宋喜暂时收了气,转身出门替顾东旭擦屁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