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94章 徐徐图之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你知道我今年多大了吗?”凌岳看着乔艾雯说。

    乔艾雯一脸坦然:“知道啊, 你今年三十而立嘛。”还是宋喜告诉她的。

    凌岳说:“我已经满三十,很快就三十一了,我大你六七岁。”

    乔艾雯道:“女大三抱金砖,男大七抱金鸡,抱什么不是抱?”

    凌岳暗道她哪儿来这些一套一套的说词,沉默片刻,他开口说:“我们认识这么久,除了你的名字和年龄之外,我对你一无所知,你对我又知道多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究竟喜欢我什么。”

    乔艾雯道:“你不了解我,我可以一一跟你说,至于你那边儿,不好意思,我连你爸妈当年怎么认识怎么结婚,都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

    说罢,不等凌岳接话,她兀自道:“你别生气,也别怪宋喜透话给我,是我软磨硬泡的,我只是想告诉你,喜欢你我是认真的,打听你祖宗十八代也不是为了探你的背景实力,只是想更多的了解你,接近你,我真的从来没这么讨好过一个人,你要是把我拒了,没准儿我以后就要性情大变,从此走上深沉抑郁的道路。”

    凌岳盯着乔艾雯那张脸,他说一句话,她能说十句,这哪里像是深沉抑郁的人?

    提了一口气,又默默地自己消化了,就是这样一个人,可他偏偏动心了,找谁说理去?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正午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凌岳是背光,神情有些看不清,只是周身蒙了一层金边,薄唇开启,他出声道:“我承认我也喜欢你。”

    话音落下,乔艾雯果断愣住,定睛瞧着他,半晌才不可思议的张开口:“你不是在逗我玩儿吧?”

    凌岳直白的回答:“没有。”

    乔艾雯激动到一只手捂着嘴,以免尖叫出声,另一只手伸过去,想要拉凌岳的手。

    凌岳把手拿开,一脸正色的说道:“坐好,我话还没说完。”

    乔艾雯本想撒娇混过去,但看见他眼底分外认真,甚至严肃,到底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手收回去,靠在椅背上坐好,笑着道:“听从指示。”

    凌岳不苟言笑:“我不知道你究竟有多喜欢我,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有多喜欢你,你还小,又是女孩子,随随便便交往对你来说很不公平,我也不喜欢来的太快的感情,任何东西都是来得越快,走得越快,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慢慢试试看。”

    乔艾雯因为他的那句我也喜欢你,早就高兴到心花怒放,这会儿凌岳说什么都是好的,她笑着说:“都听你的。”

    凌岳被她笑得心里不好意思,总觉得是自己仗着年纪大欺负她一样,他开口说:“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

    乔艾雯道:“我没什么想法,你高兴就好。”

    凌岳突然间耳根子泛红,尤其阳光从背后一照,分外明显。

    乔艾雯眼尖,立马问道:“你耳朵怎么红了?”

    凌岳别开视线,愣是无言以对,总不能说她太热情外放,把他一个大男人给搞害羞了吧?

    乔艾雯叫他:“欸。”

    凌岳看向她,只见她双手卷起两肩长发,几下团成球堆在脑袋上,弯着眼睛问道:“高兴了吗?”

    凌岳见状,根本忍不住,唇角勾起的刹那,视线落在别处。

    乔艾雯笑说:“你果然还是最爱福娃,早知道我今天盘好头再来了。”

    <b

    r />

    凌岳整理好表情,看着她说:“放下吧。”

    乔艾雯说:“不放,放下你又要不高兴。”

    凌岳道:“你以为你这样像福娃吗?”

    “不像吗?”

    “好像阿呆。”

    乔艾雯晴天霹雳,眉头蹙起:“蜡笔小新里的阿呆吗?你别骗我,他根本不是这个发型!”

    凌岳不知道乔艾雯说的是谁,反正他刚刚心底灵机一动,突然就想叫她阿呆,明明长着一副机灵相,却总是装傻卖萌逗他笑,不是阿呆是什么?

    他眼底含笑,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乔艾雯渐渐被他看得心虚,松开手,狐疑着道:“我看起来很傻吗?”

    凌岳毫不迟疑的点了下头:“嗯。”

    乔艾雯撅起嘴:“那我以后不扮了。”

    凌岳说:“只有咱们两个人无所谓。”

    乔艾雯说:“家丑不可外扬吗?”

    她嗔怒着,凌岳心底越发的想笑。

    中午宋喜跟韩春萌一起去食堂吃饭,韩春萌给顾东旭打电话,顾东旭没接,她嘴里开玩笑的念叨着:“看没看见,现在给他打电话,他就敢拒接了。”

    宋喜问:“那你想怎么着?”

    韩春萌道:“晚上不给他做饭!”

    宋喜一撇嘴:“你也就这点儿出息了。”

    韩春萌放下手机,瞥眼道:“你呢?我是不做,你是不会做。”

    宋喜正要反驳,恰好手机响起,是乔治笙打来的,她拿着手机,气韩春萌:“我是不会做,但架不住他不挑,还主动给我打电话。”

    韩春萌气得肝儿疼,宋喜出去接电话,她坐在原位又给顾东旭打了一个,他还是没接。

    宋喜站在没人处接乔治笙的电话,两人日常腻歪,聊了几句之后,她小声问:“你舌头怎么样了,还疼吗?”

    乔治笙说:“不能碰东西,你说呢?”

    宋喜眼球一转,意味深长的回道:“这样啊,那看来我也治不好了。”

    乔治笙低沉着声音道:“你的可以吃。”

    宋喜登时嗔怒着说道:“你现在怎么越来越流氓了?”

    乔治笙淡定的回道:“我还没说你,你以后别叫宋喜,叫宋污好了。”

    宋喜蹙眉道:“你才污呢,我正常跟你聊天,你说着说着就跑偏了。”

    乔治笙没说话,宋喜知道他一定在嘲笑她,没聊多久,他叫她回去吃饭,晚上再联系她。

    宋喜挂断电话,心满意足的折回食堂,韩春萌面前一份蔬菜沙拉和一碗豆腐汤,都没怎么动。

    宋喜问:“怎么现在连兔子都不想当,想成仙?”

    韩春萌轻蹙着眉头:“我给东旭打了三个电话都没接,平时有事儿他也会告诉我的,今儿怎么了?”

    宋喜说:“估计在开会,静音没听见吧。”

    韩春萌低声念叨:“我刚才右眼皮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你给我一张纸。”

    宋喜递了张面巾纸给她,韩春萌撕下很小的一角,用口水贴到右眼皮上,这叫白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