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87章 独占心太强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这么坦荡的不爽,看得宋喜先是一愣,紧接着想笑。

    她还拿着手机,手机那头还有个想追她的女人,宋喜忍着想笑的冲动,淡定的开口回道:“不用了,车子有保险。”

    郝帅道:“我不小心怎么能让你承担损失?你这车明天也不能开了,我家里还有其他车,你在哪儿上班,我明天去找你,你喜欢开suv还是跑车?最近你先开着,等你的车修好了再说。”

    宋喜暗叹这年头撩妹只分技术,不分性别,这要是搁着不淡定的小姑娘,岂不要跨越性别生扑了?

    然而她的笑点主要还是在乔治笙身上,瞥见他一言不发的抽闷烟,她故意回道:“真的不用,我男朋友是修车的,他会帮我修。”

    此话一出,宋喜差点儿自己没绷住乐,都要攥着拳头才生生憋住。

    乔治笙不看她,任由她一个人演戏。

    郝帅又撩了宋喜几句,那意思不介意她名花有主,乔治笙一根烟都没抽烟,忽然间抬起手,要拿她的手机,宋喜吓了一跳,本能的往旁边跺,与此同时,急声说:“我说不用就不用,你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匆匆挂断,宋喜将手机藏到背后,正要转头闹乔治笙,谁料头刚转到一半,只见一抹黑色身影靠近,他倾身压过来,直接将她仰面按倒在沙发上,一手轻而易举的扣住她两只手腕,另一手探到她背后,掏出手机。

    宋喜的手机有密码锁,乔治笙拿起也没动,只一眨不眨的睨着她,沉声问:“谁?”

    宋喜浑身都是麻的,心脏就在嗓子眼儿那里,他给人的压迫感像是野兽,就算一动不动,只是按着她,她都觉着危险感爆棚。

    他脸上的表情能让人明显知道他在不悦,可他又没有直接动怒,总之那股隐在怒于不怒之间的细微情绪,才更加让人害怕。

    宋喜已经很久没对他生出害怕之感了。

    因为紧张忐忑,她一时间哽住,没有马上回答,偏巧手机响起,郝帅的电话又打过来。

    乔治笙沉着脸,要接通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宋喜急中生智,赶忙道:“她是女的!”

    乔治笙看着她,宋喜这回不敢再闹了,和盘托出:“我今天去找你的时候被她追尾,我看她是女的才留了电话号码,谁知道她好这口,我跟你开玩笑的。”

    乔治笙没有放开手,压着她,另一手划开接通键,顺道开了外音。

    “喂?宋喜,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了吗?”

    郝帅的声音依旧低沉,可以说是中性,乔治笙仔细听着,其实与其说是听电话里的人怎么讲,不如说是听身下的人怎么回。

    宋喜道:“不好意思,我很喜欢我男朋友,今天的事儿就算了,麻烦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我男朋友会不高兴。”

    郝帅还想要说话,乔治笙直接挂断,静音扔在一旁,重新低下头来看宋喜。

    暖黄色灯光照射下,宋喜的脸颊仍能看出一片粉红,瞪着乔治笙,她开口道:“一点儿玩笑都开不起,放手。”

    之前太突然,她来不及反应,这会儿她已经后知后觉,被他单手扣着双腕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的样子,当真没面儿,更何况他还抢了她的手机。

    乔治笙睨着宋喜,一眨不眨,只是目光逐渐幽深迷幻,宋喜看着他神情的转换,心底越发忐忑悸动,果然不消片刻,他俯下身来吻她,宋喜倔着别开头,但却忘了他还有另一只活动自如的手。

    将她的脸扳过来,乔治笙霸道的吻下去,宋喜不张嘴,他有的是办法,手顺着她腰侧下滑,来到衣摆处,作势往里伸,宋喜吓得美眸一瞪,本能的张开嘴要喊他,乔治笙就这样顺势探入,吻得那样深,那样疯狂。

    他本是个自带寒冷属性的人,可一旦将心底的欲望暴露,瞬间浑身是火,燎原一般,让人无处可逃。

    宋喜真真被他给吓到了,她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像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由他肆意妄为。

    这么一比,他平时真的是在克制。

    宋喜不是不喜欢他来强的,只是不喜欢在这种心情下被强,所以她回神之后,毫不迟疑的照着他舌尖就是一口。

    “哼…”能把乔治笙疼的出声,可见她有多用力。

    乔治笙收回舌头,但唇瓣还压着她的,疼成这样,他还固执的吸吮了一下,这才缓缓抬起头。

    也正是最后这一下,宋喜清楚尝到他口中的血腥味道。

    他看着她,眼神中迷离未散。

    宋喜胸口起伏,盯着他,数秒过后,乔治笙主动开口:“我是开不起玩笑,你不喜欢我了?”

    只听前半句,宋喜还很生气,可是听到后半句,她又莫名的觉着他可气又可笑,让人心疼。

    眼睛瞪久了,宋喜一言不发,眼眶慢慢变得湿润。

    乔治笙见状,终于撤下眼底最后一块儿硬甲,松开她的手腕,软声道:“好了,是我不识闹,不该吓唬你,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他要是死扛着,宋喜还不会哭,可他这一说软话,宋喜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乔治笙一手穿过她颈后,俯身抱着她,低沉着声音道:“是我不好,别哭…”

    太多腻歪的话他说不出来,比如他就是看不得别人撩她,更别说她先前还在打趣,他的女人,别人就是多看一眼都不行。

    宋喜不是娇滴滴的性格,流了两滴郁闷的眼泪,她开口道:“你怕我出去勾三搭四?”

    乔治笙抬起头,看着她道:“你的人品我信得过,我是不信别人的。”

    宋喜道:“我说了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我的心长得挺正,没有那么多三心二意的花花肠子。”

    乔治笙说:“你不用试探我对你的喜欢,如果还不够清楚,你可以问我,我自己会做,咱们两个的事儿,用不着第三个人来判断。”

    宋喜水汪汪的眼睛微微一瞪,娇憨的问:“你是怪我主动跟你开玩笑了?”

    乔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我是怪自己独占心太强,你的一丝一毫,我都不想跟别人共享。”

    许是这一刻他身上散发的男人味儿太浓,许是女人天生喜欢被征服的强势,反正宋喜就是被这句话哄得高兴了。

    眼球略微一转,宋喜沉默片刻,出声道:“舌头还疼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