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86章 醋王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打小儿在各种奉承和哄惯声中长大,她一眼就能看出对方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所以当她看出乔治笙是真心这么想时,难免有些燥热,尤其是脸,滚烫滚烫。

    调转车头,宋喜往翠城山方向开,期间乔治笙跟她聊天,她早已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她说十句,他能回上三句,这已经是互动良好的表现。

    等进了家门,戴着铃铛跑来迎接的是发财,宋喜弯腰摸了摸它的头,出声道:“它是不是又长大了?”

    乔治笙说:“你要是再给它戴猫铃铛,它就算长大也没什么用。”

    宋喜不以为意的说:“要那么有用干什么,做人已经够累的了,做狗还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乔治笙面不改色,完全没有生意的意思,只说了句:“随你高兴。”

    宋喜就喜欢顺毛捋,更何况对方还是乔治笙,只要他让着她,她心情都会格外的好。

    “你晚上吃好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儿吃的?”开心后的宋喜主动询问。

    乔治笙说:“我想吃面。”

    宋喜问:“什么面?”

    乔治笙说:“随便,你看着做吧。”

    宋喜脱下外套直接往厨房走,乔治笙说:“我在楼上等你。”

    宋喜问:“你待会儿在房间吃吗?”

    “嗯。”

    宋喜给乔治笙做了个番茄火腿鸡蛋面,她吃过韩春萌做的,但自己这是第一次做,以前她做一回饭,厨房像被强盗打劫了一样,如今一碗面做好,她看了眼时间,才十五分钟,而且盘子碗都没碎,刚刚尝了一下咸淡,味道也在线。

    宋喜又开始得意,她简直就是个天才,果然世上无难事,从前她只是不乐意。

    端着托盘,宋喜上二楼来到乔治笙房间,乔治笙正好洗完澡从浴室出来,黑色的浴袍,裹着让人脸红心跳的精壮身体,乌鸦羽毛似的黑发擦到半干,没有平时的柔顺,却更添性感慵懒。

    宋喜觉的自己长大了,从前跟沈兆易谈恋爱的时候,她才十九岁二十出头,不是没有贼胆,而是没有贼心,加之家里的教育约束,让她始终保持在单纯的恋爱阶段。

    如今她二十六岁生日已过,是贼心贼胆都长齐了,乔治笙这种寻常人难得一见的魔王打她身前走过,她都得在心底努力克制,千万别露出本性。

    走到茶几旁,宋喜将一大碗面和一大碗洗好的车厘子放下,乔治笙坐在沙发上,宋喜说:“你尝尝好不好吃,当然不好吃也没办法,你只能说好吃。”

    乔治笙对她伸出手,把她拉到自己身旁坐下,他什么都不说,拿起筷子开始吃面。

    宋喜道:“你吃你的,我坐这儿无聊,回去洗澡睡觉了。”

    乔治笙从茶几下面拿出一沓东西给她,宋喜定睛一瞧,这不是她送给他的治失眠神器填色画册嘛。

    果然,乔治笙没有看她,淡定的说道:“在这儿陪我,打发时间的东西有的是。”

    宋喜噘着嘴,一边撕开画册上的包装,一边道:“我送你的东西,你都没用。”

    乔治笙说:“我在看你给我的诗集和笑话书。”

    宋喜侧头笑道:“那你随便讲个笑话给我。”

    乔治笙侧脸细条迷人,长长的黑色睫毛,高挺的鼻梁,削薄却有型的唇瓣,右手拿着筷子,他侧头回视她,低声道:“一会儿关上灯,我给你表演读书。”

    宋喜对上他漆黑如夜的眸子,不过两秒,她当即眉头轻蹙,嗔怒着道:“你太不正经了。”

    乔治笙眼里有一丝促狭,淡定的问:“我怎么不正经了”

    宋喜又不瞎,她刚刚分明看到他眼底透露着意味深长,如果真是关了灯,他给她表演的是读书才怪!

    但这话她又不好说出口,他也死活不承认,宋喜唯有四两拨千斤,别开视线,低头看着面前全是黑白图案的画册,一边抽出涂色笔,一边回道:“正不正经你自己心里清楚。”

    她拿着黄颜色的笔,将一朵向日葵似的花全部涂上。

    乔治笙抬手摸了下她的头,低声说:“就跟这儿待着,什么时候画完这页,什么时候走。”

    宋喜扫了眼,这一页要是全画完,没有两个小时也得一个半。

    明显的吸了口气,但她什么都没说,乖巧的低着头,认真填色。乔治笙坐在她身边,低头吃面。

    房间中没有人讲话,可这幅画面奇异的和谐,甚至温馨,直到宋喜手机响起,打破这份难得的静谧。

    宋喜原本把手机放在牛仔裤的后屁股口袋里,刚刚坐下的时候,随手放在茶几上,所以这会儿手机屏幕一亮,乔治笙不是故意去看,只是恰好在他眼皮子底下,他看到上面显示着好帅两个字。

    宋喜当时输入名字的时候,一时间找不到郝字,只好临时编辑了一个,但乔治笙心底却难免多想。

    宋喜看到郝帅的来电,不由得美眸一挑,不是不意外的,这都夜里十点多了。

    划开接通键,她喂了一声,手机中传来略显低沉的声音:“睡了吗?”

    隔着电话,郝帅的声音不辨男女,明确的说,是更偏向男人。

    宋喜心底纳闷儿,嘴上回道:“还没有,有什么事儿吗?”

    郝帅说:“没什么,就是很想给你打个电话。”

    乔治笙坐在宋喜右侧,宋喜是右耳听的电话,男人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传入乔治笙耳中,乔治笙拿着筷子的手慢慢停住,表情晦暗不明。

    宋喜还没发现乔治笙的异样,因为她心底深知郝帅是个女的,可被个女人半夜三更打电话撩扯,宋喜…还真不是第一回。

    甭管同性异性,想撩人的心思一准错不了,宋喜很敏锐,立刻就察觉到对方的意有所指,稍微一顿,她出声回道:“你不用担心,我没受伤,车子我看了一眼,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需要你修了。”

    郝帅果然很快接道:“那不行,是我的责任,我一定要负,你没什么事儿就最好,你要是受了伤,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样吧,你要是想自己修,我把钱打给你,五万够不够?”

    具体钱数一出来,乔治笙直接放下筷子,拿起烟盒往沙发后一靠,宋喜侧头看了他一眼,但见他沉着脸点燃一根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