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73章死要面子,活受罪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霍嘉敏点了歌,递给宋喜一支话筒,有些熟悉又有些久远的曲调传来,屏幕上播放着mv,不多时,显出歌曲名字,《为爱痴狂》。

    “你会唱吧?”霍嘉敏问。

    宋喜说:“我上小学的时候听的,好多年没唱了。”

    霍嘉敏道:“那我先唱,你找找感觉。”

    “我从春天走来,你在秋天说要分开,说好不为你忧伤,但心情怎会无恙;为何总是这样,在我心中深藏着你,想要问你想不想,陪我到地老天荒……”

    印象中这是宋喜第二次跟霍嘉敏一起唱歌,上一次霍嘉敏还在为韩中劈痛不欲生,一边唱一边哭,而现那时的自己也在为沈兆易的‘背叛‘而耿耿于怀,谁能想到短短半年间,同一个地方,可她们都不再为过去伤怀。

    一如蜕皮的蛇,将过去的自己留在原地,新的自己又要重新出发。

    宋喜短暂的感慨晃神儿,身旁霍嘉敏用手肘碰了碰她,示意两人一起,宋喜拿起话筒,开口唱道:“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像我这样为爱痴狂,到底你会怎么想。”

    经典的歌曲就是这样,无论十年还是二十年不唱,只要一听到音乐,下一秒就会跟着唱出来。

    中间等待的时间,斜对面几人拍手捧场,常景乐更是拿起话筒,问乔治笙:“欸,小喜问你呢,你到底怎么想?”

    宋喜服了常景乐,丫怎么会这么鸡婆,简直就是见缝插针的调侃,难为乔治笙还能不动如钟,俊美面孔上波澜不惊,他在抽烟,不搭理常景乐。

    宋喜知道他小气,八成是为了刚才她夸常景乐唱歌好听的事儿发酸呢,挺到一首歌唱完,她发了条短信给他:你又不唱歌给我听,我怎么夸你?

    乔治笙一手夹着烟,另一手敲下几个字,宋喜收到一看,他说:回家给你唱。

    短短五个字,宋喜却隔着屏幕都想笑,她回复道:一言为定,不许变卦。

    所有人都没拿手机,只有两个人同时低头发短信,常景乐不是第一个发现的,但他却是最贱的,咻的凑过去看,乔治笙一边拿开手机,一边抬眼瞪他。

    常景乐故意吆喝:“不是我说,都在一个屋里了,咱能不能有话直说,省点儿话费不好吗?”

    宋喜闻声看去,知是暴露,心底不好意思。

    阮博衍拿着酒杯,轻笑着道:“你们也是,进来也不说坐一起,这不逼着小两口‘望梅止渴’呢嘛。”

    常景乐喊霍嘉敏:“没眼力见儿那个,赶紧把人带过来坐,你再这样就算小笙不发脾气,人家小喜也要怪你不懂事儿。”

    霍嘉敏看向宋喜,挑事儿道:“你想过去坐吗?”

    宋喜自然硬着头皮回道:“我坐哪儿都行。”

    霍嘉敏扬着头看向对面:“听见没,小喜坐哪儿都行。”

    元宝不着痕迹的瞄了眼乔治笙,打从进门到现在,他坐在那里不声不响,看似面无表情,实则是心底不爽,以他的脾气,他不会主动坐到宋喜那边,宋喜没有台阶下,自然也不会主动坐到他这边,两个同样要面子的人,谈场恋爱都比普通人纠结。

    暗自叹气,元宝侧头看向霍嘉敏和宋喜那边,出声说:“过来大家一起喝杯酒吧?”

    霍嘉敏先起身,宋喜紧随其后,等两人走近,常景乐站起身,对宋喜说:“小喜,坐这儿。”

    常景乐身旁就是乔治笙,宋喜不好意思做的太明显,所以面色坦然的回道:“不用,你坐吧。”

    话音刚落,惜字如金的某人薄唇开启:“过来。”

    宋喜看了眼乔治笙,他左手拍了下身旁的空位,很简单的动作,宋喜却心跳如鼓。

    众人先前调侃了一番,这会儿倒是没说别的,像是乔治笙跟宋喜坐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一起喝了一杯酒,常景乐跟着霍嘉敏去前面点歌,宋喜就留在乔治笙身旁。

    乔治笙递了杯果汁给宋喜,低声问:“不想跟我坐一起?”

    宋喜喝了一口,压低声音回道:“你不觉着咱俩跟牛郎织女一样吗?想要坐一起都要废九牛二虎之力。”

    乔治笙说:“想我不自己过来。”

    宋喜道:“你也没说过去找我。”

    乔治笙又恨又宠的斜了眼宋喜,轻声说:“什么都要跟我比。”

    宋喜往沙发上一靠,慵懒又挑衅的口吻回道:“现在是你追我,你都不让着我一点儿,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乔治笙看着身旁人,一整晚的心痒难耐,这会儿终是触手可得,他抬起左臂,想要放在宋喜脑后,宋喜只略微停顿,还是大方的抬起头,让他把手臂搭在自己肩上。

    乔治笙本是跟她隔着一点儿距离,此时也是主动挪过去,跟她无缝并坐。

    阮博衍朝两人看来,废话不多说,拿起酒杯敬他们,三人碰杯,宋喜喝完没多久,元宝也来敬。

    喝了一个就不能不喝第二个,宋喜先前吃饭的时候,喝的是红酒,现在喝的是洋酒,带着清香的果味儿,喝的时候一点儿不费力,但劲儿却不比其他酒小,尤其是不同的酒混在一起,眩晕感逐渐上涌。

    常景乐跟霍嘉敏合唱了一首情歌,唱完后回来,带着大家一起干杯,喝完又单独敬宋喜和乔治笙。

    宋喜今天是豁出去了,来者不拒。

    她是人前死要面子的人,哪怕喝多了,表面也是风平浪静,一帮人见状,还以为她深藏不露,是个能喝的主,所以更加卖力,变着花样的劝酒,只有乔治笙知道宋喜有多少量,所以后期他们再劝酒,乔治笙都帮她挡下,还暗地里使眼色恐吓人。

    常景乐特别服乔治笙,宋喜这样的大美人在侧,他非但可以坐怀不乱,还不许别人帮他,如果说宋喜是死要面子,那乔治笙只能是活受罪了。

    一行人从禁城出来,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乔治笙搂着宋喜的肩膀,宋喜不着痕迹的抓着他的外套,等到大家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她这才原形毕露,立即瘫在一旁,闭上眼睛,天旋地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