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67章 矜持一点儿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敲门进了乔艾雯的房间,她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只手放在胃部,手背上挂着输液管。

    宋喜边往前走边道:“好些了吗?”

    乔艾雯闻声睁开眼,眸子微挑,诧异道:“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别人呢。”

    宋喜说:“知道你生病,过来友情探望。”

    乔艾雯唇角轻勾,有气无力的说:“老了,燥不动了,说病就病。”

    宋喜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开门见山的问:“你跟我师兄怎么了?他一早上给我打电话,说你关机,他找不到你,又担心你回没回家,问我能不能联系上你。”

    乔艾雯听到师兄二字,下意识的翻了一眼,似是还在生气,几秒之后,她不答反问:“你跟他说了我在家?”

    宋喜应声:“是啊,我现让你哥往家里打电话问的,不然八成我师兄手术都做不好了。”

    乔艾雯道:“你不应该告诉他,就该让他干着急!”说完,她又嘀咕一串英语,是骂人的。

    宋喜忍俊不禁:“求爆料,我都要急死了,你俩昨晚见面了?”

    乔艾雯气不打一处来,挑眉回道:“你说我追他追的容易吗?我天天小尾巴似的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挖空心思想着怎么哄他开心,哄他高兴,你别说,昨晚他还算有点儿良心,我骗他说我在外面给他挑鱼,他就出来找我了,结果开心没两分钟,他拉着脸说我随便!”

    瞪着眼睛,乔艾雯看着宋喜问:“我是随便的人吗?”

    宋喜调侃道:“你随不随便我不知道,但你一定不是小尾巴,而是大尾巴狼。”

    乔艾雯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赌气又委屈的说:“我要是狼,那他是什么?就没见过这么憋气的狼!”

    宋喜说:“别生气了,我早跟你说过,我师兄那人冷面毒嘴,但他心肠还是好的,你想啊,他要是中央空调,那别说外面,就我们医院多少未婚女医生和小护士想要生扑他呢?”

    “全靠我师兄一身生人勿进的气质,挡得住他的冷,也扛不住他的嘴毒,所以他这些年才孑然一身,两袖清风。”

    宋喜一边夸一边损,乔艾雯还真听进去了,怒气渐消,她出声说道:“也是,容易拿下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当初也正是看上他这一点。”

    宋喜继续道:“你看我师兄都担心你了,他要是不在意,管你接不接电话回不回家。”

    她两句话把乔艾雯给说美了,某人缠绵病榻,却止不住的唇角上扬。

    宋喜见状,打趣道:“矜持,低调一点儿。”

    乔艾雯一手挂着水,另一手捧着一侧脸颊,美滋滋的说道:“他是不是有点儿喜欢我了?”

    宋喜一脸意味深长,似是在考量,其实就是在故意拖着。

    乔艾雯‘啧’了一声:“没你这么当人嫂子的啊,小姑子都卧病在床了,你还拿我消遣。”

    宋喜闻言,眼睛咕噜一转,佯装镇定道:“叫谁嫂子呢?”

    乔艾雯说:“叫你啊,这屋里还有谁?你不用装,我都知道了。”

    宋喜问:“你知道什么了?”

    这回轮到乔艾雯满眼意味深长,似笑非笑的看着宋喜,她出声回道:“你知我知,明人不说暗话,你跟我哥…”下巴一抬,她痞里痞气:“你俩是不是真在一起了

    ?”

    宋喜不晓得乔艾雯是怎么知道的,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她侧头去拿桌上的草莓,吃了一个,含糊着回道:“明确的说,不是在一起了。”

    乔艾雯问:“那是什么?”

    宋喜一脸傲娇:“他在追我。”

    乔艾雯眸子一挑:“真的假的?”

    宋喜点头,嘴里的草莓全都咽下去,一本正经的回道:“当然是真的了,不信你待会儿自己问他。”

    乔艾雯连着‘啧啧啧’几声,满是感慨的说:“活久见啊,我哥竟然会主动追别人。”

    宋喜问:“他第一次追人?”

    乔艾雯沉声道:“不然呢?你看他那副禁欲系掌门人的样子,别人追他都费劲儿,更别说他去追别人了。”

    不得不说,乔艾雯这番话,或者说是乔治笙从未追过别人的事实,很大程度的满足了宋喜的虚荣心,她骄傲的不得了,这份喜悦已经在心底藏不住,不得不表现在脸上。

    乔艾雯见宋喜唇角上扬,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马上酸道:“欸,矜持一点儿,你笑那么猥琐干嘛?”

    宋喜美眸一瞪:“谁猥琐了?你怎么能说一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猥琐呢?”

    乔艾雯同样瞪眼,哭笑不得的表情:“有人说自己如花似玉大美女的吗?没想到你是这么猥琐一人。”

    宋喜被说的脸色发红,不由得挑眉威胁:“行,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反正都这样了,也没必要再帮你追我师兄。”

    乔艾雯没出息,垂死病中惊坐起,抬手要去抓宋喜,嘴上叨咕着:“我错了,错了。”

    宋喜眼带嫌弃:“你哥骨头那么硬,怎么你这么没出息?”

    乔艾雯紧紧拉着宋喜的手臂,生怕她跑掉,出声回道:“他有什么出息,有出息别主动追你啊?”

    说罢,不待宋喜回答,她马上美滋滋的说:“还是你有魅力不是?果然是如花似玉大美女,就是不一般!”

    宋喜服了乔艾雯,要说她跟乔治笙最像的一点,要么不哄人,要么能把人哄死。

    心底实在高兴,宋喜道:“俗话说得好,好汉怕女缠,你这招已经初见成效,我师兄那人,他如果对你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就算我在中间横着,他也早把你打发的远远的了,说白了还是面子薄,你看你一不接他电话,他急得临上手术台之前还得找我来问问。”

    乔艾雯蹙眉骂道:“给他贱的。”

    宋喜问:“喜不喜欢?”

    乔艾雯马上眼睛看向别处,憋不住笑:“喜欢。”

    宋喜说:“他心软,回头我跟他说,你已经卧床不起了,看他是什么反应。”

    乔艾雯马上一把抓住宋喜,差点儿翻身坐起来,迫不及待的道:“别回头了,心动不如行动。”

    宋喜说:“矜持,你这样子特别像回光返照。”

    乔艾雯忽然倒在枕头上装死,闭着眼睛道:“像病入膏肓吗?”

    宋喜说:“像,我师兄可以直接来给你献花了。”

    两人正跟房里聊怎么对付凌岳,房门从外面推开,宋喜扭头一看,呦,这不她家猫头笙嘛,明明一身黑,却仿佛浑身带光,她看见他就高兴,不,不止是高兴,是打从心缝里的欢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