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62章你求我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挂了凌岳这边的电话,宋喜马上想到乔治笙,她终于有了主动去找他的理由,坐起来清清嗓子,她给乔治笙打了个电话。

    乔治笙接通,宋喜问:“你还在家吗?”

    乔治笙说:“一楼,下来吧。”

    宋喜挂断电话,马上跑进浴室,对着镜子再次看了看自己的脸,其实她早起已经看过了,双眼消了肿,颜值恢复如初,可饶是如此,她还是迟疑着要不要化点儿妆,或者点缀些什么。

    几分钟后,宋喜下楼,发财在客厅咬玩具,看到她,颠儿颠儿的跑来,它现在差不多六个月大,站起来可以够到宋喜胸前,宋喜从前是有些怕大狗的,可发财养久了,一天天看着它长大,倒也不觉着吓人了。

    客厅没见着乔治笙,宋喜找了几个地方,最后狐疑着来到厨房,才走到厨房门口,就看到一抹颀长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橱柜下面,貌似…在煮东西?

    不可思议,宋喜迈步往里走,试探性的问:“你在干嘛?”

    乔治笙转过身,看了她一眼,紧接着站在砧板前面,修长的手指握着一把德国尖刀,垂下视线切火腿,嘴上回着:“你说在厨房还能干什么?”

    宋喜越走越近,站在他一米附近,惊讶的望着砧板上整齐利落的火腿丁,眼底仍旧带着惊诧:“你竟然会做饭?”

    乔治笙回道:“你生日的时候,是谁煮面给你?”

    宋喜顿了顿,略显迷茫:“好像是我自己煮的吧?”

    乔治笙没抬头,径自岔开话题:“刷牙了吗?”

    “嗯。”

    他抬手拿着一颗火腿丁,送到她唇边,宋喜心跳开始紊乱,可面上还是维持着镇定,嘴巴张开一点,他的手指碰到她的唇瓣,宋喜暗道要死了。

    看着她吃下火腿丁,乔治笙问:“怎么样?”

    宋喜回道:“老味道,你加工过了吗?”

    乔治笙说:“我切的。”

    宋喜还停留在他手指触碰她唇瓣的画面,心猿意马,很轻的‘切’了一声:“我还以为什么呢。”

    乔治笙将切好的火腿丁放进碗里,然后转身打开白色的珐琅锅盖,宋喜凑上前,里面煮的是白粥,乔治笙把火腿丁放进去,又出声吩咐:“拿几个咸蛋过来。”

    宋喜一边往冰箱处走,一边问:“你要咸蛋干什么?”

    乔治笙说:“煮粥。”

    宋喜忍不住调侃:“会的还挺多,你这一年真是深藏不露,憋得不难受吗?”

    乔治笙回道:“我是对你的厨艺忍无可忍。”

    宋喜打开冰箱,故意挑衅:“嫌弃我?”

    乔治笙声音平静:“只是觉得做饭这么简单的事儿,你智商这么高,为什么就学不会?”

    宋喜拿了一盒咸蛋往回走,嘴里说着:“我的心思都用在工作上面,人的精力有限,难免有短板。”

    乔治笙道:“精力有限跟想不想做不冲突,我就想着帮你煮粥,你呢?”

    他突然看向她,厨房采光很好,阳光从他身后的巨大玻璃窗照进来,他一身黑色,却浑身蒙了金边,一张脸也别提多好看。

    宋喜心下一慌,又有种想要临阵脱逃的冲动,不过冲动归冲动,她还是悄无声息的按捺住,并且气场不输人的回道:“今晚回来吃饭吗?为了表达你帮我准备早餐的感谢,我特地为你准备晚餐。”

    乔治笙说:“晚上出去吃,约了他们。”

    宋喜问:“他们都有谁?”

    乔治笙道:“你能想到的所有人。”

    宋喜美眸微挑:“…他们都知道了?”

    乔治笙说:“常景乐知道,就等于所有人都知道。”

    宋喜顿了两秒,略微叹气说:“感觉一个常景乐,一个嘉敏,就能把我搞到头疼。”

    乔治笙看着她,声音不大,却充斥着挑逗:“求我啊,你求我,我帮你拦着。”

    宋喜眼皮一掀,对上乔治笙的视线,他长了一双特别致命的眼睛,冷的时候吓死人,温柔的时候溺死人。

    被这样的一双眼睛盯住,谁能抗拒的了?

    宋喜扛不住缓缓垂下视线,可话一出口,却是比他的声音更勾人,低低的带着几分委屈:“怎么求?”

    乔治笙眸色一沉,薄唇轻启:“随便求。”

    宋喜软声道:“那你晚上罩着我。”

    乔治笙说:“好。”

    话音落下,他抬手拉着她的手臂,把她拽到自己面前,宋喜始终猫咪似的老老实实,他睨着她,低声问:“眼睛都好了?”

    “嗯。”

    “昨晚有没有想我?”

    “我睡着了。”宋喜道。

    乔治笙又问:“有没有梦见我?”

    宋喜抬起头,一双眼睛带着促狭:“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乔治笙道:“说来我听听。”

    宋喜道:“真话就是没梦到,假话是梦到了。”

    乔治笙面不改色,只看着她道:“想不想听我的?”

    宋喜学着他的口吻:“说来听听。”

    乔治笙说:“我一晚没睡。”

    宋喜美眸微挑:“你又失眠了?”

    乔治笙直直的看着她:“一直在想你。”

    他有失眠的病底儿,宋喜担心他的睡眠问题,没想到他在这儿等着她,瞬间血气上涌,她当场红了脸。

    乔治笙却面色如常,声音低沉的道:“你一天最少有八个小时在睡觉,我最多只有四个小时,我每天想你都比你想我要多,这么算下来,不公平。”

    宋喜内心已经疯鹿乱撞,脸也是越来越红,顶着压力抬头看他,小声问:“那要怎么才公平?”

    乔治笙唇瓣开启:“自己想。”

    宋喜怕不是鬼使神差,就是被他的美色所惑,竟然自投罗网,主动问道:“要不我亲你一下?”

    乔治笙站在原地,气质似仙又似妖,反正就不在凡间,眼底浸着一抹柔光,他什么都不说,只贴心的低下头。

    宋喜屏气凝神,很快在他左侧脸颊上亲了一下,随即转身去看锅里面煮的粥:“欸,你不是要放咸蛋嘛,现在放不放?”

    乔治笙站在宋喜身后,左手很自然的搂着她的腰,右手递给她一柄木勺,然后抓着她的手搅动着锅里越来越浓稠的粥,出声道:“以后勤快一点儿,别光说不做,我不想吃外面的东西,想吃你做的。”

    宋喜发誓,她的脸一定比锅底温度还高,是谁说乔治笙是乔和尚的,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