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61章 有妈的女儿是根草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见惯了她嬉嬉笑笑的模样,突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凌岳心底也打鼓。

    乔艾雯挂断电话,手机放进包里,顺势掏出钱包,叫店员过来结账。

    凌岳也掏出钱包,店员走过来,微笑着道:“您好,一共是六百五十二块。”

    凌岳递过卡,店员刚要接,乔艾雯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自己付钱,他不是我男朋友。”

    此话一出,不仅店员愣住,凌岳脸上的表情也可想而知。

    懒得刷卡,乔艾雯直接放了七百块在桌上,淡笑着道:“谢谢,不用找了。”

    店员顿了两秒,努力不去看一旁的凌岳,一边拿起桌上的钱,一边微笑:“谢谢。”

    “不客气,冰淇淋很好吃,有机会我带男朋友过来吃。”

    乔艾雯对着店员笑,临时想到什么,她拿起沙发上的相机,递还过去:“相机没用,留着给爱拍照的情侣用吧。”

    说了两句话,乔艾雯拿起包包和外套,迈步往外走,凌岳跟在她身后,待出了店门,又往前走了几步,他才主动开口说:“你去哪儿?我送你。”

    乔艾雯边走变回,声音平静:“不用了,你回去吧。”

    外面零下二十几度,她外套拎在手里,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獭兔毛衣,领口还是浅浅的,修长的脖子都在外面露着。

    凌岳看着刺眼,不知道她要往哪儿走,忍不住道:“你把外套穿上。”

    乔艾雯没有照做,只略微扭头看了他一眼:“跟着我干嘛?我要回家,你也回去吧。”

    凌岳说:“我送你回去。”

    说话间两人已经拐到大厦一侧,乔艾雯不知何时从包里拿出的车钥匙,还离着几米远,她按了一下,街边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车灯亮起,她面色很淡的说道:“你开车来的吧?那我不送你了,先走了。”

    说罢,不等凌岳回答,她快步走到车边,包和外套扔进副驾,发动车子迅速驶离。

    凌岳站在原地,有种自食其果的负罪感,暗道她怎么说翻脸就翻脸,都说翻脸似翻书,她比翻书还快。

    乔艾雯开车回家,打开门站在门口换鞋,客厅的灯亮着,等她走进去的时候,披着羊绒披肩坐在沙发上的任丽娜道:“大晚上的,你去哪儿了?”

    乔艾雯憋了一肚子气,拉着脸回道:“吃东西。”

    任丽娜显然是不信的,轻蹙着眉头道:“想吃什么家里没有,半宿半夜的,我要是不打电话,你是不是不回来了?”

    乔艾雯如实回答:“你说话还没达到圣旨的地步。”

    任丽娜眼睛一瞪,生气,但又习以为常,她问:“你去找那个姓凌的医生了?”

    乔艾雯有点儿冷,八百年不喝热水的人,正在倒热水喝,不提凌岳还好,提了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蹙着眉头,乔艾雯回道:“这么多人,我就他一个能找的?”

    任丽娜不知道她大半夜抽什么疯,母女二人日常互戳软肋,蹙眉回道:“成天上赶着人家,以前上学都不见你按时按点起来,协和的医生都没你打卡打得勤。”

    乔艾雯憋着火,故意挑衅的回道:“是,我最近正打算去协和报名工作,

    当不成医生当个护士也行,图个乐呵。”

    任丽娜怒极反笑:“你可真有宏图远志,在美国待了二十几年,解放天性了是吧?我告诉你,这儿是夜城,这里的男人都喜欢恪守本分规规矩矩的,就你这成天脚踩风火轮要为人鞍前马后的样儿,人家充其量跟你过个家家,谈谈恋爱。”

    说罢,不等乔艾雯回答,她又径自补了一句:“关键你剃头挑子一头热,主动了这么久,人家那头一点儿表示都没有,你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吗?我都替你愁得慌。”

    “你跟你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学学你哥,咱家差什么,何必倒贴着别人?”

    乔艾雯刚在外面被凌岳扎心,回来又被任丽娜火上浇油,气得脑仁儿疼,她怒极反笑:“你就喜欢我哥,我哥干什么你都觉得他好,你看看我哥那脾气,我劝你别等他结婚生子,也别等着抱孙子了,干脆给他建个庙,我再送他一木鱼,找个良辰吉日,赐他法号戒色,他就能皈依我佛了。”

    任丽娜气得从沙发上站起来,乔艾雯拿着装热水的杯子,一边往房间走,一边道:“赶明儿我搬出去住,省的你看我心烦。”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任丽娜抬手扶着太阳穴,气得更年期都快犯了,仔细这么一想,她两个孩子看似人中龙凤,其实性格都怪得要死,女儿张扬外露,偏偏儿子老陈内向,如果能换一换该多好?那她现在保不齐已经女婿儿媳妇双全了。

    回到房间,乔艾雯赌气喝了口水,她低估了水温,顿时烫的直咧嘴,这下心情更加烦躁,不仅脑仁儿疼,眼睛也开始涨疼。

    换下衣服准备洗澡,手机响起,拿起来一看,凌岳打来的,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两人认识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主动打给她。

    平时别说看到他打来的电话,就是她打他接,她都开心的不行,这会儿…乔艾雯直接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转身进了浴室。

    身上有些发冷,一阵阵的哆嗦,乔艾雯以为洗个热水澡就好了,结果洗完澡出来,身上没见多软,头更疼了。

    拿起床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未接电话有三个,全是凌岳打来的,短信也有一条,她点开看了一眼,他问她到家了没有。

    之前她和颜悦色哄着他的时候,不见他回应,还出口伤人,这会儿又眼巴巴的来问这问那,她到没到家跟他有毛关系?

    翻了个白眼儿,乔艾雯关机,蒙头睡觉。

    她不知道,她这头一关机,凌岳一整晚没睡好,第二天天亮打给她,她还在关机中,他都是心情烦躁的去上班。

    宋喜请了假没去医院,早上快九点接到凌岳的电话,她还以为医院那边有什么急事儿,结果凌岳问她能不能联系上乔艾雯。

    宋喜问:“怎么了?”

    凌岳回道:“她昨晚自己开车回家,我给她打电话,她关机。”

    宋喜马上道:“好,我帮你问问,一会儿打给你。”

    凌岳道:“她要是在家你不用告诉我。”

    宋喜问:“你不会惹她生气了吧?”

    凌岳停顿一秒,声音如常的回道:“我没空哄小孩子玩儿。”

    宋喜说:“你俩到底是谁哄谁啊?人家天天想尽办法逗你开心,你高冷也就算了,千万别嘴毒,女人都受不了嘴毒的,你小心毒的人家再也不搭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