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59章 恋爱的味道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从乔治笙手中把冰包抢过来,宋喜挑衅的看了他一眼,迈步往厨房外走,乔治笙跟在几步之后,两人几乎前后脚来到二楼平台,乔治笙说:“就这么走了?”

    宋喜停下来,扭头问:“还有事儿?”

    乔治笙站在原地,跟她隔着两步远,抬起双臂,他怀抱张开的不大,脸上也没有特别雀跃的神情,尤其是那双眼睛,带着与生俱来的高傲和睥睨,仿佛对她敞开怀抱都是一种变相的恩赐。

    宋喜本就是高傲的人,若是寻常人用这种态度对她,她只会觉着不屑一顾,可偏偏乔治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就像是开在悬崖峭壁上的彼岸花,危险跟美丽并存,他有多高傲,就有多勾人。

    宋喜看着他,明确的说是看着他的怀抱,还当真有投怀送抱的冲动,然而她忍住了,眼皮一掀,不动声色的说:“什么意思,求拥抱吗?”

    乔治笙毫不掩饰,抿着薄唇,‘嗯’了一声。

    宋喜眼底带着傲娇,出声说道:“现在是你追我,你还等我主动去抱你?”

    闻言,乔治笙走上前,将她揽到怀里,他个子太高,宋喜穿着拖鞋才到他下巴那里,他搂着她,将下巴抵在她头顶,宋喜整个人被他纳入怀中,脸贴着他柔软的浴袍,呼吸间尽是他身上的味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每天同一屋檐下,看得见却摸不着,哪怕今天捅破了窗户纸,他两度强吻她,可他们之间却连一个最起码的拥抱都没有。

    被喜欢的人拥抱着,宋喜睁着眼睛,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样。

    不是没谈过恋爱,也不是没动过心,可乔治笙给宋喜的感觉,一如心脏的一端碰触到电源,是持续的心动,持续的浑身发麻,很多时候,他甚至不用说话,只要跟他身处同一空间,已经足够她心猿意马。

    乔治笙抱了宋喜好久,久到宋喜找回理智,后知后觉,怎么这么容易就让他抱了,他不过是对她张开双臂而已。

    一定是他使计,他故意欲擒故纵,搞得她一时大意,以为逼他主动就是胜利,殊不知他的胜利就是抱到她。

    暗自翻了个白眼儿,宋喜主动往后退,离开乔治笙的怀抱,故作淡定的说:“抱够了吧?我回去睡觉了,晚安。”

    乔治笙什么都不说,只站在原地看着她,宋喜走上三楼,余光往下一瞥,他还站在那里,她莫名的血气翻涌,赶紧一溜烟回了房间。

    房门关上,宋喜心跳如鼓,躺在床上盖好被子,闭上眼全是刚刚楼下乔治笙抱着她的画面,他明明什么都没做,甚至什么都没说,但她却感觉分外强烈。

    夜深人静,宋喜鬼使神差的伸出胳膊,深吸一口气,睡衣上仿佛还带着乔治笙身上的味道。

    只这一下,宋喜自己羞的把脸蒙进被子里,开心到不知如何是好,她随便一蹬腿,脚下一股软绵,竟是把可乐给踹醒了。

    同一时间,二楼主卧,乔治笙躺在床上,睡不着睁着眼,想着宋喜在干嘛,她睡着了吗?

    很想打个电话给她,又怕她今天真的累了,静静地躺了半小时,乔治笙抬手拿起床头柜处的书,是那本曾经他瞧不起的笑话大全,随手翻了一页,他才看了两个就勾起唇角,还是挺好笑的嘛。

    半夜

    十点多的夜城,乔艾雯坐在银河大厦一层的咖啡店里,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时不时的往窗外望,终于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走来,她止不住的勾起唇角,见他往这边看,她举起胳膊跟他挥挥手。

    几十秒后,凌岳推门而入,伴随着店员的‘欢迎光临’,他径自走到乔艾雯这桌。

    乔艾雯没起身,抬着头美滋滋的笑着,凌岳没笑,一张引得女店员偷看的俊美面孔一贯的冷淡,他甚至没坐下,站在桌边,开口道:“走,我送你回家。”

    乔艾雯好不容易才把他骗出来,怎么肯轻易就范,近乎撒娇的说道:“你先坐下,喝点儿东西再走。”

    凌岳刚要拒绝,她这边已经抬手喊了店员。

    一名女店员走过来,经过凌岳身边的时候,故意没看他,可是满眼的娇羞却是怎么都藏不住。

    “请问有什么需要?”

    乔艾雯说:“我记得你们这儿有一个情侣款的冰淇淋是吧?”

    女店员点点头:“是我们为了新年新推出的星光情侣系列。”

    乔艾雯道:“对,就这个,再拿一杯热的柳橙汁。”

    “好的,请稍等。”

    女店员掉头离开,朝着其他同事挤眉弄眼,示意人家是一对儿的,别瞎捉摸了。

    店员离开,凌岳坐在乔艾雯对面,不苟言笑的说:“这都几点了,你出来买鱼?”

    没错,乔艾雯给凌岳打电话,叫他出来,他不搭理她,没辙,她只好说她在外面给他挑鱼,其实那会儿她还在床上躺着,岂料凌岳当时就沉下声音,问她在哪儿,没想到他这么容易上当受骗,她当然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临时编了个地方,挂断电话,她飞速穿衣服往外跑,紧赶慢赶,她才比他早到五分钟。

    双手捧着脸,乔艾雯盯着凌岳,不答反问:“你担心我?”

    凌岳沉声回道:“我怕连累自己。”

    乔艾雯眼睛亮亮的,语气欠欠的:“我都不是你什么人,我出事儿警察也找不到你头上。”

    凌岳说:“你最近联系人是我。”

    乔艾雯一瘪嘴,不高兴的道:“你是警察吗?”

    非要回的这么滴水不漏,不解风情。

    凌岳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你再大半夜跑出来,我不会管你。”

    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以后晚上九点之后别给我打电话,我不会接。”

    乔艾雯不痛不痒,论冷脸和嘴毒,她家里就有一位开山鼻祖,见惯了大世面,这会儿也就宠辱不惊了。

    店员先送来一杯柳橙汁,凌岳说了‘谢谢’,女店员忍不住偷瞄他一眼,待到人离开,乔艾雯拉着脸道:“看什么看,当我死的吗?”

    凌岳目光落到她脸上,唇瓣开启:“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怎么不能看?”

    乔艾雯瞥向凌岳,瞪了他几秒,忽然噘嘴道:“是不是我没梳福娃头,你就不喜欢我了?”

    凌岳看着她一头垂顺的长发,想起她之前在医院的两个丸子头…猝不及防,被逗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