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58章 怕她忍不住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正兀自激动着,手机响起,宋喜打开包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着‘s’,她故意等了一会儿,这才接通,声音平静:“喂?”

    “在干嘛?”手机中传来乔治笙低沉悦耳的声音。

    宋喜捏着靠垫一角,明明激动地不行,偏偏淡定回道:“刚要去洗澡。”

    乔治笙没出声,宋喜等了几秒,试探性的问:“喂?”

    “嗯。”

    “怎么不说话?”

    “不高兴。”他回的直白。

    宋喜有些纳闷儿,转了转眼球,问:“为什么不高兴?”说罢,她又补了一句:“我可没惹你。”

    乔治笙低声回道:“就是你惹我。”

    宋喜眸子微挑:“我怎么惹你了?”

    乔治笙不答反问:“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宋喜心脏跳漏了一拍,明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故意装傻:“又没什么事儿,打电话干嘛…”

    乔治笙问:“如果我不找你,你就不找我?“

    他声音不辨喜怒,或者说是分辨不出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宋喜知道他的臭脾气,如果她闹着玩儿说不想他,他八成会借故数落她,所以她聪明的回道:“我在等你打给我啊。”

    乔治笙声音更低了,只说了两个字:“撒谎。”

    宋喜发现他这人自带勾引异性的体质,哪怕是隔着电话,只听声音,也会让人浑身过电一般,酥酥麻麻。

    她忍着汗毛竖起的异样感觉,努力镇定的回道:“骗你干什么,我在考验你,看你会不会主动打给我。”

    乔治笙说:“下来。”

    宋喜心肝儿一颤:“干什么?”

    他说:“想看看你。”

    宋喜的脸从刚才到现在,就没变白过,一直都是粉红的,闻言,她搂紧靠垫,斩钉截铁的说:“看什么看,天天看,我要去洗澡了。”

    话虽如此,但她没挂电话。

    乔治笙道:“给你二十分钟够了吧?洗完澡下来。”

    说罢,不待宋喜反驳,他已经兀自挂断。

    宋喜看着手机,先是瞪了一眼,但是几秒过后,打从心底的那份开心和甜蜜开始逐渐上涌,她倒在沙发上,用力团着怀中靠垫,不知如何是好。

    宋喜洗澡很快,洗澡的过程中努力给眼睛消肿,不到二十分钟她就从浴室出来,但没有马上下楼,而是坐在床上玩儿猫。

    不多时,手机响起,是乔治笙打来的,宋喜接通:“喂。”

    乔治笙说:“洗完了吗?”

    宋喜道:“我睡了。”

    乔治笙说:“你房间的灯还亮着。”

    宋喜说:“我喜欢开灯睡。”

    乔治笙忽然问:“想不想我?”

    宋喜最怕这种名刀,如果他拐弯抹角都还好,她还能跟他四连拨千斤,现如今,她说不想他会生气,说想,显得自己太不矜持。

    短暂的沉默,宋喜道:“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乔治笙说:“开门。”

    “啊?”

    “开门。”话音落下,宋喜房门被人拍了一下。

    宋喜着实吓了一跳,坐在床

    上就开始紧张,不由得问:“你来干什么?”

    乔治笙道:“我说来看你的猫,你信吗?”

    宋喜紧张又害怕,但不能露了怯,总不至于连开门都不敢。

    掀开被子下床,她迅速冲到镜子前照了照自己,这才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一脸的镇定自若。

    门外乔治笙一身黑色睡袍,宋喜抬眼问道:“干嘛?”

    乔治笙盯着宋喜的脸,薄唇轻启:“眼睛这么肿,楼下有冰,给你拿点儿?”

    宋喜说:“不用了,睡一晚就好。”

    乔治笙说:“你不是最美的嘛,别让局部影响整体,下去拿冰敷一下,明早就好了。”

    宋喜一来怕丑,二来也不想这么早就跟乔治笙告别,所以半推半就,跟着他一起下楼。

    楼下冰箱里有冻好的冰块儿,乔治笙拿了个新毛巾,帮她做了个冰包,宋喜抬手去接,乔治笙没给她,轻声道:“闭上眼睛。”

    宋喜很快的看了他一眼,但见他面色无异,眼底神情单纯,仿佛只是想帮她弄一下眼睛。

    没跟他犟,宋喜站在乔治笙面前,缓缓阖上眼帘,不多时,冰凉的毛巾覆在眼睛上,宋喜略微往后一躲,乔治笙问:“凉吗?”

    宋喜说:“还好。”

    往后长达半分钟有余,乔治笙始终没开口,宋喜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自己默数心跳。

    又过了好一会儿,宋喜忍不住主动说:“你累不累?我自己来吧。”

    乔治笙道:“以后有事儿说事儿,别哭了。”

    宋喜说:“还不是被某人挫的。”

    乔治笙睨着宋喜那张粉红色的小嘴,略一沉吟,抬起手,拇指摸过她的下唇瓣。

    宋喜看不见,下意识的往后一躲,与此同时,乔治笙凑上前,她被迫往后退了两步,身体靠在冰箱上,乔治笙将挡在她眼前的冰包拿走,宋喜睁开眼,起初的几秒视线模糊,只能看到身前的人影。

    三五秒过后,宋喜视线完全清明,抬头看着距离自己很近的乔治笙,她眼底不无防备,低声道:“你想干嘛?”

    乔治笙俊美的面孔让人不好意思直视,睨着几乎在怀里的宋喜,他唇瓣开合,不答反问:“我要是用强的,你会不会生我的气?”

    宋喜闻言,马上眼睛一瞪,当即伸手推了他一把,近乎威胁的回道:“你敢!”

    乔治笙站在宋喜一步远外,不气也不急,径自说:“就是问问,我又没对你怎么样。”

    宋喜说:“你想都不能想。”

    乔治笙眼底划过一抹不认同,淡淡道:“我要是不想,你才要哭吧?”

    宋喜美眸圆瞪,他,他怎么竟说大实话?

    一时语塞,宋喜回道:“你不是乔和尚嘛,最厉害的就是定力,怎么现在把持不住了?”

    乔治笙表情模糊了淡漠和傲娇,出声说:“我是怕你忍不住,给你个台阶下。”

    宋喜听后直接被气笑了,咧开唇角,她边笑边回:“好,我没见哪个大活人被憋死的,你千万不用给我台阶下,我在高处待得挺好的。”

    乔治笙瞧着她那副沾火就着,打肿脸充胖子的样儿,眼底带着一抹促狭,出声回道:“话是你说的,别以后看得见吃不着,又不好意思主动,自己心里干着急。”

    宋喜‘切’了一声,不屑一顾写在脸上,她是女的,他是男的,她还能熬不过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