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54章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已经在努力收敛了,宋喜一时语塞,暗道他倒是直白。

    收回视线,宋喜沉吟片刻,忽然迈步往玄关处走,乔治笙神色微变,很快道:“你去哪儿?”

    宋喜头也不回的说:“医院。”

    乔治笙稍微一过脑,也知道她要去找沈兆易。

    长腿跟上去,他出声道:“非要现在去吗?你不怕说完他今晚觉都睡不着?”

    宋喜已经在换鞋了,闻言垂目回道:“你没试过被骗的滋味儿,我一秒钟都不想骗他。”

    平心而论,乔治笙不愿意宋喜再见沈兆易,但知道她要去见他说什么,心底倒也痛快。

    随着她一道出门,宋喜不让他跟着,乔治笙说:“这种场合我也不想参加,我在楼下等你。”

    宋喜知道甩不掉他,干脆直接坐在副驾,他亲自开车送她去协和。

    路上,宋喜不出声,想也想得到她心情有多糟糕,乔治笙目视前方,声音如常的问:“要不要买束花?”

    宋喜懒得回他,落井下石。

    偏偏乔治笙自问自答:“我没别的意思,你不让我上去,帮我带束花,祝他早点儿出院。”

    说的都不是早日康复,而是早点儿出院。

    宋喜忍无可忍,开口道:“你不是不准对外宣扬我们的关系吗?”

    乔治笙回道:“我是在替你解围,你不往我身上推,怎么跟他解释你‘朝令夕改’?”

    宋喜心不疼,胸口堵得慌,可偏偏乔治笙说的是事实,她当时一时冲动,不忍心伤了沈兆易,但是如今看来,结局是早就注定好的,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可能还白让他空欢喜一场。

    宋喜心底无数次叹气,沉默不语,身旁开车的乔治笙忽然开口道:“不用自责,你又不欠他的,说句难听点儿的话,你就算故意报复他都应该,也让他尝尝被抛弃的滋味儿。”

    宋喜眉头轻蹙,压抑着道:“我没想伤他。”

    乔治笙说:“是啊,所以我叫你不用自责,错过未必是错了,但一定是过了,你早点儿跟他讲清楚,你们两个都轻松。”

    宋喜是个有主见的人,只是心太软,恰好乔治笙的心够狠,经他这么一说,宋喜也不再犹豫,感情这种事儿,越拖越伤人,更何况对方是沈兆易,她已经尝过被骗受伤的滋味儿,不想再让他重蹈覆辙。

    黑色的车子停在协和楼下,宋喜解开安全带,乔治笙侧头道:“不用我上去?”

    宋喜没回头:“不用。”

    在她手指碰到车门的刹那,乔治笙忽然一把拉过她,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凑上去用力的吮吻她,宋喜始料未及,瞪大眼睛,这一次乔治笙也睁着眼,他黑曜石一般的瞳孔就这样一眨不眨的睨着她,带着三分霸道,三分挑衅,还有四分宠爱。

    宋喜余光瞥见外面还有人经过,伸手推他,一秒,两秒……一直没推动,乔治笙吻得很用力,宋喜觉的自己的唇瓣快要被他吞进腹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少也有十几秒,她再次用力一推,乔治笙顺势放开她,借着街边路灯照进来的光亮,他隐约看到她发红微微涨起的下唇。

    宋喜抬起手背去擦嘴,恨恨的瞪着乔治笙,乔治笙却满眼不以为意的宠溺,搁着他原来的想法,他本想狠狠地咬她一口,让她带着伤去见姓沈的,可是吻上她的瞬间,他又舍不得了,即便她先前把他舌头咬的生疼。

    “去吧。”

    乔治笙掏出烟盒,抽了一根烟叼在嘴里。

    宋喜气的牙根儿痒痒,太多话想说,可话到嘴边,她唯有一句:“你给我等着!”

    乔治笙把烟点燃,侧头看向她,没笑,眼底却带着温柔:“嗯,我等你。”

    像是狠狠的一拳下去,却打在了棉花上,宋喜憋着气下车,用力甩上车门,以示不爽。

    宋喜一路快步往里走,期间忍不住伸手摸一摸有些肿胀的下唇,暗道乔治笙真是太坏了,她从前怎么就没看出他是这种人?

    乘电梯上楼,来到心外一层,宋喜先去了一趟洗手间,照了照镜子,不照镜子不知道,这一照吓了宋喜一跳,她眼睛这么肿?眼球也泛着红,还有下唇……明显比平时红润了一圈,该死的乔治笙!

    打开水龙头,宋喜临时洗了把脸,在洗手间躲了将近十分钟,这才鼓起勇气往外走。

    眼下已经夜里九点多,医院走廊几乎没人,宋喜来到01号病房门口,里面的灯竟然还亮着。

    敲了敲门,果然门内传来一个男声:“请进。”

    宋喜推门往里走,她以为沈兆易这里有人探望,结果走出死角,看到床上躺着的沈兆易,整个房间,只有他一个人。

    两人目光相对,几秒之后,还是沈兆易率先出声:“来了。”

    声音平静中,更多的是意料之中,宋喜一瞬间如鲠在喉,只能‘嗯’了一声。

    沈兆易静静地望着她,出声道:“我在等你。”

    闻言,宋喜更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沈兆易缓缓勾起唇角,淡笑着说:“我刚还在想,你是今晚就过来,还是明天早上来……”顿了顿,“果然还是我认识的喜儿,决定了的事情,一秒钟都等不了。”

    宋喜看着沈兆易,他头上开着一盏白色的灯,照的他脸色煞白,而他脸上带着熟悉的笑容,一如从前,温柔包容,哪怕是她的不对,他也都一笑带过,宠着她,纵着她。

    站在原地,宋喜张开嘴,声音不大,但却不迟疑的说道:“阿易,对不起。”

    沈兆易说:“这次见你,总觉得你跟从前不一样了,不是时间拉开的陌生感,而是有些东西,回不到过去,你今天说没有从前那么喜欢我,其实我当时就猜到,你是喜欢上别人了。”

    宋喜胸口很闷,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可能乔治笙那句话就是她跟沈兆易最好的写照,错过不一定是错了,但一定是过了。

    她在沉默的时候,沈兆易轻声问:“你喜欢的人,他也喜欢你吗?”

    宋喜‘嗯’了一声:“……喜欢。”

    沈兆易微笑:“那就好,暗恋太辛苦了,我不想你受委屈。”

    宋喜刹那间鼻酸,视线也有些模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