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53章为她妥协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面色冷静的望着乔治笙,开口回道:“我就算不跟他在一起,也不是因为你,我要是喜欢他,谁也拦不住。”

    乔治笙说:“可你现在喜欢的人是我。”

    说罢,他还不忘轻嘲一句:“最毒妇人心,不喜欢他还给他机会,你是故意在报复他吗?”

    宋喜眉头一蹙,被扎了心,冷着脸回道:“你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不喜欢他的吗?因为他当年说话太绝,伤了我的心。”

    宋喜这话,摆明了在敲打乔治笙,乔治笙闻言,眼底很快的闪过一抹尴尬,紧接着佯装淡定的道:“我跟他不一样,他是故意的。”

    宋喜说:“你不是故意的吗?”

    故意非得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非要钝刀子戳心。

    乔治笙回道:“我说难听话是被你气的,你老老实实在我身边,我说过你什么?”

    宋喜被他气笑了:“我凭什么老老实实在你身边?就因为你是乔治笙,我不听你的话,你分分钟就拿我爸威胁我?”

    宋喜不仅要面子,她还记仇,如今新账旧账一起算,乔治笙对上她那副充斥着挑衅的眸子,刚想怼回去,可话到嘴边,他又泄了气,声音不自觉的降低,好脾气的哄着:“好,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宋喜绷着脸别开视线,乔治笙站在她对面,客厅中一片静谧,数秒过后,他主动开口说:“我们不吵架了行吗?”

    宋喜显然还在生气,闷声回道:“不敢跟你吵,吵不过就被怼成筛子,吵得过就被威胁,你是选手兼裁判,谁敢跟你吵?”

    乔治笙说:“我现在判自己输,你赢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宋喜小幅度的翻了一眼,抿着唇瓣不说话。

    乔治笙看了她一会儿,抬起手试探性的想去拉她的手,宋喜置气别开,不让他碰。

    乔治笙手抓了个空,也不生气,只声音降低,好言好语的说:“是我不好,我以后不说难听话了。”

    宋喜不吭声,乔治笙继续说:“我不知道你暗恋我,早知道我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跟你发脾气?”

    宋喜下意识的蹙起眉头:“谁暗恋你了?”

    乔治笙见她搭腔,眼底划过笑意,脸上却不动声色,淡定的说:“是我暗恋你,我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你天天说自己多好看多优秀,看来都是真的。”

    宋喜没别的软肋,就是不禁夸,更何况这种夸赞还是出自乔治笙的口,威力倍增,她心底还是不爽,但面部表情却有些不受控制,总想勾起唇角。

    一喜一怒,她很怕自己肌肉抽搐,所以赶在没真的乐出来之前,故意蹙起眉头,不耐烦的说:“你不用打个巴掌给个甜枣,我不是小孩子,不吃这套。”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好脾气的乔治笙,像是换了个人,哪怕气场还是冷的,可眼底却带着愿意妥协的温柔,薄唇开启,出声问:“不吃这套,那你吃哪套?我换一个试试。”

    宋喜觉的自己那颗受伤的心,伤口正在光速痊愈,这种感觉简直不可理喻,她不是那么好哄的人,更何况乔治笙先前说了那么多难听话,句句诛心。

    可奇异的,他只是放低了声音,承认了错误,说了两句不算甜言的蜜语,她竟然有些头昏脑涨,招架不住。

    真是鬼迷心窍。

    心底很乱的时候,宋喜没有开口,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早已经偏离了她最初的预想,脑子乱成一锅浆糊,沉默良久,她才开口说:“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给沈兆易一次机会吗?不仅因为知道真相后,心里过不去这道坎儿,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你。”

    “你给我的感觉特像个无底洞,别说你的心,我连你的底儿都摸不到,只要你不说,没有人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不是不能猜,我也努力过,但结果让我感到绝望。”

    乔治笙知道宋喜是被他伤狠了,抬手覆在她头顶,他很轻的的拍了两下,低声道:“以后不会了。”

    对于他做过的事情,他不想辩解,如今知道她也喜欢他,他还有什么不能包容的?

    宋喜心底委屈,垂着视线回道:“也许你今天喜欢我,愿意哄着我,没准儿明天你又不喜欢我,突然又变得冷嘲热讽,我真受不了这样。”

    乔治笙低沉着声音道:“我没那么喜新厌旧。”

    宋喜说:“以后我有什么事情,我会跟你摆在台面上说,你也不要总是让我猜你的心思,我不是上帝,不能每次都猜的那么准。”

    乔治笙应声:“好,以后我跟你有话直说。”

    宋喜仍旧视线低垂,乔治笙凑前一步,伸手摸着她的脸,低声问:“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都说出来听听。”

    宋喜别开脸,抬眼看着他道:“我是喜欢你,但你欺负我不行。”

    乔治笙眼底带着三分疼七分宠,出声回道:“不敢再欺负你了,领了证的人,说走就走。”

    宋喜看出他这次没有揶揄的成分,倒是委屈更多一点,所以她没有被触怒,反而平添尴尬,低声回道:“还不是被你逼的。”

    乔治笙声音平静:“抽空去跟姓沈的把话说清楚,不爱就是不爱,让他知道你在可怜他,没有男人受得了。”

    宋喜肠子都要悔青了,哪怕没有乔治笙表白这一遭,她也是心知肚明,她所谓的再给沈兆易一次机会,不过是弥补他拿命去拼的补偿。

    当年他没得选,如果九死一生回来,她又要残忍拒绝……

    乔治笙看出宋喜的为难,他主动开口道:“你要是不方便说,我去见他。”

    宋喜本能抬起头,目光中除了惊讶还有警惕。

    乔治笙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他怎么样,只是告诉他实情,他一个公职人员,总不好缠着一个已婚女人吧?”

    宋喜刚刚舒缓的眉头,再次簇起,说好的以后再也不嘴毒呢?他倒是没毒她,可他当着她的面毒了沈兆易!

    “你上辈子是毒蛇吗?”宋喜气到无语,只好用最直白的形容问他。

    乔治笙冷俊的面孔上波澜不惊,淡定回道:“我已经在努力收敛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