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42章 刺激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状态实在太差,去上班也没办法正常工作,干脆请假了。

    韩春萌打给她的时候,宋喜失眠一夜,才刚刚眯了会儿,电话接通,韩春萌问:“你请假了,没事儿吧?”

    宋喜说:“没事儿,最近太累了,想休息两天。”

    韩春萌压低声音:“是为了躲沈兆易吗?”

    宋喜沉默片刻:“我不想见他。”

    终归是伤狠了,宋喜可以劝自己对过去既往不咎,但她不是圣人,做不到面不改色,所以干脆不要见。

    韩春萌听她语气疲惫,自动将原因归结到沈兆易身上,出声安慰:“别想那么多了,在家休息几天,这边我看着,有什么事儿我随时打给你。欸,对了,我这里有个不好不坏的消息,你要不要听?”

    宋喜声音没有任何情绪:“什么消息?”

    韩春萌声音降低,似是有些娇羞:“东旭跟我表白了。”

    闻言,宋喜终于有了些反应,声音也带着几分惊讶和意外:“什么时候的事儿?”

    韩春萌低声说:“昨天晚上。”

    宋喜问:“赶紧跟我说说。”

    韩春萌故意大咧咧的回道:“哎,其实也没什么……”

    她把昨晚的经过摘去带颜色的部分,全都说给宋喜听,宋喜忍不住勾起唇角,笑着回道:“你们两个,在我眼皮子底下演了这么多年,我问你,你说不喜欢他,我问他,他说跟你是哥们儿,怎么大家都是哥们儿,你俩就背着我玩儿甩人呢?”

    韩春萌边笑边娇羞的回道:“那人家也不知道他一直在暗恋我嘛。”

    宋喜道:“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韩春萌笑道:“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就是特别开心,我高兴的快要起飞了。”

    宋喜说:“你先找好飞机场,免得起飞之后没地方落。”

    韩春萌巴拉巴拉跟宋喜讲了好多,当然她没说顾东旭昨晚死皮赖脸非要在她那屋睡,被她给赶出去了。

    宋喜听得唇角直上扬,窝在床上,搂着七喜,轻笑着道:“你们两个好好的,不管当哥们儿还是当情侣,都要幸福一辈子。”

    韩春萌不知道宋喜昨晚经历过什么,她反过来劝道:“小喜,马上就快过年了,新年新气象,我们都把霉运留在今年,明年大家都会很幸运的,我祝你明年一定找到真命天子!”

    宋喜心口针扎一样的疼,眼泪不自觉的从眼角流下,她努力微笑,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

    韩春萌道:“我先不跟你聊了,马上要去查房了。”

    “去吧。”

    宋喜挂断电话,酸涩如潮水般涌来,她将脸埋进被子里面,任由眼泪浸湿了白色枕头。

    韩春萌随着丁慧琴一起查房,自然会查到沈兆易这里,因为沈兆易是丁慧琴亲自主刀。

    单独病房面积不小,有二十几平,医生进门后,入眼的就是一帮穿着警服的男人,有人站在窗边,有人站在桌边,也有人坐在沙发上,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大束鲜花,其中掺杂着白色百合,所以屋子里面一片冰淇淋的味道。

    韩春萌的视线略略扫过陌生面孔,很快落到病床上,从她的角度,她第一眼没有看到沈兆易,因为床边放着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女警,背对门口,一

    时间也看不到长相。

    看到医生们进门,警察纷纷看来,韩春萌跟在丁慧琴身后,来到床尾,终于看到病床上的男人,他左手挂着输液瓶,脸色有些白,但却不得不承认,是记忆中的英俊帅气。

    病床边的女警,韩春萌也看到长相,不说多漂亮,但是干干净净,睫毛特别长。

    丁慧琴看着沈兆易问:“感觉怎么样?”

    沈兆易认识丁慧琴,尤其熟悉丁慧琴身后的韩春萌,所以他目光是率先落在韩春萌脸上,韩春萌被他看的不爽,暗道看什么看,再看也不是以前那种关系了。

    韩春萌故意垂下视线,沈兆易沉默片刻,这才低声回道:“还好,谢谢丁主任。”

    丁慧琴说:“还好是冬天,衣服厚,外物扎得不深,也没有伤及心肺,休息三四个礼拜,等伤口完全愈合就没事儿了。”

    病床边的女警侧头问道:“他平时需要注意什么?吃什么对他身体最好?”

    韩春萌眼皮一掀,目光再次落到女警脸上。

    沈兆易注意到韩春萌的神情,也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奈何人多,他没有开口。

    丁慧琴嘱咐了一些,医生们鱼贯而出,等到所有病房查完,韩春萌回到办公室,没过多久,一个小护士来找她,说:“韩医生,01号病房病人找你。”

    01号病房,那不是沈兆易住的吗?

    韩春萌心底狐疑,面上却不动声色,应声之后,起身去了趟01号病房。

    敲门,里面说‘请进’,韩春萌推门走进去,这会儿病房里面只有沈兆易一人,韩春萌故意露出特别公式化的表情,甚至带着一丝微笑问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沈兆易看着她,可能是因为虚弱,所以目光中也带着几分无力感,好看的唇瓣开启,他叫了一声:“萌萌,好久不见。”

    韩春萌特别气人,一脸茫然:“我们认识吗?”

    沈兆易面不改色,只是眼底的无力感更浓,几乎透露着伤心。

    “你还好吗?”他问。

    韩春萌刹那间的心软,毕竟沈兆易刚下手术台,虽说丁慧琴有把握一定会成功,但手术台上的事儿,谁又说得准呢,这是下来了,万一没下来…那他好歹也是为了救孩子,再怎么说也是个英雄。

    心底一软,连带着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松缓,韩春萌视线略有躲闪,淡淡道:“挺好的。”

    沈兆易问:“东旭呢?他也挺好的吗?”

    “嗯。”

    沉默片刻,沈兆易的声音传来:“喜儿…她怎么样?”

    终于还是问到宋喜头上,韩春萌视线一抬,将气愤化作冷傲,出声回道:“她怎么样貌似跟你没关系吧?”

    沈兆易不怒不急,只轻声回道:“我想见见她。”

    韩春萌说:“她不在。”

    说罢,似是怕他不信,她又补了一句:“小喜请假了,请多少天我不知道,但你不要觉得她是为了躲你才请的假,你没那么重要,年底了,她工作太累,加之她男朋友也心疼她,让她在家多休息几天。”

    韩春萌知道宋喜最要面子,所以她想尽办法也要把宋喜的面子保住,只是她没想到,话音落下,病床上的沈兆易会突然脸色一白,真的是煞白如纸,眼看着就变了颜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