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27章 比备胎还不如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其实宋喜平日里还是挺大度的人,怪就怪杜慧楠戳到了她的软肋,她既怕提到沈兆易,又怕丢面子,偏偏杜慧楠嘴皮子上下一碰,两样都占了。

    宋喜没招她没惹她,这属于被人堵到家门口欺负,她若是能咽下这口气,真就不是宋喜了。

    按照她原来的想法,她只想羽毛球赛上挫一挫杜慧楠的锐气,叫对方知道,只要她想,她什么都能拿第一,不要妄想跟她比高低。

    然而经乔治笙一调教,宋喜原本一乖宝宝,如今变得‘顽劣不堪’,打球改打人。

    如果说前面的两球只是个意外,那么后面没一球皆是‘意外’。

    宋喜想开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对看不上的人还留什么脸面?杜慧楠不是不要脸嘛,她就专往脸上打。

    杜慧楠被宋喜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好几次都险要发飙,结果还是生生忍住了。

    宋喜能理解她的心情,技不如人,难道还要当众叫板?

    这左一球右一球,杜慧楠成了宋喜的活靶子,宋喜打杜慧楠,就像乔治笙打宋喜,易如反掌。

    宋喜心底不禁想起了乔治笙,暗叹果然严师出高徒,坏师傅出贼徒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她既希望乔治笙来,又希望他不来也好,若是看见她这么‘恶毒’的一面,会不会觉得她心肠也是黑的?

    第一局就这样在宋喜的绝对碾压下打完,台上的看客不知该喊加油还是什么,只能默默拍手,宋喜走到一旁去喝水,杜慧楠去到另一边,背身的时候,眼泪差点儿掉下来。

    这里是夜城协和,是宋喜的地盘儿,台上坐的也都是宋喜的朋友同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到这边,孤立无援不说,还被当众羞辱,她真想摔拍子不玩儿了,可如果真是这样,她一定成了全协和的笑柄,以后还怎么去上班?

    什么叫骑虎难下?杜慧楠现如今的状态完美的诠释了进退不得四个字,就是硬着头皮也要打完。

    休息三分钟,第二局开始,宋喜这局不急着打脸,各种逗杜慧楠,一个远球把杜慧楠调到后区,等对方把球打回来,她再轻轻一调,把球打在内场,让杜慧楠跑回来都来不及。

    实力相差悬殊的人,比赛看着像单方面的虐杀。

    坐在后排的元宝忍不住‘啧’了一声,打趣道:“那人到底怎么惹宋喜了?多大的仇,多大的怨…”

    这场面,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乔治笙却眼底带光,出声接道:“有恩要报,有仇也要报,恩怨分明挺好的。”

    元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你当然看着挺好的。”

    乔治笙不置可否。

    第二局最后一个球,宋喜直接‘杀’到杜慧楠胸口上,杜慧楠胸口一疼,脸却红了。

    紧抿着唇瓣,她努力控制着面部表情,心底却在抱怨,为什么规则是五局三胜,她还要再忍一局。

    没错,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打赢宋喜,只盼着快点儿结束这场打脸的表演。

    短暂休息,第三局刚开始,宋喜一个球都

    舍不得浪费,各个朝着杜慧楠脸打,杜慧楠原本还想打球,现如今变成了护脸,只盼别真的打在脸上就行。

    中途,乔治笙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随后起身往外走,从侧门出去。

    手机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有些虚弱,话一开口,还带着一丝哭腔:“治笙,我好想你。”

    乔治笙拿着手机,眼镜后的视线微垂,隔了两秒,平静回道:“你身体怎么样,好些了吗?”

    女人轻啜着回道:“我好想你,你来看我好不好?”

    乔治笙说:“年前过不去,等年后你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我去英国看你。”

    “嗯,你忙吧,我等你。”

    电话挂断,乔治笙站在原地,身后传来内场打球的声音,想到宋喜,他前所未有的纠结,甚至是心虚,这感觉跟上次在英国时还不同,那时他对宋喜的心还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现如今,就像是背着她做了什么坏事儿。

    虽然宋喜不知道盛浅予的存在,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心,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他就是不乐意让宋喜受丁点儿的委屈。

    决定是一刹那的,乔治笙重新拿起手机,正要拨通盛浅予的电话,侧门背后传来一句:“宋喜也太狠了,拍拍照脸打,这跟直接打杜慧楠的脸有什么区别?”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紧接着另一个男人道:“谁让杜慧楠在背地里揭宋喜的疮疤,搁你你不想法儿弄她?”

    “欸,你说杜慧楠说的是真是假?就宋喜这样的,还有人甩呢?”

    “原本风言风语谁也不确信,但今天这场面,我信了,如果杜慧楠说的不是真的,宋喜至于憋这么大气,发这么大的飙吗?”

    男人狐疑中带着调侃的口吻,轻笑着道:“我还真的很好奇,什么样的男人能甩了宋喜,还当众打她的脸,我听咱们心外老人说,他们见过宋喜前男友,当初俩人谈恋爱的时候,男方还总来咱们医院接他,据说是警察。”

    另一个回道:“谁还没个初恋啊,只不过初恋没几个寿终正寝的,宋喜到现在还不找男朋友,一听杜慧楠背地里传她前男友的瞎话,马上就气得当众修理杜慧楠,可见她心里还是没放下,放下不是她这个状态。”

    “哎,怎么美女都让渣男给伤了……”

    有白色烟雾从门后飘出来,是两个心外的男医生站在门口抽烟,不远处站着的乔治笙听的真真切切。

    原来宋喜这半个月来拼命练球,拼命憋着想修理的那个人,不是做了多让她讨厌的事情,而是涉及到‘阿易’,那个她在病糊涂的时候,也在默念名字的人。

    亏得他还为了讨好她,连续半个月推掉所有大小饭局聚会,每天陪练,见过当备胎的,没见过备胎当的这么恶心人的。

    这一刻,乔治笙无法形容心底的感受,像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怒焰,却被百分之一的伤心给扑灭,紧接着,心底一片死灰,没有生气的感觉,只剩下失望和对自己‘不自量力’的嘲讽。

    迈步往前走,在经过垃圾桶的时候,他丢掉了帽子,口罩和眼镜。

    这种偷偷摸摸来给人惊喜的事儿,的确不该是他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