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20章 痛快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有了乔治笙坐镇,肖国安再跟宋喜聊过去,都觉着别扭,但不聊又怕冷场,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工作,聊聊生活。

    乔治笙一副生人勿进的冷寒气场,肖国安也不敢贸然跟他搭讪,当真是坐立不安。

    刚开始宋喜心里还有些郁闷,肖国安跟她聊儿时,她既窝心又寒心,就像是吃了个好东西,可是卡着嗓子了,只想吐出去。

    但现如今乔治笙就是肖国安看得见却吃不着的好东西,让他也体会一下百爪挠心的滋味儿。

    宋喜不是第一次觉着乔治笙还挺有用的,有时候光他‘乔治笙’这三个字亮出来,那都是阎王爷桌上的令牌,让人闻风丧胆,更何况他本尊驾到,其他人也只有屏气凝神,胆战心惊的份儿。

    当然这种感觉宋喜已经不会有了,她是多年的大姑娘熬成了婆,终于不用再受这份罪了。

    因为心情好,宋喜拿起茶壶,给乔治笙倒了一杯茶。

    转头看向肖国安,她问:“肖叔,添茶吗?”

    肖国安忙摆摆手:“不用,我还有。”

    别说他现在有求于宋喜,单说宋喜请来的这尊菩萨,谁又敢使唤乔治笙身边的人?

    乔治笙进门后跟肖国安打了声招呼后,就没再开过口,这时倒是突然出声问道:“猫真的爱吃鱼吗?”

    话自然是跟宋喜讲,宋喜看了眼乔治笙,随后道:“鱼罐头会吃,整条鱼我没喂过。”

    乔治笙说:“这儿的鱼味道还不错,给你的猫打包带回去一份?”

    宋喜说:“算了,拿回去八成都要叫发财吃了。”

    乔治笙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嘴上却揶揄道:“猫是亲猫,狗就不是亲狗了?”

    宋喜挑衅道:“本来就是半路上捡的。”

    乔治笙说:“你没养过狗,狗是忠的,你对它好,它就一定会对你好,如果你遇到危险和困难,它也不会丢下你自己跑掉。”

    说罢,乔治笙又正大光明的加了一句:“跟狗打交道多了,就越发的不爱交人,恶犬少,坏人多。”

    宋喜在来之前又没跟乔治笙对过词儿,刚刚他突然提到猫和鱼,她也没想到他竟是要往这上面说。

    如果她是看破不说破的话,那乔治笙就是明枪明剑了,这话的难听程度,不亚于直接伸手打肖国安的大巴掌。

    她忽然有点儿不忍心看肖国安的表情,但事实上,宋喜还是低估了肖国安的心理素质,或者说,她还是不够理解乔治笙从前说的,求人就该有个求人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概念。

    乔治笙话音落下,接茬的不是宋喜,而是肖国安,他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笑着道:“小喜是喜欢猫,她爸跟我说,她每天下班一回家就抱着猫不离手,我说我再送她一只,她爸不让,怕她养多了太累。”

    乔治笙面不改色,口吻如常道:“听喜儿说,肖副检察长跟她爸交情颇深?”

    这是乔治笙头回主动跟他说话,肖国安内心紧张的同时,又不得陪笑应着:“是,多年的老交情了,小喜也是我看着长大的。”

    乔治笙说:“那她爸出事儿的时候,肖副检察长怎么连她电话都不接?”

    肖国安没想到乔治笙问的如此直白,余光瞥见宋喜,宋喜靠坐在椅背上,视线微垂,抿着唇瓣,摆明了没想搭腔。

    一刹那,肖国安冷汗都快下来了,努力维持着镇定,出声回道:“我之前还跟小喜解释,她爸的事儿不是我不想帮,而是那阵儿检察院风声很紧,上面下了死命令,任何人不得私下跟宋大哥家属联系,我也是怕节外生枝,其实我暗地里问了很多人,也想了很多办法,愁的我一宿一宿睡不着觉……”

    乔治笙面上不辨喜怒,声音也是很平静的说:“她爸的事儿过去一年了,这么长时间,检察院一直拦着你,不让你跟喜儿联系吗?”

    肖国安年过半百,两鬓斑白,坐在椅子上,脸色别提多难看,想辩解又一时找不到理由,那副哑口无言的样子,看着既可气又心酸。

    “我们都不想计较你是否真的有为她爸的事情奔波,前天喜儿打给我,说你有事儿找她帮忙,明确的说,是找我帮忙,那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喜儿的作用是传话,她已经把你的问题告诉我,现在我告诉你,你侄子在泰国的麻烦不算大,我能帮,但是不想帮,至于为什么不想帮,你心里很清楚。”

    肖国安终于白了脸,从红到白,刹那之间。

    “你不要觉得是喜儿在我面前说了什么,就算她不说,以前那些对她好的,我会替她一一把人情还上,至于那些在困难时刻各自飞的,我也会一一记住,夜城这么大,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能帮你的忙,肖副检察长可以另选高人。”

    说完,他捏了下盘边纸巾,擦了下手,看向宋喜:“走吧,不是地方没变就还能吃到你小时候的味道。”

    宋喜起身,一手拿包,另一手拿起外套。

    “肖叔,不好意思没帮到你的忙。”

    略一颔首,宋喜转身欲走。

    肖国安道:“对不起小喜。”

    宋喜微笑:“没什么对不起的,祝您以后官运亨通,越走越好。”

    跟乔治笙一起离开包间,宋喜没说话,快到前台时,她低头准备打开包,乔治笙说:“买过了。”

    宋喜一愣,抬眼看向他,乔治笙目不斜视,面色坦然,径自往前走。

    一直到坐进车里,乔治笙单手系安全带,宋喜说了句:“你刚才有点儿帅。”

    乔治笙侧头看她,宋喜停顿三秒,再次开口:“好吧,是非常帅,我很久没这么解气过了,你要是不来,我顶多就是拒绝他,现在你把我想说又不愿意说的话都说出来了,我心里就俩字儿,痛快。”

    乔治笙眼底划过一抹光亮,别开头,他目视前方,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但我也得罪了肖国安。”

    闻言,宋喜侧头瞥了他一眼,狐疑着道:“少来,你还怕得罪他?”

    乔治笙的确不怕,这不是顺道讨个人情嘛。

    面不改色,乔治笙说:“如果他以后在背地里给我穿小鞋,这账就记你头上。”

    宋喜想也不想的回道:“他要是敢给你穿小鞋,你就能让他以后鞋子都穿不上,你是当他傻,还是当我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