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15章 老司机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一句‘是我没管好’,直接让宋喜心底翻了船,忍不住抬眼看向他,脸上的笑容半僵,暗道他搞什么?

    秦雪松闻言,笑得就更不言而喻了,宋喜见状,打哈哈道:“他特爱开玩笑。”

    说着,她又小声嘀咕乔治笙:“我又不是你家养的狗。”

    几人走到桌边,宋喜亲自给秦雪松拉了把椅子,乔治笙坐在对面,他今天穿着件黑色毛衣,里面套着黑色衬衫,衬衫袖口把手腕裹住,宋喜说:“袖扣解开,把手腕露出来。”

    乔治笙听话照做,手臂放在桌上,秦雪松给他看脉。

    宋喜立在一旁,像个家属一样,神色紧张。

    平时看脉不需要太久,然而秦雪松却半天没说话,又让乔治笙换了另外一只手,宋喜想问又不敢出声,只能憋着。

    良久,秦雪松问:“你现在每天大概睡着的时间,有几个小时?”

    乔治笙说:“三个小时左右。”

    秦雪松问:“是长期保持这样,还是偶尔哪天也能睡得更久?”

    乔治笙刚想说没有,结果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帧帧裸着的画面,他曾经梦过宋喜,那次也不知怎么了,可能她往香里下了蛊,他一整晚都睡得死沉。

    明知他说了实话,秦雪松一定会追问原因,可若是不说实话…余光瞥见旁边站着的宋喜,她很认真,甚至是紧张。

    他不想辜负她的一片心。

    薄唇开启,乔治笙回道:“偶尔也会睡得很沉,极少情况下。”

    果然秦雪松问:“是什么样的情况?”

    乔治笙俊美面孔上不红不白,声音不冷不热:“宋喜给我买过一个香薰炉,第一次用的时候。”

    秦雪松又问:“那现在呢?”

    乔治笙说:“还是老样子。”

    宋喜看着两人不痛不痒的佛系对话,急性子问道:“老师,他身体怎么样?”

    秦雪松说:“我刚给他把了脉,按理说像他这种严重失眠的人,不仅肾火,肝火盛,其他的脉象也都该是紊乱的,但我看他脉象沉稳有力,是身体很好的脉象。”

    宋喜都做好乔治笙一身毛病的准备,结果秦雪松这么一说,她措手不及,挑眉道:“不会吧?”

    “我之前给他把脉,他还肾火大的。”

    说着,宋喜很自然的伸手按到乔治笙手腕上。

    秦雪松说:“我还能把错?”

    宋喜一想也是,别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了,收回手,她纳闷儿问:“那是怎么回事儿?”

    秦雪松问乔治笙:“你近期有做什么调理吗?”

    乔治笙如实回道:“牛奶和蜂蜜水没断过,各种宋喜说对睡眠好的粥跟汤,还有水果。”

    秦雪松点点头:“那就怪不得肾火下去了。”

    宋喜问:“老师,就算肾火下去,他睡不着觉不会影响身体吗?”

    秦雪松道:“我正想说这个,正常人我们每天最少也要七小时的睡眠,但正常有时候说白了仅代表普通,总有些个体,有些人一天最少要睡十五个小时,同样,有些人一天三四个小时足够。”

     

    宋喜脸上不无愕然,顿了顿,她试探性的问:“那他,没病?”

    秦雪松又看向乔治笙:“你是从小就这样,还是从某一时段开始?”

    乔治笙说:“从十五六岁。”

    秦雪松略一沉吟,然后道:“总之从脉象上来看,你身体没问题,不要担心,如果是从某一时期突然就睡眠量减少,那有可能是那一时期压力过大,但你体质特殊,也能适应现在的生物钟。咱们从健康上来讲,你可以不用调理,但从正常生活上来讲,你如果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左右,那剩下你醒着的时间,其他人在睡觉,你也会挺寂寞的,所以调不调,看你。”

    宋喜看向乔治笙,乔治笙目不斜视,开口回道:“还是麻烦您帮忙开个房子,调一下吧,我也想夜里不那么长。”

    宋喜是个很敏感的人,乔治笙那句‘我也想夜里不那么长’,直接戳到她心坎儿上。

    她忽然心疼起他睡不着的漫长夜晚,一晚上都那么难熬,更何况是十几年,三四千个夜晚。

    秦雪松说:“你这样的体质真的太少见,估计吃药调理太慢,等回去我教宋喜几套针灸脉路,让她先给你试着调理一下。”

    乔治笙礼貌道谢,然后很自然的侧头看向宋喜:“去叫服务员进来,点菜吃饭吧。”

    宋喜应声,转身往外走。

    中午三人一起吃饭,秦雪松很知远近,不该问的一句都没问,饭后,宋喜主动对乔治笙说:“我跟老师直接回去了,你也走吧,不用送我们。”

    秦雪松附和,乔治笙这才拿出一个不大的竹色袋子,礼貌道:“初次见面,劳您从医院出来一趟,也不是什么贵重礼物,就是一支毛笔,希望您收下。”

    秦雪松不要,宋喜接过袋子:“我替老师收了。”

    她知道乔治笙不喜欢欠人人情。

    三人在饭店门口分开,宋喜跟秦雪松也在进了医院后各自回去自己楼层,待到身边没有旁人,宋喜赶紧打给乔治笙。

    乔治笙接通,她压低声音,却掩饰不住惊讶:“你怎么知道我们秦主任喜欢毛笔?你是不是找人查她了?”

    乔治笙声音清冷磁性:“我有毛病?”

    “你别告诉我你是猜的。”

    乔治笙说:“学中医的,十有八九爱书法爱画画,就像当官的爱权,有什么难猜的?”

    宋喜唇角勾起,笑着打趣:“可以嘛,我发现你不仅会关灯看书,现在还被诊断‘天赋异禀’,啧,了不起,我好像碰见一个厉害人物。”

    乔治笙声音低沉,细听还带着几分不爽:“我早跟你说过,我身体好得很。”

    宋喜忍俊不禁,想到早上车里的对话,眼睛晶亮的回道:“总要确定才保险,不然谁知道你是奇葩。”

    乔治笙的重点不在奇葩,而是……

    “你要确定什么?我身体好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突然发问,宋喜这边心跳顿时漏了一拍,短暂的停顿,很快大咧咧的回道:“我是为你以后的女朋友担心,先帮她把把关。”

    乔治笙不冷不热的问:“那你要不要也帮她试验一下?”

    宋喜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不是她太单纯,谁能想到乔和尚突然改行当起了老司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