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05章 他去英国的原因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年底这段时间,不光宋喜忙,乔治笙也忙,就连平日里基本如影随形的元宝,也不得不拆开行动,不然见不完的人,办不完的事儿。

    乔治笙接到佟昊的电话,约他出来吃饭,他一点儿都不意外,毕竟三天前大家刚才饭店门口碰过面,以佟昊的性子,他能熬上三天已经算沉稳许多了。

    两人约在禁城,楼上乔治笙的私人包间,吃饭的时候大家聊公事,佟昊正好算是跟乔治笙汇报一下进程。

    公事聊完,乔治笙主动道:“你还有其他事儿想问吧?”

    佟昊也是个直爽的,抬眼看向对面的乔治笙,出声回道:“嗯,想问问你对宋喜是什么态度。”

    乔治笙面不改色,拿着筷子夹菜,声音如常:“你喜欢宋喜?”

    佟昊说:“喜欢。”

    乔治笙道:“元宝跟你说了吧,我跟宋喜领了结婚证。”

    佟昊面色无异:“说了,所以我才来问你的意思,你喜欢宋喜吗?”

    乔治笙咽下口中东西,放下筷子,摸到桌边的烟盒,一边往外拿烟,一边道:“我没打算跟她离婚。”

    佟昊沉默片刻,开口道:“既然你没打算跟她离婚,那之前你去英国见盛浅予是什么意思?”

    乔治笙知道外人不敢跟踪他,自己人不会这么做,佟昊既然问出这话,也就是一知半解。

    所以他俊美面孔上没有丝毫怒意,只波澜不惊的回道:“她出事儿了,人为车祸,她爸打给我,我去之后她在重症待了九天才出来,能捡回一条命都是万幸。”

    这的确是佟昊不知道的,但他对盛浅予又没有丝毫感情,所以不痛不痒,沉吟片刻,继续问:“你在那边一待就是一个半月,还对她有感情?“

    乔治笙终于正眼看向佟昊,他不笑的时候,面孔会看起来冰冷,尤其是那双眼睛,心里承受能力不强的,根本不敢跟他对视。

    然而佟昊也不是一般人,他今天既然叫了乔治笙出来,就是要问个明白的。

    两人目光短暂的交接,那是无声的一轮战斗。

    薄唇开启,乔治笙道:“我跟盛浅予之间,跟你们想的不一样。”

    佟昊说:“有什么不一样?你既然想跟宋喜假戏真做,这段时间又瞒着她去英国见盛浅予,她要是知道了,心里怎么想?”

    乔治笙说:“我去看盛浅予是情分,之所以拖这么久,是因为她一直昏昏沉沉,意识不清醒,我在等她清醒,好告诉她,我喜欢上宋喜了。”

    乔治笙到底还是亲口承认了,哪怕他之前诸多行为都很明显,但他一直没有直面回答。

    如今话挑开了,乔治笙也不介意多说一点儿:“我不在的时候,谢谢你替我带宋喜去澳门赛车,她挺高兴的,后来跟我唠叨了半天。”

    佟昊唇角勾起,视线看向别处,笑得无奈中带着爽快:“跟我还说什么谢。”

    乔治笙说:“谢是一定要说的,原本我没觉得自己这么喜欢她,是盛浅予突然出事儿,我一走这么久,才发觉自己竟然很想她……

    ”

    顿了顿,乔治笙看向佟昊,继续道:“你不会觉得我是故意去澳门搅你的局吧?”

    佟昊回视乔治笙,笑着,不置可否。

    乔治笙也轻笑了一下:“本来我也要那几天回来的,赶巧罢了,我还不至于小心眼儿到那种地步,关键我知道宋喜不喜欢你。”

    佟昊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忍不住乐出声,他直言不讳:“铺垫了这么多,你最想说的是这句吧?”

    乔治笙心情也似不错,眼底带着促狭,出声回道:“如果她还喜欢别人,我不会追她。”

    佟昊双臂交叠垫在脑后,表情复杂,故意叹了口气,说:“你跟元宝可真会耍人,早不说晚不说,偏要等到人家动心了才说。”

    乔治笙道:“我又没拦着你,你可以去追。”

    佟昊勾起唇角:“可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嘴上说的大方,我要是真追了,第一个不高兴的还是你。”

    乔治笙说:“宋喜跟我说过,觉得你当朋友挺好,她挺喜欢跟你在一起赛车的感觉。”

    佟昊笑道:“不要再说了,兄弟一场,不必这么扎心。”

    乔治笙缓缓开口,眼中少了戏谑,声音也多了几分正色:“昊子,不是我要跟你抢,第一是宋喜不喜欢你,第二才是我喜欢她,如果她喜欢的人是你,我马上跟她离婚,不会让你为难。”

    闻言,佟昊也放下垫在脑后的手臂,坐好了,看向对面的乔治笙道:“笙哥,你不用解释,我明白,其实说白了,如果我早知道你跟宋喜是这种关系,哪怕那时候你还不喜欢她,我也不会动这样的心思……女人有的是,错过这个就再找一个,但兄弟就只有这么多。”

    乔治笙拿起酒杯,两人隔着偌大的桌子喝了一杯酒。

    佟昊笑问:“打算什么时候公开介绍一下?常景乐和嘉敏他们都还不知道,要是他们几个知道,可热闹了。”

    乔治笙眼底闪过一抹纠结甚至是隐忍,薄唇开启,出声回道:“现在还不能说。”

    佟昊纳闷儿:“为什么?”

    乔治笙道:“我还没找到机会跟盛浅予说清楚。”

    佟昊脸上的表情更加狐疑,顿了顿,他问:“你跟盛浅予不是早就分了嘛,怎么谈个恋爱还要向她报备?”

    乔治笙不愿细谈,只说了句:“我没有脚踏两条船的心思,一个宋喜就够我受了,等盛浅予那边好一些,我会亲口跟她说,这样我心里会好受一些。”

    佟昊知道,乔治笙向来不愿跟人分享感情上的事儿,今天能说这么多,一来是冲着他,二来,想必也是不想让人误会他对宋喜的心。

    点了下头,佟昊道:“行,我明白了,那照你这么说,宋喜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要追她?”

    提到宋喜,乔治笙眼底划过戏谑和无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道:“聪明面孔笨肚肠,说的就是她。”

    佟昊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不得了,当初你跟盛浅予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她追的你,现在你终于要神仙下凡,开始追别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