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04章 其实他很暖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情绪难控,慢了不止三秒才从乔治笙怀里缓缓抬起头,其实她并不确定声音来源的方向,只是本能的侧头往右看,透过模糊的视线,她看到熟悉的身影站在不远处,是表情并无惊讶的佟昊。

    佟昊的确不惊讶,或者说惊讶已经过去,如今唯剩下注视。

    宋喜的确太累了,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遗憾无法挽回同事的生命,失声痛哭,哪一项单拎出来都足以让人筋疲力竭,所以她脑子反应过来,但身体却迟迟未动,仍旧双手拉着乔治笙的外套两侧,站在距离他很近很近,乍一看像是怀中的位置。

    心里很清楚,还念叨着完了完了,但宋喜脚步就是无法退后。

    最后还是乔治笙打破了三人之间诡异的沉默,他看着佟昊,薄唇开启,口吻无比的坦然:“有纸吗?”

    佟昊看了眼满脸泪痕的宋喜,转身进了饭店。

    宋喜终于回过神,松开乔治笙的外套,退后一步,闷声问:“怎么办?”

    乔治笙低头睨着她:“什么怎么办?”

    宋喜吸了下鼻子,抬手要抹脸,乔治笙眉头轻蹙:“等着拿纸,你往哪儿擦?”

    宋喜手都抬起来了,堪堪停下。

    这会儿佟昊也从饭店里面出来,手里拿了一整包的纸抽,来到宋喜跟乔治笙身旁,将纸抽递给宋喜。

    宋喜微垂着视线:“谢谢。”

    接过纸抽,她走去稍远的地方擤鼻涕。

    佟昊如常声音对乔治笙说:“就你们两个来吃饭?”

    元宝早就告诉过乔治笙,他先斩后奏把两人领证的事儿跟佟昊说了,所以乔治笙也不诧异佟昊的淡定,‘嗯’了一声后,同样如常问:“怎么就你自己?跟谁来的?”

    佟昊说了个人名:“里面太闹腾,出来抽根儿烟。”

    说完,他看了眼前方宋喜的背影:“她怎么了?”

    乔治笙回了两个字:“累的。”

    这样意味深长的两个字,会本能的先让人联想到暧昧方面。

    佟昊没有马上接话,因为宋喜拿着纸抽回来了,她不可能一直躲着。

    三人站在门口说了几句话,佟昊主动道:“太冷了,你们先进去吧,我抽根儿烟。”

    乔治笙跟宋喜进了饭店,来到包间,一直熬到乔治笙点完菜,店员出去把门带好,宋喜这才急不可耐的说:“佟昊没问你为什么大半夜咱俩一起出来吃饭吧?”

    说完,不待乔治笙回答,她又自己想了套应对措施:“你就说是我打电话叫你出来,问你有关长宁医院招聘的事儿。”

    乔治笙眼皮一掀,落在宋喜那张急于掩盖的脸上,不动声色,他开口回道:“有什么好问的,他知道我们的关系。”

    “啊?”宋喜兔子似的红眼睛一瞪,明显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露的。

    乔治笙也没多解释,只语带揶揄的说:“看你这幅做贼心虚的样子,心理素质这么差,还能上手术台?”

    宋喜现在真心听不得手术台三个字,听到就想起许莹,其实许莹的抢救时间很短,不到五分钟,已经可以宣布死亡,但是她跟心外的副手医生都不愿放弃,两人连续大体力消耗的心脏复苏,她没了力气,就副手医生上,大家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喊着许莹的名字。

    那副场景,宋喜不愿再想

    。

    如今她只是稍微回忆,眼前就又是一片水雾。

    乔治笙见状,出声道:“你只是个医生,不是神。”

    宋喜抽了张纸擦了擦眼泪,闷声说:“我知道。”

    乔治笙说:“知道就不要再钻牛角尖儿,她不会因为你掉多少眼泪而起死回生。”

    他是不想看到她哭。看她掉眼泪,他又不能帮她擦,更不能抱着她说一些更关心的话,只能理智生硬一些。

    果然宋喜闷声回道:“如果说不难受手就不难受,这世上就不会有所谓的‘内伤’,那我们医生真能封神,只要外伤治好,人就不会再有痛觉。”

    这要是搁着从前,他好心好意哄她,她还怼他,乔治笙一定拉脸教教她怎么说话,但现在也不知怎么,他竟然把这口气默默地吞了,还开口附送一句:“要不要我找几个人陪你一起哭?”

    宋喜瞬间脑补了一下画面,她坐在正中间,周围左右围了一圈儿人,乔治笙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得哭。

    明明是很悲伤的事情,但是到了他嘴里,宋喜一个没忍住,破涕为笑。

    乔治笙的冷幽默不是一般人能t到的,偏偏宋喜的笑点也是个不走寻常路的,所以他一本正经,她也能从中得乐。

    抽了张纸,她擦了眼泪,想擤鼻涕,可乔治笙在…

    见她起身,乔治笙问:“去哪儿?”

    宋喜道:“洗手间。”

    乔治笙说:“想擤鼻涕就直接擤。”又没有外人。

    他直白戳穿,宋喜当即不好意思,嘴上回了句:“我去干别的。”

    去洗手间还能干嘛?亏得她能说得出干别的三个字。

    乔治笙唇角一勾,似笑非笑。

    宋喜赶紧拎着纸巾出去。

    等到她再回来的时候,桌上已经上了摆了一圈小笼屉,每个笼屉里面都码着精致的小点心,乔治笙带她来吃苏帮菜,苏帮不仅菜出名,点心也出名。

    宋喜落座,乔治笙才拿起筷子,说了句:“吃吧。”

    宋喜心情还是沉闷的,但她毕竟不是个消极的人,就像乔治笙说的,她尽力了。

    叨叨了乔治笙这么久,适时而止的道理,她明白。

    宋喜夹了块海棠糕放在盘中,低头小口小口的吃着,乔治笙没讲话,伸手推了下转盘,自己夹了块金钱方糕,嘴上道:“他这里的百果蜜糕还不错。”

    宋喜抬起头,看到百果蜜糕就放在自己正对面,刚刚还不是的。

    连着尝了几种点心,宋喜道:“你是真喜欢吃甜食。”

    乔治笙不动声色的回道:“吃甜食心情好。”

    宋喜随口一问:“你心情不好吗?”

    乔治笙说:“原本挺好的。”

    言外之意很明显。

    宋喜出声说:“那咱俩都多吃点儿。”

    乔治笙本就是给她点的,她还来问他心情为什么不好。

    乔治笙垂着视线,忽然想到她还问过一句经典的:你很喜欢看你家里人吵架吗?

    亏得她自诩聪明,在他看来,她简直宛如智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