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02章 他劝的不好吗?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生日第二天就突然消失不见,一走就是一个半月,打他出现在澳门,陪她玩儿了一整天开始,宋喜就隐约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儿,至于哪里不对劲儿,又细说不上来。

    有时候她会恍惚觉的,他比从前好相处了,甚至偶尔几个瞬间,简直逼近温柔。就好比从前,他怎么会跟她一起排队买早餐?一起挤在人头攒动的小巷?一起在赌场蹉跎整个下午?

    他还对着她笑,虽然是嘲笑,但分明眼里没有嘲讽,有的只是逗趣。

    他还在任丽娜面前帮她解围,不会像从前一样给她难堪。

    宋喜眼睛跟心都不瞎,乔治笙的细微改变,她看得见也感觉的到,但是每当她稍微主动一点儿的时候,他却又退回去,让她搞不懂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肯定他不是个撩完就跑的人,所以,也只能是她会错意。

    毕竟两人认识这么久,他就算是石头做的,表面也该焐热了一层。

    如果宋喜是个很闲的人,没准儿她有空静下心来好好分析一下乔治笙,奈何她的职业,注定表现光鲜亮丽,背地里累得哭天抢地。

    元旦宋喜放了一天假,过后又是忙得脚打后脑勺,年底看似是喜庆团圆的日子,但是于医院而言,向来是患者流量的高峰期,医院手术室经常二十四小时不闲着,病人多医生少,宋喜这段时间最高记录,一天五台手术,就算平均一台两小时,五台下来也要十个小时。

    七号那天晚上,宋喜刚从手术室里面出来,忽然看到斜对面的手术室房门打开,从里面冲出来一个小护士,小护士左看右看,看到宋喜,忙奔过来,脸色煞白的喊道:“宋医生,快点儿,快点儿,我们许主任忽然晕倒了!“

    宋喜闻言,眼神一变的同时,脚下已经习惯性的往前奔。

    两边手术室离的很近,宋喜跑进去,先是看到手术台上躺着一名患者,副手医生正在给患者做收尾工作,一名小护士蹲着,旁边躺着的人,正是心血管内科副主任许莹。

    宋喜跑过去,一边查看许莹的脸色,一边问:“许主任怎么会突然晕倒?”

    两个小护士都吓坏了,你一句我一句,有人说她今天做了四台手术,有人说她今天不怎么舒服。

    仍旧坚持在手术台上的副手医生道:“宋医生,我们许主任心脏不好,我今天在休息室看到她吃了速效救心丸。”

    话音落下,宋喜马上对旁边小护士说:“快点儿去2号手术室,叫他们马上清理,抬许主任过去。”

    小护士飞快跑出去,宋喜跪在地上给许莹做心脏急救措施,她察觉到许莹状态很不好,这不是女人的直觉,而是医生的专业判断。

    身后副手医生一边继续许莹剩下来的手术,一边瞄着宋喜那边,时不时的问:“宋医生,我们许主任怎么样?”

    宋喜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脸色难看,嘴上却说:“没事儿,你继续。”

    2号手术室用最快的速度清理消毒,刚刚做完一台手术的心外医护,马上抬着许莹飞奔进去。

    二十几分钟后,手术室房门打开,宋喜一抬眼就看到守在外面的心血管内科医护,大家都是无菌服无菌帽来不及摘,送走患者就来这边等

    候。

    “宋医生…我们许主任怎么样?”

    看到宋喜,这些以往被患者用期待眼神关注的医护们,如今皆是用同样的目光看着宋喜。

    宋喜脸色煞白,越发衬得眼眶发红,但她还是强忍着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们没能救回许主任。”

    话音落下的瞬间,前面的几个人似是没反应过来,直到听见手术室里面传来轻微的哭声,几个男女霎时越过宋喜往里奔,宋喜眉头轻蹙,下一秒,痛苦声传来,哪怕是刚刚在手术台上特别镇定的副手男医生,如今,也只是个痛失好友跟同事的普通男人。

    宋喜从手术室里出去,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发呆,她可以下班了,但却没有力气走下楼,刚刚哭了一会儿,也通知了院里领导和许莹的家属。

    许莹跟心外的关系并不好,尤其是先前海威捐款,心外拿到的基金最多,许莹还明里暗里讽刺过心外,但这些在死亡面前,都不足一提。

    宋喜觉的自己只在办公室里面坐了一小会儿,她只是想休息一下,结果乔治笙的电话打过来,问她:“都十一点多了,还不回家,你准备为医院抛头颅洒热血吗?”

    宋喜原本都冷静了,可是听到这句话,不知怎的,她一瞬间眼眶发热,拿着手机,一言不发,但却委屈的哽咽起来。

    乔治笙明显的沉默几秒,随后沉声问:“你怎么了?”

    宋喜什么都不说,只是哭,比哽咽更多,掺杂着诸多的委屈跟无奈,像是被人给欺负了。

    乔治笙有一会儿没讲话,话筒里唯有宋喜的哭声。

    足足过了四十几秒,宋喜逐渐止住眼泪,一抽一抽,闷声回道:“我们心血管内科的副主任,女的,今年才四十多岁,刚刚死在手术台上了,心肌梗死…我没救了她。”

    乔治笙说:“十分钟后下楼,我在附近,开车过来。”

    宋喜点头:“嗯,你是自己开车吗?”

    乔治笙应声。

    宋喜道:“我听说外面下雪了,你自己开车小心点儿。”

    “知道。”

    “那我先挂了,你专心开车。”

    乔治笙说:“我戴着耳机,你说吧。”

    宋喜不知道说什么,她一面说服自己,生死有命,当医生的,哪个没见过生死?说的更残酷点儿,是见惯了生死,但心这个东西,不大讲理,不是说不难受就不难受的。

    听她沉默,乔治笙低声道:“她是好医生,你也是,你尽力了,不必自责。”

    闻言,宋喜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拿着手机,她终于委屈的说:“我总觉得,我还能更尽力,如果我再早一点儿发现,也许,我可以救她。”

    乔治笙听着宋喜压抑的哭声,顿了几秒,他轻声道:“别哭了,你就当她以后不用再为凡尘俗事儿操心,去那边没有做不完的手术,可以休息了。”

    宋喜忽然被戳了心,嚎啕大哭。

    乔治笙坐在车里,一脸懊恼,他劝的不好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