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01章 我很高兴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黑暗中,乔治笙房间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抹女人的身影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房间没开灯,她走得很慢,来到床边,正想一探究竟,忽然间…

    “啊!”

    “啊!”

    黑暗房间里,两个女人的喊声接踵而至,伴随着一串恶作剧得逞的笑声,床头灯亮起,乔治笙坐在床边,看向跳到远处,一脸惊恐未退的乔艾雯。

    而身后,宋喜坐在床上乐不可支。

    刚刚第一声‘啊’,是宋喜故意吓唬乔艾雯的,第二声‘啊’,是乔艾雯真的被吓到。

    表情精彩的望着床上二人,乔艾雯半晌才道:“你们什么时候醒的?”

    乔治笙面无表情着一张脸:“谁让你进来不敲门的?原来越没礼貌。”

    乔艾雯被吓得心肝儿黏到一起,蹙眉回道:“你们醒了倒是说一声啊,我心脏病都要吓犯了!”

    宋喜接道:“没事儿,我治得了。”

    乔艾雯瞪了两人一眼,她算是看明白了,什么世上只有妹妹好?根本就是娶了老婆忘了亲妹。

    对上她幽怨的目光,宋喜不置可否:“你别看我,你这就是应了那句话:好奇心害死猫。”

    乔艾雯可不背这口黑锅,果断回道:“你们以为我爱偷看人墙角?是妈非让我进来一探究竟。”

    宋喜闻言,当场露出一丝尴尬神情。

    乔治笙眼底也是飞快的闪过了一抹不悦。

    如果是正常夫妻,哪里会有婆婆叫人进来看着的?这是生怕假戏真做。

    乔治笙一方面不耐烦任丽娜的做法,一方面懊恼以宋喜的心思,她又怎么会不知道任丽娜的想法,知道之后,心里又会如何想?

    乔艾雯打量两人脸上的神色,不着痕迹的说:“你们起来先清醒一下,我出去等你们。”

    出门之后,乔艾雯来到客厅,任丽娜马上把她叫过来,低声问:“怎么样?”

    乔艾雯忍不住蹙起眉头,压低声音回道:“我发现你现在真的越来越像电视里演的那种讨人厌又事儿多的戏精家长。”

    她一口气不断的说完,任丽娜愣是被人说的一脸茫然。

    “我哥一大男人,他要是不主动让宋喜进他那屋,宋喜能进得去?再者说,就是真发生点儿什么,那也是人家两个自愿的,我不知道你在担心害怕什么,还让我进去看,你可会把人当炮灰了。”

    任丽娜终于回过神,气得直瞪眼,她太多想骂的话,可话到嘴边,只剩下一句:“我是看你站在门口偷听,才让你进去看看的,怎么现在还赖上我了?”

    乔艾雯眉目圆瞪:“哇,你不要偷换概念啊,我站在门口是单纯的好奇,你让我进去那就是道德有问题,不要把我跟你扯在一起,咱俩性质不同。”

    任丽娜终于忍无可忍,抬手要打她,乔艾雯咻的一个闪身,任丽娜手落了空。

    两人正跟客厅斗武,乔治笙跟宋喜从房间出来,其实宋喜一瞥看见了,哪怕任丽娜收的很快。

    晚上吃饭的时候,任丽娜很是沉默,中午她只是不跟宋喜讲话,现在就连乔治笙和乔艾雯都不搭理了,偏偏乔艾雯还一个劲儿的跟宋喜讲话,搞得好像故意在向任丽娜示

    威。

    “宋喜,你过年也来这边过,到时候叫上宝哥,咱们四个打麻将。”

    宋喜淡笑着回道:“医院过年也要倒班,我还不知道今年院里怎么安排的。”

    她拒绝的委婉,谁料垂着视线吃饭的乔治笙说:“总不能大年初一到十五,都你一个人值班,你们医院没人了?”

    听着话很冲,但是仔细琢磨…倒像是非要邀请她回家过年似的。

    宋喜当着任丽娜的面儿,只能装听不懂,说一些医院排班倒班的制度,反正就是什么没用说什么。

    乔艾雯问:“那凌岳过年也要值班呗?”

    宋喜点头:“大家都要值班。”

    乔艾雯笑道:“好,那我去医院陪他,省的他一个人无聊。”

    任丽娜可算是找到发泄的空挡,当即沉着脸说:“一个女孩子,人家摆明了不喜欢你,对你没意思,还成天上赶着追来追去,也就是你爸不在,他要是看见自己女儿这么厚脸皮贴着人家,他不是生气,是伤心!”

    这话,宋喜第一反应就是在指桑骂槐,明着说乔艾雯,实则是给她听的。

    宋喜跟乔艾雯如今都有一个共通点,挺害怕提爸爸俩字,如今一个爸爸在牢里,一个爸爸在土里,提起来都只会伤心难过。

    宋喜当即垂下视线,乔艾雯聊得好好的,没想到任丽娜突然发邪火,先是顿了几秒,随后筷子不轻不重的往桌上一放,起身欲走。

    乔治笙面上没有明显的喜怒,只叫了声:“小雯。”

    乔艾雯停下脚步,胸口明显的起伏了几下,随即转头看向宋喜:“我明天去医院找你玩儿,中午一起吃饭。”

    宋喜抬头微笑:“好。”

    “你吃你的,你们等会儿走,我不出来送了。”

    宋喜点头,乔艾雯看都没看任丽娜一眼,迈步离开饭厅。

    任丽娜当然觉得没面子,不多时,放下筷子,起身说:“我先回房了。”

    宋喜站起身,以示礼貌,乔治笙坐着没动,直到任丽娜出门,他余光瞥见脸色明显不好看的宋喜,低声说了句:“不用理她们,我爸说过,她俩八字不合,天生犯冲。”

    宋喜坐下,自然没心情再吃饭,她轻声说:“我就说我不该来的,大过节,让你们全家人都不痛快。”

    乔治笙说:“我没不痛快,我心情很好。”

    他说他心情很好,宋喜侧头看着他,乔治笙拿着饭碗,真的夹了菜,低头吃饭。

    几秒后,宋喜道:“你喜欢看你们家里人吵架吗?”

    乔治笙饭还在嘴里,闻言,咀嚼的动作渐缓,俊美的面孔上也是逐渐浮现忍无可忍的模样。

    侧头看向宋喜,他压着怒火,甚至压低着声音问:“谁会喜欢看家里人吵架?”

    宋喜盯着他的眼睛,有一丝忐忑,但更多的是质疑:“那你为什么高兴?”

    他为什么高兴?

    乔治笙差点儿怒极反笑,他为什么高兴,她真的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吗?

    宋喜用迷茫的表情告诉他,他不说,她真的猜不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