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00章 嫉妒她前男友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屏了呼吸,感官越发灵敏,他觉得宋喜的手仿佛穿过毛衣和骨肉,直接触到了他的心上,一动不动,他很努力地想要压下这股悸动,可他越是努力,想要翻身的冲动就越为明显,终于,黑暗的房间静谧了十秒不止,他还是缓缓挪动,从手臂开始,然后是腰,最后是整个身体。

    翻身面向宋喜,乔治笙睁着眼睛,看着那张熟睡中的甜美面孔,心底不停地告诫自己,理智,现在还不是时候,一定要克制。

    但现实总是特别该死,可能从乔治笙转身的那刻起,理智就喂了狗。

    盯着宋喜的脸,乔治笙缓缓抬起一只手,来到宋喜面前,食指很轻的刮了下她的鼻尖。

    宋喜睡觉出了名的死,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乔治笙见状,唇角勾起,又用手指去抬她垂下来的长长睫毛。

    刚开始一下两下,宋喜没有感觉,他玩儿久了,宋喜眉头轻蹙,抬手去揉眼睛。

    乔治笙收回手臂,静悄悄的瞧着她。

    宋喜是太热,热醒了,半眯着视线,屋内一片漆黑,她有那么一会儿是不知身在何方的,待到视线逐渐适应黑暗,她这才看到床上还躺了一个人。

    乔治笙面向她,闭着眼睛,只能隐约看到五官轮廓。

    宋喜呼吸压低,心底不自觉的开始紧张,跟乔治笙不同,她没有伸手去触碰他,一来没有这个胆子,二来怕被发现,泄露了心底的小秘密。

    她能跟乔治笙走到现在,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当初两人领证的时候,他人都没出现,就差在结婚证上白字黑字写下两个大字:假的!

    人要懂得知足,也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别让好不容易得来的友情也失去了,那才真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今宋喜尚能控制心底的那份小悸动,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有的好感,但明知道没什么结果,所以也不会主动踏出那步。

    就是单纯的看看,欣赏美的事物。

    宋喜看着乔治笙,还在为自己的理智和克制骄傲。

    殊不知乔治笙忽然睁开眼,薄唇开启:“你看什么?”

    刚开始宋喜没看到他睁眼,只听到他清醒无比的声音,惊讶多过惊吓,她第一反应就是撑起半边身体,凑近去看他的脸。

    乔治笙黑色的瞳孔比夜还要深,宋喜借着房内极微弱的光亮,才看清楚他的确睁着眼睛。

    美眸挑起,宋喜问:“你什么时候醒的?”

    乔治笙低声回道:“一直没睡着。”

    宋喜躺回原位,说了句:“吓死人了。”

    乔治笙道:“你刚才盯着我看什么?”

    宋喜本能反驳:“谁盯着你看了?”

    乔治笙沉默片刻:“我看见了。”

    宋喜说:“房间这么黑,我连你脸都看不见,看你干嘛?”

    乔治笙从侧躺变平躺,无不嘲讽的回道:“敢做不敢认。”

    宋喜也是平躺的,前一秒她还心跳如鼓,感觉被人抓到现行,死的心都有,可是听到这一句,她忽然放下了。

    唇瓣开启,她故意大咧咧的口吻道:“长得好看还不让人看了?”

    乔治笙果然半晌没出声,再开口,低沉着声音说:“没见过脸皮像你这么厚的女人。”

    宋喜闻言,不怒反笑:“你见过几个女人啊?”

    乔治笙幽幽的侧过头,宋喜不是用看的,而是用感觉,自我保护意识让她迅速往床边挪了二十公分,她警惕的目光盯着乔治笙的方向,沉声道:“开个玩笑而已,不用这么当真。”

    乔治笙恐吓了几秒,别开视线,嘲讽的口吻道:“嘲笑我没见过女人,你阅人无数吗?”

    宋喜可能酒劲儿还没下,不然不会想都不想就高调回道:“那是,恋爱专家,你有什么感情上的疑难杂症,我给你号号脉,保准你药到病除。”

    她这边还开着玩笑,谁料乔治笙那边忽然开口问道:“你跟你上一任男朋友,因为什么分手?”

    宋喜脸上的笑容,一寸寸的收回,终至消失不见。

    望着看不见的天花板,隔了几秒,宋喜不答反问:“怎么突然对我隐私感兴趣了?“

    乔治笙不辨喜怒的声音传来:“想看看恋爱专家为什么会没恋爱可谈。”

    他可真是刀子嘴刀子心啊,宋喜被戳了心又打了脸,气的隔了一会儿才道:“就是专家才比普通人更知道哪里有病,明知道不行了,难道还拖着不切,等死吗?”

    乔治笙很敏锐,出声道:“听这意思,是你甩的人家?”

    宋喜道:“谁甩谁有很重要吗?反正结果都一样。”

    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波澜不惊,可事实上,但凡是碰见跟沈兆易有关的,她就从不可能正常。

    越是冷静理智,看起来就越是克制,克制……就带着还是在意。

    乔治笙忽然间就不再说话了,房间中恢复到沉静,良久,宋喜主动开口:“睡着了吗?”

    明知道这样的可能微乎其微,果然,乔治笙出声回道:“干嘛?”

    宋喜问:“咱们在澳门的时候,你是不是跟赌场串通好了,故意赢钱给我?“

    隔了几秒,乔治笙淡漠回道:“你长得比钱还好看吗?”

    顿了顿,他又问:“我疯了?”

    宋喜说:“反正我是不大信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赌神,欸,要不你现在给我表演一个猜大小?你要是十次猜对八次,我就相信你是真的。”

    乔治笙说:“你要是嫌钱烫手,找个慈善机构全捐了。”

    宋喜瘪瘪嘴,低声道:“跟你讨论嘛,生什么气啊?”

    她可以将各种情绪切换自如,提到跟前男友分手的话题,她是低沉的,这会儿又像个小孩子,被挫之后会有些没面子,用嗔怒给自己找台阶下。

    乔治笙心底窝火,满脑子都是‘阿易’这个有名无脸的人。

    两个人都半天没讲话,乔治笙努力说服自己,宋喜那点事儿都是过去式了,他要是在乎她的过去,那他也有过去,大家都不要重新开始了。

    如此想着,他主动开口:“想什么呢?”

    话音落下后足足过去三四秒,宋喜迷糊的声音传来:“嗯?”

    乔治笙侧头看向她,感情她又睡着了。

    没心没肺。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