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88章 试探后更开心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街上到处都是人,乔治笙跟宋喜又都是人群中特别打眼的,两人站在一起,就跟刚运过来的大熊猫似的,谁逮着都要看上两眼。

    乔治笙在夜城的时候,别说是在大街上逛,基本出门抬脚就上车,到了公司也不会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打量他,他心底早就烦躁,抽完一根烟后,对宋喜说:“别在街上晃悠,换个地方。”

    宋喜问:“去哪儿?”

    乔治笙给了个范围:“室内的。”

    宋喜心想她不怕人多啊,她还喜欢热闹呢,然而体谅乔治笙的心情,宋喜稍微迟疑片刻,忽然看着他说:“我们去赌场吧?本来我都跟佟昊约好今天晚上去赌场的,既然你不想在外面逛,那我们现在就去。”

    乔治笙不置可否,径自迈步往街边走,宋喜微愣,不晓得他是什么意思,只能跟在他后面。

    他伸手拦了辆计程车,两人上车后,他说去威尼斯人。

    车子往前开了几百米,宋喜问:“你来澳门不是有公事吗?什么时候去?”

    乔治笙没看她,随口回道:“视频会议。”

    宋喜点点头:“哦。”

    应声之后的第二秒她就反应过来,视频会议?视频用得着特地跑一趟澳门?在哪儿不能视?

    心底正迟疑着要不要戳穿他,只听得乔治笙再次开口说:“我本来可以直接回夜城,元宝临时打电话,说你一个人在这边,我顺路过来接你回去。”

    “啊。”宋喜再次点头。

    乔治笙这话说的坦然,如果他不解释,她反倒要多想。

    她平日里挺会聊天的,但今儿也不知怎么了,估计是乔治笙太不好聊,所以她硬着头皮尬聊:“我是明天的机票回夜城,会不会耽误你时间?你要是着急的话,我可以改签。”

    乔治笙声音不冷不热:“不用,我也订了明天的票。”

    宋喜又说:“你要是觉得累,可以在酒店休息,澳门我来过,我能一个人逛。”

    乔治笙沉默片刻,薄唇缓缓开启,低沉着声音:“话真多。”

    宋喜不以为意的别开视线,嘴里小声嘀咕:“聊天嘛。”

    后脑勺对着乔治笙,宋喜假装在看外面街景,其实是忍不住唇角上扬。

    跟他认识久了,也渐渐摸清了一些与他相处的方式,想要跟乔治笙‘和平共处’,别听他说什么,看他怎么做就好。

    她刚才的那番话,六分半的真心,也有三分半的试探,如今试探出结果,宋喜心底泛起一片温暖甜腻。

    自打看到乔治笙的那一刻起,宋喜就莫名的觉着澳门阳光真好,照得人身上暖暖的。

    司机载着两人来到威尼斯人赌场,刚一下车宋喜就看到门口全是拍照的游客,她好心提醒了一句:“你确定这儿比街上人少?”

    乔治笙回了句:“你不知道有些地方叫游客止步?”

    宋喜悻悻道:“官员家属被人看到出入赌场,回去又是一场不必要的风波,我来澳门几次,赌场大门都没进去过。”

    乔治笙听出她话里话外的轻嘲,出声道:“现在不是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n

    bsp;就差说一句,我给你撑腰。

    宋喜闻言,勾起唇角,微笑着道:“我刚赢了比赛,元宝跟佟昊都说我最近一定手气不错,我一会儿要大展身手,看能不能赢个两千万,回去把房子买了。”

    她在开玩笑,乔治笙却听出了一丝淡淡的伤感,宋喜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宋元青,为了不给他惹事儿,她来澳门甚至连赌场都不靠近,结果宋元青却是因为贪污受贿被人举报,也难怪她口吻嘲讽。

    乔治笙是这里的客户,进门直接越过人山人海的一层大堂,来到楼上包厢。

    包厢里面各种赌桌也是应有尽有,只不过少了楼下的喧嚣,格外静谧。

    宋喜叫人兑了一万块的筹码,乔治笙忍不住道:“想拿一万赢两千万?”

    宋喜在各个桌前徘徊,嘴上回着:“你说那些中五百万的彩民呢?几块钱的成本,赌博本就是个凭运气的东西,你就算拿两千万出来,也未必再赢的到两千万。”

    一转头,她朝着乔治笙微笑:“没准儿输得更多。”

    乔治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闻言淡漠的看向她,低沉着声音道:“没见过你这么晦气的,来赌场不喊赢,一直把输挂嘴边儿。”

    宋喜看着旁边那一万块的筹码,忽然笑说:“有钱,不差钱。”

    乔治笙看她转来转去,转得他头都晕了,出声问:“你到底玩儿不玩儿?”

    宋喜回道:“我不会玩儿。”

    对,乔治笙想起来了,她都没进过赌场。

    每个包厢都有专门的荷官,女荷官礼貌询问宋喜对什么感兴趣,她可以介绍玩法。

    乔治笙坐在沙发上随手翻着报刊杂志,不远处是女荷官的说话声,时不时传来宋喜的几句:“嗯,知道了。”

    提到赌场,印象中就是乌烟瘴气,要不然就是人声鼎沸,牌桌上的人要么汗流浃背,要么稳如泰山,很少有人见过眼下这副场景,偌大的包厢里面只有几个人,乔治笙安静看东西,一旁的侍应生同样静候,牌桌上宋喜安静的下着赌注,偶尔只有荷官的声音传来。

    可以说,典型的佛系赌博了,每个人都清心寡欲,如果再能放上一曲大悲咒,可能会更加应景。

    “哎……”

    半小时后,随着宋喜的一声叹气,乔治笙抬起头向她看去。

    宋喜坐在桌前,左手撑着半张脸,右手拿着一片筹码,一脸愁容,踟蹰不定。

    此前乔治笙一直没过去看她,但听荷官说话,也知道宋喜的赌技应了那句:十赌九输。

    合上手里东西,乔治笙终于看不下眼,起身来到宋喜身后,宋喜刚要下注,忽然从后面伸出一只手,手指修长,抢走她手中筹码,将她原本要压的庄改为闲。

    买定离手,荷官开局,果然是闲家赢。

    宋喜喜出望外,咻的转头看向乔治笙,问:“你怎么知道闲会赢?”

    乔治笙薄唇轻启:“因为你蠢。”

    宋喜余光瞥见荷官,当即收起笑容,佯怒的剜了眼乔治笙:“你厉害,你能耐,那你帮我赌几把,看你到底是聪明还是运气。”

    乔治笙拉了把椅子,在宋喜身边坐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