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86章 怪怪的猫头笙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在乔治笙的注视下,别开视线,抬手摸了摸头顶的丸子,转身道:“吃早餐是从那边进吧?”

    她兀自往前走,背过身的瞬间,五官蹙在一起。

    来澳门,猪排包是必须要吃的,宋喜直奔一家排队的店,身前还有五个人,她事先把钱从包里掏出来预备着。

    乔治笙见状,不大的声音说:“收起来。”

    宋喜转头抬眼看着他:“干嘛?你还大男子主义,不想女人买单?”

    乔治笙抿着好看的薄唇,企图用眼神吓唬她,然而宋喜不痛不痒的转过去,满眼都是猪排包。

    等排到两人这里,宋喜递过去一张五百的港币,与此同时,乔治笙递过一张红色人民币。

    澳门这边通用港币,人民币也用,只不过又要算汇率,麻烦。

    后面还有人排队,老板看了看宋喜,又看了看乔治笙,说先让女孩子请客,收了五百的港币。

    宋喜拿了连个猪排包,跟乔治笙一起往队尾走,她小声嘀咕:“一顿早餐我请得起。”

    乔治笙听见了,开口道:“找个地方坐下吃。”

    小吃街对面全是饭店,宋喜跟着乔治笙进了一间,楼上楼下,两人上了二楼,乔治笙翻着点餐簿,宋喜吃着猪排包。

    “想吃什么?”他问。

    宋喜含糊着回道:“随便,你看着点。”

    乔治笙点完餐,一抬头,宋喜已经吃完了一整个猪排包,将另一个递给他,她出声道:“趁热吃,特别好吃。”

    乔治笙没接:“你吃吧,我不喜欢吃。”

    宋喜说:“你尝尝,跟夜城卖的不一样味道,很香。”

    乔治笙揶揄:“国外的月亮比较圆是吗?”

    宋喜闻言,瞥了他一眼:“不吃拉倒。”

    打开袋子,她自己吃,没多久店员先走过来,给宋喜端了杯奶茶,给乔治笙是一杯黑咖啡。

    宋喜见状,下意识的说:“你睡眠都这样了还喝咖啡,你真想当猫头笙啊?”

    她反应略微有些大,店员还没走,迟疑着看向两人,乔治笙先是跟店员低声道:“谢谢。”

    待到店员离开后,他才凶冷交加的目光盯着宋喜:“你刚才叫我什么?”

    宋喜拿着三分之二个猪排包,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清晰带着躲闪,粉唇不安的抿来抿去,她总不能跟他说,她私下里给他起了外号吧?

    “宋喜…”

    乔治笙才一开口叫她,宋喜当即无辜又可怜的目光看着他,软声说:“我这是夸你,你知道我小时候最喜欢什么动物吗?猫头鹰,脸小,眼睛大,关键眼神儿还好,女猫头鹰在我心里就是白富美,男猫头鹰就是高富帅,我发誓,我真的是夸你。”

    宋喜一手拿着猪排包,另一手竖起除大拇指之外的其他四根手指。

    乔治笙见状,眼底划过一抹嫌弃跟无奈,薄唇开启,沉声说:“你们家发誓举四根手指?”

    宋喜侧头看了眼自己右手,的确有些奇怪,随即试了试三根和两根手指。

    乔

    治笙猝不及防,唇角动了动,宋喜也是眼神儿好,咻的看向他,咧嘴道:“那,笑了,笑了就别再骂我了。”

    乔治笙敛起笑容,重新绷着一张脸,横了她一眼,没说别的,只从裤袋中掏出烟盒,宋喜道:“别抽了,我在楼下看到禁烟标志。”

    乔治笙悻悻的收起烟盒,宋喜又问:“我给你的电子烟,你有在用吗?”

    乔治笙说:“没有。”

    宋喜问:“为什么不用?”

    乔治笙口吻淡淡又噎人:“不想用。”

    宋喜撇了下唇角:“对你好的你都不喜欢。”

    她指的是东西,比如电子烟,桂圆,还有黑色系之外的物品,他不喜欢的东西可多了。

    然而乔治笙一瞬间又有些会错意,对他好的,他都不喜欢,她对他就挺好的,虽然他嘴上极少夸她,但心里都明白。

    店员端着托盘走过来,给两人各上了一碗水蟹粥,还有竹升面,蛋卷跟杏仁饼。

    宋喜刚刚趁着饿劲儿吃了一个半猪排包,此时饥饿压下,她拿着勺子,一下一下舀着水蟹粥,也不着急往嘴里送。

    乔治笙坐在她对面,不知怎的,忽然问道:“你喜欢佟昊吗?”

    宋喜很快抬起头,眼神带着明显的意外和打量,乔治笙没抬眼,自顾自的喝粥,宋喜不答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乔治笙这才抬眼,跟她目光相对,薄唇开启:“听说你这次请假是为了佟昊,要是专门过来约会的,我也不好拆散你们,我可以叫他回来。”

    宋喜一眨不眨的看着乔治笙,他面色如常,铜墙铁壁,完全看不出心里想什么。

    宋喜坦然道:“纠正一下,我请假是为了来这边赛车,顺道当年前休假。”

    说着,她又补了一句:“但也不能说跟佟昊没关系,要不是他,我没有这次机会。”

    乔治笙修长的手指拿着白色的瓷勺,微垂着视线,声音不辨喜怒,还是那句话:“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宋喜同样垂着视线,机械的舀着粥,粉唇开启:“喜欢,以前我很讨厌他,但这次赛车过后,我俩是哥们儿,我很喜欢跟他做朋友,怎么了?”

    抬起头,宋喜看向乔治笙。

    乔治笙声音如常,淡淡道:“没怎么,关心一下朋友的感情状态不行吗?”

    他夹了块杏仁饼吃,宋喜美眸中滑过意外跟防备,顿了几秒后,试探性的说道:“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乔治笙说:“可能天太亮了。”

    宋喜正纳闷他什么意思,他紧接着又说了一句:“猫头笙是吧?也许到了晚上,你会觉得我更熟悉。”

    闻言,宋喜顿时又心虚了,暗道他怎么会这样记仇?她都忘记了好吧。

    经他这一打岔,两人顺势换了话题,宋喜不曾知道,当乔治笙问她喜不喜欢佟昊时,她回了个喜欢,他这样泰山崩于前都能面不改色的人,竟然猛地心底一沉,后来过了很久,他才后知后觉,那种感觉叫做后怕。

    宋喜觉得乔治笙怪怪的,乔治笙也觉得自己怪怪的,怪到她当面喊他猫头笙,他也只是眼神儿威胁了几下,竟然默默忍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