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85章 二人行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跟着乔治笙一块儿下楼,路上也不能不说话,她主动问:“你在国外的事儿都办好了?”

    “嗯。”乔治笙一贯高冷,嘴巴都不张开。

    宋喜自顾自的调侃:“看来年末你还做了笔大买卖,提前祝你财源广进,生意红火了。”

    两人站在电梯口等电梯,乔治笙侧头看向她,不苟言笑的问:“你心情很好吗?”

    宋喜模棱两可又目露警惕的看着他。

    薄唇开启,乔治笙道:“话真多。”

    宋喜就知道,她已经嗅到了一丝被怼的气息。

    眼球往左上角一翻,她三分埋怨三分嗔怒道:“出来休假,我又不是出来修行,为什么不能多说话?昨天跟元宝和佟昊一起,我们三人行玩儿的特别默契,你一来就不让说话。”

    烦死了,这句她没说,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一切。

    乔治笙沉着脸道:“平日里让你做饭,你说拿手术刀的手不是用来拿菜刀的,现在改来握方向盘,这就不怕出什么意外了?”

    宋喜回道:“赛车我喜欢,做饭我最讨厌,那能比吗?”

    她是就事儿论事儿,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落到乔治笙耳中,着实变了味道。

    此时电梯门已经打开,宋喜迈步往里走,没看到乔治笙脸上的表情,他是明显慢了一秒才跟进去。

    电梯门合上,乔治笙说:“合着是我强人所难了。”

    宋喜隐约听出乔治笙话里带着不悦,暗道他矫情,她就大气一点儿,他刚回国,她没必要跟他吵嘴架,所以她唇角一勾,笑眯眯的回道:“人不能总做自己擅长的事儿,要把自己从前从来不做的事儿做好,那才是有本事。”

    说完,她又拍了下乔治笙的马屁:“你是督促我成才,提携之恩,感激不尽。”

    她哄得直白,乔治笙明知她不是心里话,可还是压下了火气,没再说别的。

    电梯在一楼打开,宋喜以为要在酒店餐厅吃早餐,结果他直接往外走,两人叫了辆计程车,他用级标准的粤语对司机讲了个地点,那地方几年前宋喜也去过,是澳门最出名的小吃街。

    司机开车,宋喜小声道:“粤语讲得不错。”

    乔治笙侧头看着窗外,随口回道:“你不也会说。”

    宋喜下意识的问:“你什么时候听我讲过粤语?”

    乔治笙略一顿:“我生日的时候,你唱了粤语歌。”

    宋喜恍然大悟的同时,也瞬间有些尴尬,两人这么久没见,好像都已避开生日那晚的事情,如今再提及…

    宋喜佯装无意,淡笑着道:“我也就几首歌唱的标准,说的不行。”

    过了几秒,乔治笙忽然转过头,饶有兴致的对她道:“那两个字,用粤语怎么讲?”

    宋喜顺着他的视线往外看,不远处鹤立鸡群的是金融大楼,她试着找找粤语发音的感觉,缓缓念出来。

    话音落下,司机先笑了,宋喜当场有些慌,随即看向乔治笙,但见乔治笙也是唇角轻轻勾起,眼中蒙上一层璀璨的亮光。

    宋喜小声问:“我是不是念错了?”

    乔治笙故意笑的意味深长,不回答,宋喜特怕丢脸,蹙着眉头,压低声音说:“你故意让我丢人是吧?”

    乔治笙薄唇开启,轻声回道:“我让你发金融,你刚才发音是金庸。”

    宋喜问:“有什么区别?”

    乔治笙用粤语分别说了金融和金庸,宋喜品味了一下:“没区别啊。”

    乔治笙似笑非笑,转过头看向窗外,那表情特像是在嘲笑她。

    前座司机用带着当地口音的普通话说:“你男朋友粤语发音很标准,是香港人吗?”

    宋喜下意识回道:“他妈妈是岄州人。”

    司机点头:“哦,怪不得讲这么好。”

    宋喜坐在乔治笙身边,慢半拍回神,刚刚…她的重点不应该解释一下,他不是她男朋友吗?

    眼下错过解释的最好时机,再提起也是矫情,宋喜只有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车内突然变得安静,她心底也是越发的紧张。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聊天:“你们从哪里来呀?”

    宋喜知道乔治笙才不会随意跟人搭话,她主动回道:“我从夜城来的,他刚从国外回来。”

    司机点头说:“一起约着来澳门过圣诞节的?”

    乔治笙就坐身边,宋喜也不好说谎,微笑着回道:“不是,我跟其他朋友来的,他有工作,临时过来。”

    司机笑道:“你别听男朋友这么讲,哪里有这么巧,正好是圣诞节来这边工作,其实就是故意给你个惊喜啦。”

    澳门通用粤语,司机的普通话带着浓浓的粤语腔调,宋喜听惯了北方男人讲话,或者说是听惯了身边乔治笙这种直来直往的,一时间,竟然被司机说的红了脸。

    本能解释:“真不是,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就是朋友。”

    司机是完全不信的,依旧坚持道:“现在还不是男女朋友,一起过了圣诞节,等回去就是了,澳门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你们可以去……”

    司机开启了导游模式,宋喜跟乔治笙并肩坐在后面,中间虽然隔着大半个人的距离,但宋喜控制不住的脸上火烧火燎,正暗自着急怎么能不心虚的时候……

    乔治笙再次侧过头,看着她,面色波澜不惊的问:“你脸红什么?”

    宋喜抬起头,对上乔治笙的目光,硬着头皮装傻:“啊?我脸红吗?可能穿多了,太热了。”

    乔治笙回以一记‘你看我信不信’的目光,转过头。

    宋喜心底一万只草泥马排队跑过,在她心上掀起一片尘埃,搞什么啊,故意耍她是不是?

    计程车终于开到地方,司机像是很喜欢他们两个,临了还祝他们圣诞节快乐,又回手递给乔治笙一张名片似的东西。

    下车后,乔治笙走到垃圾桶边,抬手将名片扔掉,宋喜见状,轻蹙着眉头说:“澳门友人给你的东西,干嘛扔掉?”

    乔治笙回视宋喜,俊美面孔被阳光蒙上一层金边,好看的像是要发亮,然而他面色淡漠,薄唇开启,声音也是淡淡的,带着几分挑衅:“情趣酒店的介绍,你有兴趣体验一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