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75章 劝离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的,任姗姗早觉着乔艾雯跟凌岳之间不一般,但真的听到乔艾雯亲口承认喜欢的这一刻,她还

    是不免头皮一麻,有种拆弹剪到引爆线的错觉。

    任丽娜不喜欢宋喜,正因这事儿有宋喜参与而不满,突然听到乔艾雯说对方是她喜欢的人,不免眉头一蹙,出声问:“那个凌岳

    是什么人?你一直在美国,怎么会跟他认识?”

    乔艾雯不动声色的回道:“我不管你们要拿别人怎么样,凌岳谁也不能动。”

    说着,她不着痕迹的瞥了眼任丽娜身旁低着头的任姗姗,公然威胁:“谁动他,就是跟我过不去。”

    任姗姗早就忘了哭,这会儿脸色那叫一个难看,简直坐立不安。

    任丽娜冲着乔艾雯使眼色,摆明了怪她欺负人,乔艾雯却二话没说,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会儿客厅又只剩下元宝,任丽娜和任姗姗三人,任姗姗是再也不敢贸然开口,不知委屈还是吓得,泫然若泣。

    任丽娜面色不好看,沉默半晌,开口说:“外人欺负到自家人头上来,是不能这么轻易过去,元宝,你去找协和的院长聊一聊,

    问问他这种医生还能留吗?”

    任姗姗闻言,心底一喜,顺势讨巧卖乖:“小姑,我不知道表妹跟凌岳认识,不要找凌岳麻烦了,其实就是那两个女医生惹的事

    。”

    任丽娜不置可否,也算是顺水推舟默认了。

    任姗姗看向元宝,在等他回应,元宝半天没说话,开口的第一句便是:“干妈,这俩人我都认识,宋喜是我朋友。”

    此话一出,任丽娜不免抬眼看向元宝,任姗姗也是心里高兴不过三秒,若不是要在任丽娜面前装模作样,她一定要骂人了,这

    特么都什么跟什么?怎么她吐个苦水都吐的这么困难!

    而任丽娜想的要比任姗姗复杂的多,她盯着元宝,要看出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为了乔治笙跟宋喜那张假的结婚证?

    然而元宝跟乔治笙一样,一张脸上喜怒不形于色,让人捉摸不透。

    若是换个人,任丽娜一定会很生气,毕竟元宝这种回答算是公然驳她面子,但元宝叫她一声干妈,他跟乔治笙的感情又像是亲

    兄弟,所以任丽娜不想因为这事儿跟他闹得不愉快。

    可宋喜…她是着实不待见,想来想去,她开口说:“又是个认识的。”

    她这话意味深长,谁也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办。

    半晌,任丽娜再次开口:“你们两个都先回去吧。”

    元宝面不改色,恭恭敬敬的道别,任姗姗也不敢轻易在任丽娜面前耍心眼儿,也赶紧灰溜溜的走了,当然出门后给任瑞中打电

    话抱怨,那都是后话了。

    任丽娜独自一人的时候,想来想去还是给乔治笙打了通电话,电话响了三声后接通,手机中传来乔治笙的声音:“妈。”

    任丽娜声音如常:“忙不忙?”

    “还好。”

    “还没回夜城吗?”

    “没有。”

    “元宝说你临时有事儿出国,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工作重要,身体同样重要,小雯不懂事儿,也帮不了你什么,哎……”

    乔治笙问:“小雯怎么了?”

    任丽娜抛砖引玉,乔治笙也听出来了,他递出台阶,她顺势回道:“一个个就没有省心的,这不姗姗今天哭着上门,说在医院叫

    人给欺负了,我仔细一问,竟然还有宋喜的事儿。”

    任丽娜故意停顿下来,想试探乔治笙的意思,然而乔治笙没有接话,她只好继续往下说:“姗姗在追医院的一个男医生,说是不

    知道他有女朋友,结果男医生带着宋喜跑去儿科,当众把姗姗一通羞辱,姗姗不知道宋喜跟你的关系,我刚才一听,脑袋都要

    炸开了,虽说你俩是假结婚,但结婚证是真的把?你这一年来的庇护也是真的吧?她现在公然在外面跟别的男人谈恋爱,把你

    放在眼里了吗?”

    “最可气的是什么,刚才小雯路过,听到男医生的名字,她居然还认识,当着大家的面说喜欢人家,你说…这不乱套了嘛,简直

    气死我了!”

    乔治笙沉默着,任丽娜看不见他脸上表情,不知他是什么心情,也怕气坏了他,所以稍微软下口吻,商量着道:“治笙,你爸走

    了,宋元青手里那些所谓的把柄,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不用再授人以柄,我看宋喜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也是不冷不热,

    你说她帮过你的忙,官场上也有一些人脉,这些我都理解,但我真的没办法把她当成儿媳妇,今天这事儿一出,我更是想想都

    心里不舒服,找个机会把婚离了吧,你要是觉得她能在事业上帮助到你,那大不了你们做个朋友,我不拦着,但儿媳妇我不喜

    欢。“

    她今天索性把话挑明,宋喜也别怪她卸磨杀驴,本就是一桩强买强卖的买卖,如今乔顶祥已经去世,凭什么还叫乔治笙窝囊着

    ?

    而且要是没有今天这档子事儿,她可能暂时还不会提,毕竟乔治笙带宋喜参加葬礼,宋喜给乔顶祥披麻戴孝磕头的那一瞬间,

    她心里不是没有触动。

    有时候任丽娜心软,恍惚间觉着,如果乔治笙喜欢宋喜,这个儿媳妇除了不会做饭之外,貌似也不错,但怪就怪在乔治笙不喜

    欢她,如今宋喜还在外找了其他男人…总之就是不行。

    “知道了。”

    任丽娜说了那么多,最后只换来乔治笙不辨喜怒的三个字。

    任丽娜拿着手机,心情忐忑的说:“治笙,既然你们两个互相不喜欢,那离了就离了,也别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她这个儿子,打小儿就闷,什么话都不讲,但却一定会做。

    刚刚任丽娜只急着想让俩人离婚,所以难免刺激到乔治笙的男人尊严,这会儿回过神,她也怕乔治笙有过激之举。

    乔治笙淡淡道:“我还有事儿,先挂了。”

    任丽娜拿着手机站在窗边,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句:“事儿都没弄明白就开始挑拨离间,你这是要在恶婆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

    任丽娜闻言,很快转过身,但见换好衣服准备外出的乔艾雯站在不远处,眼神嫌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