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68章 酒品不好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抱着宋喜从禁城出来,虽然门口司机已经把车开的很近,可宋喜还是被温差冻得缓缓睁眼,半眯着视线,她很轻的哼了

    一声,乔治笙正弯腰将她往后座放,闻声,低头看了她一眼,紧接着跨步进去,坐在她身旁。

    司机帮他关上车门,绕到前面去开车,宋喜软软的靠在后背处,他的外套遮住她大半张脸,她稍稍扬起下巴,软糯的声音道:“

    哪儿啊?”

    乔治笙没看她,出声说:“回家。”

    宋喜脑子不清醒,慵懒着说:“你给我唱歌儿。”

    乔治笙不语。

    宋喜等了片刻,本想抬手去推他,可浑身没劲儿,加之他用外套裹着她,她动弹不得,心下更是焦躁,蹙着眉头,哼唧着说:“

    你给我唱歌儿…”

    车内就这么点儿地方,酒后的宋喜又特别磨人,语气近乎撒娇,鼻音很重。

    前座的司机听的真真切切,却丝毫不敢瞎想,目不转睛的开车。

    乔治笙侧头,刚想叫宋喜老实一点儿,谁料她手动不了,竟然一头朝他撞来,额头顶在他肩膀处,她垂着视线,继续磨人的叨

    念:“给我唱歌儿,给我唱歌儿……”

    司机是元宝的人,年轻气盛,可禁不住这么磨,没等乔治笙授意,主动降下隔音玻璃板,将车子前后分割成两个独立空间。

    乔治笙眉头轻蹙,伸手将宋喜的头从自己肩膀处扶起,低沉着声音说:“老实睡觉。”

    宋喜侧头枕着真皮的靠背,目光所及之处是乔治笙的俊美侧脸,眼神迷离,她低声说:“你对我不好了。”

    乔治笙不去看她,让她一个人自言自语。

    宋喜沉默半晌,乔治笙还以为她睡着了,结果她再次开口说:“你给我讲个笑话,我想听。”

    乔治笙心想,看他像不像个笑话?

    早知道她喝多是这个样子,他绝对不会放任她喝多。

    “欸…”

    “我在跟你说话…”

    “你给我讲个笑话嘛,我心里不高兴…你哄哄我。”

    乔治笙一路听着宋喜的念叨,渐渐也开始适应她的聒噪,她说她的,他径自闭上双眼,闭目养神。

    良久:“你不给我讲,那我给你讲一个。”

    宋喜还没等开始说,唇角已经向上扬起,嘴巴隐藏在外套领子后面,因此声音听起来有些闷:“你去过冬城吗?冬城冬天,雪下

    的特别大,有一年我跟大萌萌回她老家,早上出门吃早餐,她看到前面有个大爷鞋滑,好像要摔倒,赶紧跑过去扶,后来你猜

    怎么了?”

    宋喜忍不住咯咯的笑出声,乔治笙闭着眼睛,仍旧一言不发。

    “大萌萌跑过去的时候,脚下一打滑,直接把大爷给铲倒了……”

    宋喜越说越可乐,笑得身体一直抖动,乔治笙没睁眼,可嘴角却缓缓勾起来。

    “人家大爷自己走,还不至于摔倒,大萌萌一过去,两人抱团摔的,也就是大爷心好,没追究我们责任,要是放到现在,我们要

    赔的倾家荡产了。”

    乔治笙脑补了一下画面,想到宋喜那个胖胖的朋友,忽然有些心疼起清早出门的大爷。

    “还有一次,我们去安城玩儿,在公交车上,当时报站器坏了,我们不知道坐到哪里了,只能问司机到站了没有,当时司机说哈

    ,我没听懂,只好又问了一遍,司机说哈哈,大萌萌问司机,师傅你啥意思,笑啥啊?当时司机都急了,硬憋出一口安普,告

    诉我们:下,下,我让你们下车!“

    乔治笙早在听宋喜说第一个‘哈’的时候,就已经听懂是下,可饶是如此,他还是唇角上扬着。

    “东旭考大学那年,我跟大萌萌一起去他学校里玩儿,在超市看到一个很帅的帅哥,长得很像混血儿,大萌萌非要跟踪人家,结

    果跟的太近,男生站在货架前找什么东西没找到,扭头问我俩:同学,你们有奶子吗?“

    “我当时就愣住了,大萌萌也是一脸慌张,缓过来之后马上拉着我就跑,边跑边喊人,把附近超市店员和学生都招来了,她脸红

    脖子粗的说有人耍流氓,东旭还差点儿跟人打起来,最后男生解释了半天,说在他们那儿,管牛奶叫奶子……”

    宋喜要是不喝多,这样的笑话怎么可能对乔治笙讲得出口?

    乔治笙也终是忍不住睁开眼,说了句:“你那朋友也是个奇葩。”

    宋喜笑着:“是吧?她特别有意思,我要是男的,我准娶她。”

    乔治笙道:“你要真是男的,就不会这么说了。”

    宋喜闻言,眼皮一掀,努力看向乔治笙的脸,沉声道:“为什么?“

    乔治笙不答反问:“她现在有男朋友吗?”

    “没有。”

    “她要真像你说的这么好,为什么还单着?”

    宋喜说:“那是男的瞎了眼,看不见她的好。”

    乔治笙懒得跟她辩驳,又不关他的事。

    宋喜沉默片刻,忽然开口说:“单着就一定是不好吗?你也单着,你还是乔和尚呢。”

    乔治笙闻言,缓缓转头看向她。

    车内只有路灯照进来的昏暗光线,宋喜半搭着眼皮,眼神中丝毫畏惧都没有,有的只是不满。

    “别以为酒后胡言乱语,我就不会拿你怎么样。”

    他扭头看着她,面孔背光,看不清神情,唯有声音充斥着恐吓。

    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纸老虎…就会吓唬人。”

    乔治笙说:“用不用现在把你丢下去,醒醒酒?”

    宋喜说:“总是凶神恶煞的,明明不会这么做,偏偏嘴上要这么说,你这样不行的,以后找不到女朋友的。”

    她越是说的语重心长,乔治笙越是恼火,目光幽深,他薄唇开启:“有空多担心一下自己吧。”

    宋喜说:“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长得漂亮,工作能力强,性格又好,以后一定会嫁个自己喜欢的人。”

    她是喝多了,但臭美自恋的本能还没忘,乔治笙很轻的哼了一声:“谁会喜欢你?想多了。“

    此话一出,宋喜发呆的看着某一处,乔治笙以为她定会反驳,可等了半晌,他侧头看向她,但见她已经闭上眼睛,不知道是不

    是睡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