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40章 发财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乔治笙看向宋喜,表情淡淡,语气中多少带着几分意味深长:“不然呢?你以为我招妓?”

    乔治笙是直男无疑,但这话说的也太过直白,宋喜一瞬间脸色胀红,像是被吓到,明显的吸了口气,慢半拍才有些慌乱的说:“

    没有…我一想就知道是隔壁。”

    咕咚咽了口口水,宋喜鲜少的手足无措,神情躲闪。

    乔治笙见状,眸子中闪过一抹挑衅:“你在醉春风住过?”

    宋喜脑子是懵的,本能回道:“没住过。”

    乔治笙问:“那你怎么知道是隔壁?”

    宋喜胸口一堵,这回连赶场的话都编不出来。

    乔治笙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故意要拆穿她,让她尴尬。

    宋喜面红耳赤,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你不是这种人。”

    这话的确有些马后炮,但在乔治笙出声解释的刹那,宋喜已经后悔怀疑他,乔顶祥刚刚过世,他就算天大的心,也不至于在这

    当口寻欢作乐,更何况他们认识这么久,他要花早花了,何必等到现在?

    有些误会是容易障了眼,可说清之后又让人觉着可笑,醉春风的隔音效果是有多差?宋喜昨晚听着就像是在乔治笙身边。

    乔治笙原本还想继续揶揄,问她为什么挂电话,但听她说‘你不是这种人’,刹那间,他有被安抚到,所以决定放她一马,这事儿

    就算过去了。

    两人谁都没有马上接话,房间中有那么七八秒的空白,最后还是宋喜问:“你吃过饭了吗?”

    乔治笙说:“没有。”

    宋喜说:“想吃疙瘩汤还是意大利面?”

    乔治笙说:“跟你认识这么久,终于有选择了。”

    宋喜听出他话中的嘲讽,撇了下嘴角,出声回道:“人都是会长大的,以后选择性会更多。”

    乔治笙说:“都二十六了,能拿出手的就只有两道面食,你的成长速度也真够‘快’的。”

    宋喜眉头轻蹙,佯怒道:“不知道吃人的嘴软吗?”

    乔治笙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不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吗?”

    宋喜一瞬间差点儿想对乔治笙说:你行。

    事实上她没说话,但表情已经完美的诠释了心情,此时无声胜有声,她掉头往楼上走,乔治笙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笑

    意,薄唇开启:“意大利面。”

    宋喜头也不回的说:“得令。”

    乔治笙还以为她会说‘喳’,看来是真不想当丫鬟,宁愿当侍卫。

    宋喜去楼上换了身衣服,喂了猫,然后把小狼狗带下楼,乔治笙坐在客厅沙发上,听到铃声,转头望来。

    他最近很忙,有些天没见着小狼狗,它蹿得很快,比之前长大了好几圈。小狼狗特别有眼力见儿,像是知道这个家谁做主,乔

    治笙还没叫它,它自己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他腿边,摇头晃脑。

    乔治笙单手捞着它的肚子,把它提到腿上,然后解了它脖子上的铃铛,随手放在一边。

    “起名字了吗?”他问。

    宋喜道:“没有,又不是我的狗,我还想最近哪天有空,把它送回去。”

    乔治笙问:“没养出感情?”

    宋喜说:“气都要气死,咬坏我三套床单两个靠垫儿,地毯也要换了。”

    乔治笙说:“谁让你把它当猫养,狗就要撒开了。”

    说着,瞥见一旁的铃铛项圈,他又补了句:“它没怪你公母不分就不错了。”

    宋喜闻言,随口一说:“你喜欢你养,我又不会养狗。”

    乔治笙大手罩着小狼狗的头,看着它的眼睛说:“合我眼缘,留下了。”

    宋喜美眸微挑:“你真要养?”

    乔治笙不答反问:“不能养?”

    宋喜说:“那人家丢狗的呢?”

    乔治笙说:“我让人去附近问问,算我买的。”

    宋喜抿着唇瓣,偷着在心底骂他霸道。

    “你们玩儿吧,我去做饭。”

    宋喜转身进了厨房,乔治笙在外训狗,教它怎么坐,怎么握手,还有上下台阶,这些工序他驾轻就熟,小时候家里的狗都是他

    在训。

    四十分钟后,宋喜叫乔治笙吃饭,她煮了意大利面和土豆肉末卤,煎了鸡蛋和火腿,乔治笙看着装火腿的盘子边上,还放着几

    瓣儿切好的生西红柿,因为特别突兀,他出声问:“什么菜?”

    宋喜说:“煎火腿啊。”

    乔治笙说:“柿子干嘛的?”

    宋喜说:“摆盘漂亮。”

    乔治笙:“……”

    鲜少有人敢气他,敢气他的人里,几乎没有能把他气到无语的,宋喜偏是个中翘楚,每到饭点儿,乔治笙都尽量不想跟她讲话

    ,怕没吃就被气饱了。

    亏得宋喜还觉着自己越来越优秀,越来越有创意,很想为自己打call。

    两人餐桌上面对面坐着,他不动筷子,宋喜问:“怎么了?”

    乔治笙说:“你先吃。”

    宋喜眼中有一闪而逝的诧色,紧接着明白过来,他是不放心她的厨艺,怕特难吃。

    强忍着没有发飙,宋喜当他面儿吃了一大口,还配上鸡蛋跟火腿,这感觉就是试毒的小太监无疑了。

    看她吃没事儿,乔治笙这才缓缓动筷,可能他没对她的厨艺抱有任何期待,所以吃到嘴里反倒觉着还行。

    小狼狗跑到餐桌底下,一会儿踩一踩乔治笙的拖鞋,一会儿又咬一咬宋喜的裤腿儿,宋喜拿了片火腿,弯腰递给它吃。

    等到再抬头的时候,对面的乔治笙出声说:“起个名吧,狗是你抱回来的。”

    宋喜夹起一筷子意大利面,出声回道:“意大利面。”

    乔治笙没抬头,嘲讽的声音说:“怎么不叫土豆卤?”

    宋喜猝不及防,噗嗤一声笑出来:“都可以啊,我是无所谓。”

    乔治笙说:“我不想一看见它就想起你做的饭。”

    宋喜偷着白眼他,暗道有种别吃啊。

    他说:“再想。”

    宋喜吃着东西,随口回道:“八条,你们家不是有好几条了嘛。”

    乔治笙说:“不喜欢。”

    其实他是不喜欢她的敷衍。

    宋喜只好继续想,想了一会儿,她忽然抬头道:“我想好了。”

    乔治笙也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宋喜说:“发财。”

    乔治笙刚要露出不悦之色,宋喜马上道:“你先听我给你分析,条子和红中都有人叫,你是做生意的,发财当然最重要,而我往

    后几年的目标也是发财,升职加薪多赚钱,图个好彩头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