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35章 生气都没资格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话说元宝来公司接乔治笙,看到他身上的深蓝色衬衫时,脸上的表情只能用精彩来形容,那是国宝级演员,看似面不改色,实则内心戏都在眼神儿里。看  免费连载小说网

    乔治笙瞥见却装没看见,元宝内心一阵翻涌之后,到底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笙哥,你病好些了吗?”

    乔治笙‘嗯’了一声,两人迈步往外走,元宝又问:“心情怎么样?”

    乔治笙明知道他话里有话,所以淡漠的回道:“不好,说话小心点儿。”

    元宝闻言,唇角轻轻勾起:“我还以为你病得颜色都分不清了。”

    乔治笙走在前头,脸上的表情元宝没看到。

    两人出了办公室,迎面而来的人皆是颔首打招呼,等到乔治笙一走,马上聚在一起疯狂讨论,为什么乔治笙突然换了衣服颜色,这点儿别人家身上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到了乔治笙这儿,就是天大的事儿。

    来到楼下上了车,元宝道:“见惯了你穿黑色,突然换了个颜色,总觉得像是换了个人。”

    坐在后面的乔治笙不搭腔。

    元宝边开车边问:“宋喜送的?”

    乔治笙不理他。

    元宝眼底带着柔和的神情,出声说:“蓝色蛮好,看着舒服。”

    大家都是聪明人,元宝是什么意思,乔治笙听得懂,薄唇开启,他不冷不热的道:“她说蓝色有助睡眠。”

    元宝很认真的‘哦’了一声。

    乔治笙不爽,那感觉像是他在认真解释,可对方却在明目张胆的在敷衍他。

    在元宝心里,宋喜已经是个神人了,他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让乔治笙这个黑色控改穿其他颜色的衣服,就连乔顶祥生前都说乔治笙:“小小年纪,穿得老气横秋,我都比你强。”

    饶是如此,乔治笙对黑色还是迷之偏爱,如今倒是为宋喜破了例。

    别看乔治笙嘴上说着心情不好,元宝知道,多亏了宋喜,不然乔治笙一连好多天不合眼,铁人都熬不住,看他今天脸色比昨天好了许多,应该是休息的不错。

    两人要去办事儿,本有更近的路,元宝偏偏特地绕了趟协和医院,明知道一走一过也看不见宋喜,但他故意想逗乔治笙,看一眼宋喜工作的地方也好嘛。

    元宝若是知道无巧不成书,绕这一趟并不会让乔治笙高兴,他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多此一举,可谁又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十个人里面,十个都是在悔不当初的。

    车子驶过协和医院门口,从元宝的方向看去,宋喜是被齐未给挡住了,所以他毫无顾忌的往前开,直到开近之后才发现,齐未身边还并排站着个宋喜,准确的说,宋喜扶着齐未的一只手臂,而她身上的宽大外套,显然不是她的。

    心底一沉,毫不夸张的说,元宝头皮都麻了,那感觉比看见自己女朋友出轨还恐怖,出于本能,他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踩了脚油门,车子迅速从两人面前驶过。

    不敢从后视镜去看乔治笙的脸,元宝好想自欺欺人,骗自己乔治笙什么都没看到,心里懊悔,真特妈的背!

    乔治笙看到了,怎么可能没看到?打从发现元宝走了医院这条路,乔治笙就知道丫心里想什么,但他怎么都没想到,会看见宋喜挽着个男人站在街边等车,两人还有说有聊,她之前说有电话进来,八成就是那人打的吧?

    乔治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宋喜跟齐未同框出现,一次两次是巧合,如今就差手牵手了。

    心底一记冷笑,有男朋友还送他衣服,什么意思?吃着碗里还惦记着锅里的?

    亏他还给面子,穿上了!

    不知不觉,乔治笙脸色差到难看,但凡他手边还有一件衣服,他绝对二话不说换下来,穿着都觉得心烦。

    车内突然安静下来,即便之前乔治笙也没说话,可元宝背对他,总觉着后脊梁一阵阵的发麻,哪怕心里素质再好,是人也会有心虚的时刻,正好比此刻的元宝,他忍不住开口说:“昨天纪贯新亲自打电话过来,想约你今晚吃饭,你昨天不舒服,我没马上告诉你,你看今晚是约何昌林,还是约纪贯新?”

    话音落下几秒,乔治笙说:“纪贯新?”

    元宝应声:“是他,我还纳闷儿,他为什么要突然约你。”

    纪贯新家世显赫,夜城中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自己脱离纪氏独自创办的新锐娱乐,更是国内媒体行业的龙头老大,只有他不想报的新闻,没有他不能报的,这不前阵子还报了夜城一富家公子吸毒的消息,搞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

    乔治笙跟纪贯新没什么交集,尤其是纪贯新前几年都不在夜城,两人连面都没碰过,可以说是两条道上的人,但有些人位置到了,面子必然是要给的,更何况无事不登三宝殿,乔治笙也想知道,纪贯新那样的人,会有什么事儿求到他。

    “纪贯新说今晚吃饭?”乔治笙问。

    元宝说:“他电话里面是这么说的,但具体时间还看你。”

    乔治笙道:“那就今晚。”

    元宝道:“好,我把何昌林那边推掉。”

    乔治笙说:“不推,约纪贯新碰面,就在醉春风,何昌林那边也别再拖了,拖一天就是多一天的风险。”

    元宝应着:“我去联系。”

    在外人看来,无论纪贯新还是何昌林,这都是平日里不容易攀得上的人,可在乔治笙这儿,他可以一次见两个。

    乔顶祥刚刚过世,虽然没有大肆传开,可有些能力的人都已经知道了,乔顶祥掌事时落下不少麻烦债,这些人闻讯,难免心里要多加盘算,主动找乔治笙的,主动躲开的…如今乔治笙都要一一清除。

    元宝边开车边在心里合计,乔治笙到底看没看见宋喜?要是看见了,还真没被气糊涂;若是没看见,真的是老天保佑。

    同一个车里,乔治笙视线微垂,有些出神。

    刹那间的愤怒过后,他已经冷静下来,他跟宋喜是什么关系?她找不找男朋友,跟谁在一起,都跟他没什么必然联系吧?

    他们充其量也就是个朋友,他还真指望她恪守妇道,从一而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