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32章 一个愿骗,一个愿受骗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书是宋喜亲自挑的,其中就有她喜欢的《席慕容诗集》,她想让乔治笙多陶冶一下情操,不说温润如玉吧,好歹也别这么冷漠暴躁。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他读的这一段儿,也恰好是宋喜烂熟于心的,只字不差,一时间,宋喜惊到打开床头灯,房间骤然亮起,乔治笙一眯眼,宋喜也觉着眼睛疼,可她还是蹙眉看向手中的书,的确是席慕容的诗集,左边第一行也的确是乔治笙刚刚念的那一段儿。

    饶是如此,宋喜心底还是响起三个大字:不可能!

    随便翻了一页,她先自己看好,然后关灯,指给乔治笙看。

    乔治笙没有马上开口,宋喜道:“你别糊弄我,你是不是早就看过刚才那页?”

    乔治笙不爽的声音传来:“我快被你晃瞎了。”

    宋喜道:“少转移话题,你读。”

    乔治笙见她不跳黄河心不死,忍着焦躁,用他的口吻一字一句的读道:“年少时,我们因谁因爱或是只因寂寞而同场起舞;沧桑后,我们何因何故寂寞如初却宁愿形同陌路。”

    宋喜心底不受控制的一句妈卖批。

    顿了三秒,伸手指向右页中间某处,乔治笙薄唇开启,声音好听,语气不屑:“我终于相信,每一条走上来的路,都有它不得不跋涉的理由。每一条走下去的路,都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

    宋喜拿着书,僵在床边。

    乔治笙见状,眼底闪过一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落井下石,抬起右手,他挑衅的自己翻了一页,开口念道:“在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生的努力,不过是为了周遭的人对我满意而已。为了博得他人的称赞与微笑,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中途才忽然发现,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宋喜一言未发,乔治笙又翻了一页:“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

    这句曾是宋喜当作qq签名的,她好喜欢,从乔治笙口中念出,她莫名的头皮发麻,准确的说,是从头麻到脚。

    “想让我给你念整本?”

    乔治笙看着宋喜,在他眼中,她的模样清晰如白昼,因为太过愕然,所以一脸生无可恋。

    忍着得意和笑意,乔治笙缓缓开口:“叫爸爸。”

    宋喜猛地一哆嗦,书差点儿掉乔治笙脸上,终于回神儿,她眼神复杂的看向他。

    黑暗中,两人目光相对,她是什么都看不清,他是看的一清二楚。

    五秒过后,乔治笙开口道:“算了,这次算给你个教训,你做不到的事儿,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之前,别瞎叫号。”

    不是谁都会惯着她。

    宋喜懊恼的垂下头,很小的声音感慨:“我去,猫头鹰啊!”

    乔治笙沉声问:“你说什么?”

    宋喜抬起头,满眼崇拜:“我说你简直是社会精英啊!”

    说罢,不待乔治笙回应,宋喜继续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自己眼睛会发光吗?”

    乔治笙明目张胆的鄙视她,奈何宋喜看不到,他只能充满嘲讽的口吻回道:“你这样显得很无知,很不像个医界精英。”

    宋喜不计较他的嘲讽,完全迷妹的身份道:“别这么说,我跟你可比不了,我在你面前就是个睁眼瞎。”

    乔治笙说:“你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宋喜对乔治笙这项特异功能很感兴趣,不惜换了本书,自己就差把脸贴上去,也没看清封面上写了什么,还是乔治笙看不下眼,幽幽的说了句:“你最爱的笑话大全。”

    宋喜‘哦’了一声,紧接着随便打开一页,拿到乔治笙面前:“你帮我念几个。”

    乔治笙觉得她还是贼心不死,左右他看得清楚,所以无所谓再虐她一轮,开口道:“蜘蛛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宋喜马上道:“红色。”

    “错。”

    “黑色。”

    “错。”

    “黄色。”

    乔治笙瞥她一眼:“我看是你喜欢。”

    宋喜抿了抿唇,停止瞎猜,实话实说:“不知道。”

    乔治笙说:“白色。”

    宋喜问:“为什么?”

    乔治笙道:“spider-man。”

    宋喜眉头轻蹙,spider-man怎么了?在心底默默的叨念了几句,spider-man…是白的吗?

    恍然大悟,宋喜正要惊讶,但惊讶还未出口,她马上垮着脸说:“这笑话好冷。”

    乔治笙面无表情:“这就是你送我的笑话书。”

    她自己都觉着冷,更何况是他?

    宋喜微撅着嘴,默默的合上书,不无尴尬地回道:“我错了。”

    乔治笙很喜欢她认错的态度,所以从宽处理,开口说:“回去躺着吧。”

    “喳。”

    宋喜略一欠身,转而往沙发处走。

    乔治笙勾起唇角,险些乐出声。

    重新躺下后,宋喜盖上毯子,夜深人静,她很轻的叹了口气,但声音却不小。

    乔治笙问:“怎么了?”

    宋喜说:“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

    乔治笙闻言,声音明显的带了几分不悦:“你是前浪吗?”

    宋喜又叹了口气:“人人都说我是天才,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拼命努力只想让别人觉得我是毫不费力,但我没有超能力,你有,这感觉特挫败。”

    乔治笙说:“谁让你跟我比了。”

    宋喜语气沮丧:“是啊,不自量力了。”

    乔治笙闭着眼睛,抿着好看的唇瓣,沉默数秒,他开口说道:“眼神儿好点儿算什么超能力,我睡不着觉还不是靠你治。”

    宋喜说:“那是你没学医,你要是学了医,还有我什么事儿?”

    乔治笙说:“在专业方面你不是一向很自信吗?干嘛突然灰心丧气?”

    宋喜瘪着嘴说:“你太厉害了,震惊到我。”

    乔治笙道:“我都说了眼神儿好不当饭吃,更何况还是个夜里能看清东西,大半夜我要看什么?打劫吗?”

    宋喜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觉得你比笑话书上的段子幽默多了。”

    乔治笙不以为意的说:“你今天才知道。”

    宋喜暗自撇嘴,其实她是故意在哄他开心,亏得他还一本正经的以为她是认真的,看来真是病糊涂了。

    撇嘴撇到一半,宋喜马上止住,他好怕乔治笙看见。

    妈呀,以后黑灯瞎火都不敢骗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