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31章 深得他意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眼睛微瞪:“我快要饿死了!”

    乔治笙语气淡淡:“喝粥。”

    宋喜轻蹙着眉头:“喝粥吃不饱。”

    乔治笙悠悠的说:“你还知道?”

    宋喜端着盘子站在床边,退而求其次:“你想吃你就先吃,我再做一份。”

    乔治笙语气不咸不淡:“我喝饱了。”

    宋喜小声说:“那我吃了。”

    乔治笙说:“别在我房里吃有味道的东西,拿去喂狗。”

    宋喜说:“它吃过了,也是意大利面。”

    她不这么说还好,乔治笙原本就想逗逗她,可她好死不死来这么一句,乔治笙顿时火大,狗都吃过的东西,他没吃过。

    “出去吃。”

    乔治笙声音平静。

    宋喜闻言,几乎是第一秒就听出他在不高兴,别问她怎么知道的,这是一种技能,求生的技能。

    乔治笙没那么生气的时候,才会故意摆出一副不好相处的样子来,他要是真生气了,反而懒得废话,就像现在,说得好听点儿是出去吃,说得再直白一点儿,就是出去!

    宋喜二话没说,端着盘子扭身就走,乔治笙躺在床上,气得眼睛一闭。

    本以为她跑出去吃面,结果没两分钟,她又回来了,乔治笙没睁眼,黑暗中,他听到勺子触碰碗发出的细微声响,她在吃东西,可他闻不到任何异味。

    宋喜坐在沙发上,乔治笙忍不住睁开眼,侧头看去,原来她在摸黑喝粥。

    一瞬间,乔治笙心底说不出的开心,像是恰到好处的被讨好了。

    悄悄地把头转正,闭上眼睛,乔治笙声音波澜不惊的问:“不吃面了?”

    宋喜回道:“我刚去把狗叫醒了,吃宵夜。”

    乔治笙唇角很轻的向上勾起,慢几秒不冷不热的说:“没偷吃两口?”

    闻言,宋喜差点儿没一口甜粥给自己呛死,暗道他长了通天眼,看见了?

    短暂的心虚,宋喜死鸭子嘴硬,面不改色的撒谎:“没有。”

    乔治笙一抬手,拿起床头柜处的水晶碗:“给,配菜。”

    宋喜站起身,走过来接着,顺道伸手摸了摸乔治笙的额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乔治笙说:“头疼。”

    宋喜道:“出汗没之前那么严重了,你应该还是着凉感冒,一会儿我给你吃点儿感冒药,你先睡觉,半夜有哪儿不舒服,随时叫我。”

    说完,她抽走手,乔治笙顿时觉着额头上的柔软温凉不在了。

    薄唇开启,他语言先于意识:“你睡哪儿?”

    宋喜已经走回茶几处,闻言回道:“沙发,你还想让我睡地上?”

    乔治笙说:“不是我让你睡地上,是你赖在我房里不走。”

    宋喜不跟他犟,反倒明目张胆的敷衍:“是是是,我蹭睡。”

    不知道是不是饿慌了,宋喜竟然觉着水果配甜粥也很好吃,越吃越来劲儿。

    乔治笙平躺在床上,不说话的时候,房间中只有宋喜吃东西的声音,他睡不着,兴许无聊,默默的在通过声音辨认她吃了哪种水果…貌似,她喜欢吃菠萝。

    宋喜吃完东西,轻手轻脚的收拾,然后走出去,约莫二十分钟的样子,又折回来,手里抱着一床毯子。

    拿了几颗感冒药,宋喜走至床边,轻声道:“把药吃了。”

    乔治笙张开嘴,宋喜把药放进去,又给他递水。

    “再量下体温。”

    乔治笙不说话也不动,摆明了养大爷,宋喜只好自己动手,掀开被子,又把体温计从他脖颈处塞到腋下。

    有些事儿,就是一回生二回熟,看她现在,别说触碰他的上半身,就是随时再给他擦个下半身,她也保证脸不红心不跳。

    在等体温计的时候,宋喜去茶几旁把香薰炉点上了,闻着淡淡的幽香,她马上就想睡觉。

    几分钟后,宋喜拿出体温计,用手机照亮看了眼:“三十八度五,还是烧,但已经在退了,身体好就是不一样。”

    说完,她自己眼神一变,因为她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乔治笙身体好不好,她哪里知道,她刚刚心里想的是身材好,一看就是长期锻炼,所以才会这么说。

    偷着瞥了眼床上的乔治笙,他一动不动,应该是没听出异样。

    “我睡了,不舒服叫我。”

    说完这句,宋喜赶紧躺在沙发上,毯子一盖,闭眼睡觉。

    折腾这么久,宋喜身心俱疲,早就想睡了,可如今躺下,思维却异常活跃,怎么都睡不着。

    脑子里面胡思乱想,一会儿是乔治笙搂着她的脖颈,两人脸贴的很近;一会儿又是她帮他擦身体,乌漆墨黑,她竟然还看个八九不离十,简直了。

    乔治笙浅眠,宋喜知道,他好半天没换过姿势,甚至没动过,她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所以自己也不好肆意的翻来覆去,同样平躺着,安详的像个摆拍的公主。

    良久,久到宋喜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间,房间中忽然传来乔治笙毫无睡意的声音:“不困?”

    宋喜立刻就清醒了,侧头看向大床方向,出声说:“你还没睡着?”

    乔治笙回道:“我睡不着正常,你睡不着就不正常了。”

    宋喜说:“可能累过了,很困,睡不着。”

    乔治笙说:“知道你做事儿了,不用提醒我。”

    宋喜睁眼又觉着眼皮沉,干脆闭眼回道:“我怕你忘了。”

    乔治笙说:“睡不着,你念会儿书。”

    宋喜眉头轻蹙:“念什么书?”

    乔治笙说:“你买的那些。”

    宋喜本不想起来,但躺着也着实睡不着,干脆掀开毯子,翻身坐起来。

    她要去开灯,乔治笙说:“刺眼睛。”

    宋喜问:“不开灯我怎么看?”

    乔治笙说:“没灯就不看书了?”

    宋喜严重怀疑他是在整她,吸了口气,她努力心平气和地问道:“不开灯,你能看见字?”

    谁料乔治笙很平静的回道:“有什么不能?”

    宋喜美眸一挑,简直不信邪。

    走到床边随手拿起一本书,黑灯瞎火,她连封面都看不见,随手翻了一页对准乔治笙的脸:“你能念,我管你叫点儿啥!”

    黑暗中,乔治笙睁开眼,紧接着,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在这人世间,有些路是非要一个人去面对,单独一个人去跋涉的,路再长再远,夜再深再暗,也得独自默默地走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