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280章 不会哄女人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馨柔情吃了两个果子,壮着胆子问欧阳铭:“你腿还疼吗?”欧阳铭答应着:“还好,不怎么疼了,有些麻!”折成那样了居然不疼,该不是神经坏死了吧!还是得赶紧找人去,下一句就直接说了:“那你休息,我再出去找找有没有人,也不能老这么困着。”也不等他说话直接就走了。欧阳铭看着那纤细的身影,在洞口不见了,就开始皱眉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是谁?她说外面是森林,还说没有人,这里真是森林吗?是真没有人还是她故意说谎的,根本就没有找人。欧阳铭眸光越来越深沉,难道是个阴谋?馨柔情出了山洞,趁着天还没黑这次要走远一点了,拿出手机看了下,还是没信号。既来之,则安之!又拿出面巾纸,撕成一小条一小条的,隔上几颗树就绑一个纸条。这里都差不多极容易迷路。这次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停下来歇口气,远远的看去,有白白的云彩,期间隐约能在树叶隙间望见皑皑的雪山,看一看还真有点心旷神怡。不过怎么一个小动物都没有,野果到是摘了不少,够吃一晚上了,也有算是鸟叫声吧!可一个鸟也没看见。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丛间有一些不认识的花朵,植物。真的没见过,这里不会真是原始森林吧,都走这么久了也喊了这么久,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实在有些不想走了。一是害怕,二还是害怕。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真的让人害怕啊!从小到大也没干过这么刺激的事,最多就是小时候挨揍离家出走,还没走出家门10米,看见条狗就妈呀一声跑回去了。不过咱冒险精神还是有的,馨柔情刚乐呵呵的自夸了两句,就觉得不对劲。有那么一丢丢的瞬间,觉得身上凉飕飕的,鸡皮疙瘩一片一片的起。馨柔情安慰自己,应该是树林里阴气重,是会冷一点的。一个激灵过后,那种感觉更强烈了,这不会就是第六感觉吧!能预知一些不可知的事,例如危险!妈妈的呀!前后左右上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没啥东西啊!可那感觉就是——吓的人炸毛!馨柔情开始往回走,更快的往回走,这时候她终于看见了些不同。是在走的时候眼睛瞟见的,像是双眼睛可那眼睛又不像是人的眼睛。只是在灌木丛中一闪就不见了。那一眼就让馨柔情浑身汗毛一竖,那是啥玩意的眼睛啊!馨柔情有点抖腿也有点软,可还在坚持着,快速的走。然而那眼睛又出现了,变得血红馨柔情强迫自己不能看。快点走还有一段路就到小山包了,可又不自觉的看去。那那是什么鬼呀?馨柔情有点走不动了,就直勾的盯着那眼睛主人看。像是个老鼠又像是狼的样子,老鼠的尾巴,狼的嘴,长长的大耳朵,一身的大长毛,前爪翘着,后腿长长的,血红的眼睛死盯着馨柔情,哈喇子慢慢的淌着,直立起来有成年人高。馨柔情实在是吓得迈不开步。颤抖着问:“你吃人不?”回答她的是这兽的呲牙一吼。馨柔情忙点头:“明白了。”馨柔情狠掐了自己一把,疯了一样往回跑。同时森林中回荡着凄厉的惨叫:“救命啊!”馨柔情听着身后的兽吼和风声,其实她早吓得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本能在跑。那兽一窜就窜到馨柔情的背后一爪子拍上去,馨柔情刚好一个趔趄,险险的躲了过去。眼前的小山包给了馨柔情巨大的动力,猛往前窜着一扑,人撞进了山洞。欧阳铭正闭目休息,就听见救命声,心不由抖了一下,那女人遇到危险了吗?男人的本能还是驱使他,想站起来看一看。刚扶着墙壁起来一下就又跌坐了下去,无限的懊恼,他一直在忍着,自己是那样的出色,现在却成了残疾。这到底是不是阴谋自己都无法得知,欧阳铭愤怒的吼了一声,“啊~~~”一拳砸向墙壁来发泄心中的愤懑。紧接着也是一声尖叫:“啊~~~”是那个女人。洞口那边有轰轰的响动,一震一震的连洞顶也有大量的土落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铭咬着牙恨,他叫那女人:“馨柔情,馨柔情你还好吗?”馨柔情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妈呀!那大耗子正嘴里,吐着一道道的激光,往洞里射。可好像这洞口就有一道看不见的墙一样,任它怎么吐激光也射不进来,气的那兽狂吼。馨柔情反复咽着口水,恐惧的心慢慢开始恢复了,她明白过来这玩意进不来。要不自己离它这么近,早被它吐那激光打死了。不过那是什么东西,一个耗子会吐激光?啊?馨柔情正傻看着,隐约听见欧阳铭叫她,她站起来,扶着墙走了进去。树枝已经烧完了,里面黑黑的,可还是能看见他。勉强走过去馨柔情第一次想不顾一切的,扑进一个人怀里,她好想扑进那男人的怀里来安慰自己,好悬啊她就死了。下一刻她没有忍住,一下就扑进了欧阳铭的怀里。哇!的一声开始哭,她从来没这么害怕过,不知名的地方,不知名的耗子,还吐着激光追她,她差点就见不到他了。“呜~~~”馨柔情一个劲的哭啊!丝毫没看见欧阳铭,冷漠的表情,甚至还有一丝厌恶。他渐渐转变了表情变得柔和了些,还是推开了馨柔情。声音柔和的问:“怎么回事?遇到危险了?”馨柔情抹着眼泪,抽泣了会儿,哭出来之后,她有些清醒了,也有些不好意思。身体离开了欧阳铭,讪讪的道:“对不起啊,我有点害怕。”又喘了会儿,馨柔情一把拉住欧阳铭颤抖的说了一句:“哥啊,咱咱好像好像穿了”欧阳铭没明白什么意思,问道:“什么穿了?”馨柔情咽了下口水继续道:“咱好像穿越了。”黑暗中欧阳铭脸抽了抽,有些愤怒,那厌恶更浓了。他开口:“不要瞎说,根本就没有穿越这样的事。”他更确定了这就是一场阴谋这女人绑架了自己,还编出这样的瞎话来哄自己,还把自己的腿弄折了,绝不原谅她,等到出去了一定要她坐一辈子牢。自己居然还觉得她有些亲切,恶心的女人刚才装的多么纯情,现在还不是巴巴的扑上来。馨柔情借着一些微光看见的就是——欧阳铭那俊美的脸上,现出了不屑和厌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