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271章 真假难辨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叶弘锦笑道:“现在你亮亮哥回来工作了,以后想见他的时候,随时给他打电话。看ΔΔwwんw.『kan→shu→.la”

    宋喜点头,“我已经跟亮亮哥加了微信。”

    叶弘锦说:“亮亮早些年刚去国外的时候,每次打电话回来,不先问家里怎么样,都是先问你,我还跟你爸开玩笑,说要不把你也送出国吧,省的俩人成天想来想去的。”

    宋喜知道这种儿时单纯的友情,所以笑得特别坦然。

    叶祖题倒是很快的看了眼乔治笙的方向,随即微笑着道:“爸,人家乔先生还在呢,你说话注意点儿。”

    全桌的人都看向乔治笙,包括宋喜在内,只见乔治笙俊美的面孔上,笑容淡淡,薄唇开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没事儿,我在的时候,你们怎么叙旧都行。”

    言外之意昭然若揭,背地里,可就不行了。

    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怎的,宋喜莫名其妙的血气翻涌,闹了个大红脸。

    叶弘锦比叶祖题后来,经过儿子提醒,再这么一听,也是后知后觉,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什么,很自然的把话接过去,只不过在往后的时间里,对乔治笙的态度明显松弛了许多。

    宋元青是什么样的人,身为同僚,叶弘锦最清楚,这也是为何两人性子最投的原因,如今宋元青出事儿,宋喜跟乔治笙走到了一起…别说宋元青不知道,这是一定知道的,知道并且赞同,站位不言而喻。

    宋喜不是第一次陪乔治笙出席类似场合,在这样的饭局上,是从来不谈公事的,她也不过是做个保证人,为两方最快速度取得信任。

    一顿饭吃到后期,叶弘锦对乔治笙说:“我明天要出差,会离开夜城一段时间,你这边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跟祖题接触,他目前也在税务上班。”

    乔治笙微笑着颔首,举起面前酒杯,“麻烦叶局。”

    说着,又看了眼叶祖题,叶祖题也拿起酒杯,宋喜陪着,只不过她杯中不是酒。

    吃过饭,叶弘锦说:“我待会还有事儿,你们年轻人去玩儿吧,我先走了。”

    大家起身将他送至楼下,看着他上车离开,站在下面,乔治笙侧头看了眼叶祖题,“听喜儿说你刚回来不久,马上就进局里工作,应该都没什么时间到处玩儿玩儿吧?”

    叶祖题闻声回答:“是啊,朋友聚会都没时间去,小喜还是我第一个看见的好朋友。”

    乔治笙说:“去禁城坐坐吧,你刚回国,算喜儿给你接风。”

    叶祖题自然知道禁城是什么地方,也知道背后的大老板是乔家人,但一句‘算喜儿给你接风’,感情又不一样了,像是老板娘带朋友去自家场子做客。

    心底有了计较,叶祖题面不改色,微笑着应声:“那我就不客气了。”

    宋喜笑道:“你跟我还客气什么,走吧。”

    乔治笙打了个电话,不多时停车场方向驶来两辆私家车,他直接对叶祖题说:“你坐前面那辆,我跟喜儿坐另一辆。”

    明明一个车都能装下,可乔治笙这么说了,叶祖题当然不会有异议,三人分了两辆车,宋喜跟乔治笙都坐在第二辆车的后座。

    待到车门关上,宋喜才觉着些许的尴尬,因为这段时间不需要演戏,一如两个饰演情感大剧的男女一号,导演一喊咔,马上就要跳脱出戏,回到现实生活中来。

    而他们在现实生活里,连朋友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合作伙伴。

    果然,打从上车之后,乔治笙就再没开过口,宋喜侧头望向窗外,磨炼心里承受能力。

    车子开了能有小二十分钟,中途等红灯的时候,宋喜道:“等一下,一会儿靠边停,我马上回来。”

    她下了车,乔治笙不晓得她要做什么,看着她的背影,她是跑去街边一家卖干果杂货的地方,站在门口买糖炒栗子。

    跟她认识这么久,可从来没见过她吃栗子。

    红灯过后,司机把车靠边停,宋喜快去快回,小跑着回到车边,拉开车门坐上来,对司机道:“好了。”

    司机发动车子往前开,不到二十分钟,停在禁城门口。

    叶祖题乘坐的那辆已经到了,他站在门口等他们,宋喜跟乔治笙分头下车,她没等乔治笙,径自来到叶祖题面前,把手中的牛皮纸袋递给他。

    叶祖题接过去,打开一看,随即抬眼笑道:“你还记得我喜欢吃糖炒栗子?”

    宋喜笑着回道:“刚刚一走一过,看到外面有卖,一下子想到你小时候剥栗子剥不开,急得都哭了。”

    叶祖题道:“哪有?我就这么爱哭?”

    宋喜认真点头,“你真的哭了,我记得特别清楚,你一边流眼泪一边吃。”

    乔治笙走过来,叶祖题抬眼看向他,乔治笙脸上没有笑,声音也不辨喜怒的说道:“她都不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叶祖题眼底很快的闪过一抹尴尬,正欲开口讲话,宋喜抢先一步,扬头看着乔治笙道:“胡说,你喜欢吃甜的,不喜欢吃苦的,我怎么不记得?”

    乔治笙淡淡道:“也没见你给我买过什么吃的。”

    宋喜说:“我给你买了好多糖果,你不要。”

    乔治笙说:“药都不吃了,吃那么多糖干嘛?”

    宋喜说:“中药不管用,回头给你换别的,免得你每天吃药跟上断头台似的。”

    两人一番堪比奥斯卡金像奖的傲人演技,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打情骂俏和你侬我侬,叶祖题看在眼中,咧嘴笑道:“乔先生,你爱吃糖炒栗子吗?你喜欢吃,我让给你。”

    乔治笙唇角勾起很淡的弧度,出声回道:“让就不用了,等回家我让她亲自炒。”

    不知道是不是叶祖题的错觉,有那么一个刹那,他仿佛从乔治笙眼底看到了浓浓的威胁和恶意,对,都不是冷,而是*裸的被挑衅后的濒临恼怒。

    来之前,叶弘锦跟他打过招呼,乔治笙不是普通的商人,若不是宋喜牵线引头,他都不乐意与之接触,但乔治笙偏偏又得罪不起,若是连宋家的面子都不卖,叶弘锦又觉着对不住宋元青,所以一番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决定赴约。

    叶祖题对乔家有个大致概念,但对乔治笙,是第一次见,暗道宋喜怎么找了这么个霸王,不会是逼良为娼,强抢民女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