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266章 求个心安理得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短信发过去就一如石沉大海,直到宋喜坐到计程车上,也没有得到回复。

    不是没想过打个电话问问,可宋喜又怕乔治笙在忙工作上的事情,她贸然打过去……显得大惊小怪。

    已经过了刹那间的冲动,宋喜冷静下来之后,不由得反问自己,乔治笙有承诺过每天必须回家吗?

    他没有。

    他承诺过有事儿不回来会提前跟她打招呼吗?

    也没有。

    他们本就是独立的个体,若不是最近一起吃药把俩人凑一块儿,哪怕是同一屋檐下,他们也跟陌生人似的…明确说,是仇人。

    悄悄地吸了口气,宋喜暗自劝自己,心态放平和一些,她跟乔治笙的关系,还不到她担心他的地步。

    心中如此想着,宋喜到了医院就正常工作,进手术室之前,她看了眼手机,一台手术一个半小时,下来后她第一件事儿还是看手机,屏幕上空空如也,她漂亮的脸上毫无异样,心底却在郁闷,干嘛还要惦记?

    吃中饭的时候,宋喜面前是两荤两素,韩春萌手里只有一杯芦荟酸奶,盯着宋喜盘中的狮子头,韩春萌暗搓搓的嘀咕。

    宋喜眼皮一掀,问:“叨咕什么呢?”

    韩春萌眼睛都饿绿了,低声回道:“我骗我自己,我喝的是高汤,乌鸡炖红枣汤,我一点儿都不饿,我好撑……”

    宋喜笑的无奈,“让你减肥少吃点儿,也没让你绝食,你这顿顿喝粥喝酸奶怎么能行?”

    韩春萌道:“怎么不行?我都瘦五斤了。”

    宋喜道:“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这五斤都是水分,只要你稍微一碰碳水化合物,立马就会双倍反弹回来,再…”

    她话还没说完,韩春萌立即眼睛一瞪,“你够了啊!”说完,马上又颓下来,“别逼我大声说话,我头晕。”

    宋喜白了一眼,“你以为我担心你?我是担心你饿的六神无主影响工作,别耽误病人的治疗。”

    韩春萌把酸奶盒子吸得吱吱作响,就差连味道都抽空,连续数日只吃流食,她饿的偷偷抹眼泪,眼看着宋喜面前的饭菜没怎么动就要扔,她眼睛一瞪,“你干嘛?”

    宋喜回道:“吃饱了,收拾东西。”

    韩春萌蹙眉道:“你看,你看你那菜都没动!”

    宋喜问:“你要不要吃?”

    韩春萌下意识的点头,紧接着猛的摇头。

    宋喜道:“你说的,浪费粮食有罪,你要是不帮我承担,我今天又犯罪了。”

    韩春萌挺直了腰板,目光坚毅,毅然决然的说道:“你不要诱惑我!”

    宋喜缓缓说:“你只吃素菜,饭只有一两,根本不会胖,狮子头喂医院后院的小狗,都不浪费。”

    韩春萌眼神略有动摇。

    宋喜最后给予一击,“你再这么饿下去,脸色都不好看,明天还要去看齐未呢。”

    韩春萌闻言,当即神情紧张,摸着脸问:“啊?我脸色很差吗?”

    宋喜点点头,韩春萌马上从包里翻出小镜子,左照又照,最后蹙眉骂道:“这该死的肉,瘦不见瘦,脸色倒是变得快!”

    说罢,她收起小镜子,拽过宋喜面前的托盘,毫不犹豫的吃起来。

    宋喜唇角勾起,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她还是有些担心乔治笙,打从昨天分开到现在,一直没联系上,别不是真的有什么意外。

    想来想去,宋喜忽然出声说:“你先吃,我去打个电话。”

    韩春萌终于吃到咸淡味儿,头都没抬,“去吧。”

    宋喜走出食堂,站在无人的安全通道旁,拿出手机打给元宝。

    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通,手机中传来元宝的声音:“宋小姐。”

    宋喜有些紧张,但口吻还是如常:“元宝,不好意思打扰你,我想问一下,乔治笙没事儿吧?”

    话已出口,由不得宋喜后悔,她知道这样贸然打给元宝,也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她想要个心安,无论乔治笙怎么样,她不想再不停地想,搞得进手术室还有些走神儿。

    元宝闻言,顿了两秒,随即道:“你找笙哥有事儿吗?”

    宋喜说:“没什么,我给他发了短信,还没联系上他。”担心他有事儿。

    元宝回道:“笙哥在公司,应该还在开会,我现在正要过去找他,用我帮你带话吗?”

    宋喜很快微笑着回道:“谢谢,不用了,那你忙,我不打扰你了。”

    挂断电话,宋喜心里没作他想,只道是乔治笙公司里有工作,忙得抽不开身吧。

    元宝开车去了海威,乘电梯直达顶层总裁办公室,他人才刚出现,男助理马上打招呼,“乔总应该还在休息。”

    元宝道:“我知道,我们刚刚通过电话。”

    进了总裁办公室,偌大的空间,元宝径直穿过廊厅往左走,左边是乔治笙的私人休息区,元宝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进来。”

    推门而入,里面又是很大的一片空间,乔治笙仰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元宝没什么废话,直接道:“我刚跟叶弘锦的秘书联系过,他说叶弘锦才从外地出差回来,目前还不确定明天是否有空,但我知道叶弘锦后天又要走,这次是去外地,最少也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

    乔治笙没说话,元宝走至一旁,往咖啡机里面放豆子,嘴里说着:“躺着睡不着跟通宵打牌可不一样,你又不像常景乐他们,他们打完牌随便找个地方都能补一觉,你上午两个会,待会儿还要陪韩老爷子打羽毛球,我昨晚让你走你不走。”

    乔治笙还是不说话,事实上打从元宝进来,他就是那个动作,一动没动。

    元宝自顾自的道:“哦,对了,我刚才来的路上,宋喜给我打了个电话。”

    乔治笙闭着眼睛,眼皮下的眼球很轻的动了动。

    “她问我你有没有事儿,说给你发短信,你没回,我没说你通宵打牌,说你公司有事儿。”

    乔治笙薄唇开启,终是道:“说我通宵打牌又能怎样?”

    元宝似笑非笑,“是不能怎么样,就是怕她万一真有事儿要找你帮忙,你说你不帮也就算了,因为打牌没回?好说不好听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