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265章 夜不归宿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任丽娜定睛看着宋喜,眼中不无被噎后的惊讶,像是一时间难以接话。

    宋喜见话已经说开,无需隐瞒,继而道:“我爸出事儿连累乔治笙跟我结婚,其实我心里一直带着愧疚,所以我希望尽可能的让这段婚姻关系不是仇上加仇,而是化干戈为玉帛,所以您真的不必担心我会做出什么对乔治笙不利的事情,我只会帮他。”

    “至于感情方面,我们向来是互不干涉,如果他有喜欢的人,我不会拦着,我也拦不着,但前提是那个人不要惹到我,更不要随随便便拿我爸说事儿,毕竟大家都是有底线的人。”

    任丽娜跟在乔顶祥身边这么多年,也是见惯了世面的人,本以为她出马对付一个宋喜,手掐把拿,结果不知不觉被宋喜反客为主,完全压制,关键宋喜几乎是一语中的,说出她内心的真实恐惧。

    如今,任丽娜站在原地,面色不无尴尬。

    宋喜只是说实话,并不想占据什么上风,所以此时又适当的服了软,给了个台阶过去,“阿姨,如果我哪里冒犯到您,作为晚辈,我向您道歉。”

    任丽娜仍旧端着身形,闻言,几秒之后回应道:“既然你跟治笙是这样的关系,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你爸爸那样的人物,想必你也是个有分寸的。”

    宋喜面色波澜不惊,“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欠乔治笙的人情,我也一定都会在适当的时候还给他。”

    顿了顿,她又补了一句:“他毕竟是商人,我不会让他做亏本的买卖。”

    她面上不见喜怒,但只有自己心里才清楚,到底是被任丽娜给惹恼了,到底还是说了一些负气话。

    但宋喜不后悔,有时候夹着尾巴做人,别人也未必会心生怜悯,反而是适当的挺直腰板,对方才会敬你一分。

    两人正跟外面站着,不多时,只听得门帘哗啦一声,侧头一看,乔治笙站在门内,面色无异的道:“爸说饿了,开饭吧。”

    任丽娜闻言,马上扭身往里走,乔治笙收回手腕,哗啦一声,门帘再次垂落,将门内外的人隔成了两个空间。

    宋喜完全不晓得乔治笙站在那里听了很久,还以为他是刚刚过来,话说完,她也似没了力气,蔫蔫的往里走。

    乔顶祥被乔治笙用轮椅推出来,宋喜想到之前姜嘉伊在的那回,她站在一旁没动,还被乔治笙说没眼力见儿,所以这回她主动迈步上前,哪怕是出于对长辈的尊重,她想扶一下。

    结果乔治笙头都没回一下,径自道:“不用。”

    宋喜的动作在半空中僵了一下,眼看着他跟任丽娜一左一右扶起乔顶祥,她赶紧让开,以免挡着路。

    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就他们四口人,以前姜嘉伊在的时候,的确是烦,但好歹还有点儿动静,今儿倒好,鸦雀无声。

    宋喜咽不下东西,只觉得心情郁闷,好不容易熬到一顿饭结束,乔治笙送乔顶祥回房,她站在门外等着,约莫五六分钟的样子,他掀开门帘从里面出来。

    两人并肩往外走,等到坐进车中,宋喜才不自觉的松了口气,随即侧头看着乔治笙道:“你晚上也没吃什么,一会儿回去我做疙瘩汤。”

    乔治笙面无表情的系上安全带,冷漠的回道:“你要是实在不想吃我家的米,下回就自己买袋米拿过来。”

    宋喜一愣,她还以为提到疙瘩汤,他会高兴的,不过转念一想,他平时说话就这样,而且到底是刚出他家大门,她这时候提议,貌似也不大好。

    如此想着,宋喜尴尬的笑了笑,打趣说:“买了米也不好意思不买油盐酱醋,到时候你又该说我抠。”

    乔治笙没说话,宋喜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沉默。

    车子一路往前开,路上乔治笙手机响了,是阮博衍打给他,宋喜听到里面说三缺一,乔治笙应声:“半小时。”

    待他挂断电话,宋喜侧头道:“你不回家吗?”

    乔治笙不语,五六秒之后,他方向盘一打,车子靠街边停下,“你自己走吧。”

    他掏出烟盒,拿了一根烟点上,都没看她。

    宋喜一边解安全带,一边道:“我回家帮你把药熬上,你晚上回来记得喝。”

    他还是没出声,宋喜推开车门下去,“拜拜。”

    乔治笙眼皮子都没挑一下,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飞速从宋喜身边驶离,宋喜眉头轻蹙,说不上他哪里不对劲儿,但也总觉得不舒服。

    打车回翠城山的路上,宋喜还在暗自琢磨,乔治笙怎么了?去老宅的时候跟回来的时候明显不一样,但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

    都怪他平日里就话少,她不能从语言上区分,如果说他不高兴,那以前他一定会明显的表现出不悦,可这次又没有,只是……莫名的让她觉着,他在冷着她。

    有了这样的念头,宋喜自己都不可思议,就好像他什么时候跟她热过似的。

    差点儿笑出来,宋喜侧头看向窗外,不想了,想这些干什么,赶紧回家熬完药好睡觉。

    到家是晚上八点半,熬完药已经十一点半多,宋喜把冰糖研成小块儿倒进药里,细细的搅拌,又等了半小时,乔治笙没回来,她把药装进保温杯,放在他房间门口。

    一觉醒来,宋喜收拾完下楼,经过二楼的时候,下意识的往他房间门口瞥,当宋喜看到门前的保温杯时,不由得愣在原地。

    三秒过后,她迈步走过去,弯腰拿起保温杯,从重量她就能判定,里面是满的,可她还是不信邪的打开看了一眼。

    再好的保温杯也不可能保温太久,此时药早已经散了热,黑漆漆的,冷冷的。

    犹豫片刻,宋喜抬手敲了敲房门,门内没人应,她大着胆子推开进去看了看,果然没人。

    自打两人开始喝中药以来,乔治笙还没有过夜不归宿的情况,无论是夜里一两点还是三四点,只要他回来,一定会半夜三更折腾她,哪怕是叫她下楼来剥个糖纸。

    宋喜不晓得他为什么一夜没归,下意识的担心,往不好的方面想,马上给他发了条短信,问:你那边有什么急事儿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