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262章 仗他势欺人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这段日子过得尚算安稳,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乔治笙不隔三差五的扎心了,虽然他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偶尔说话也气人,但气人总比伤人好。,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

    一转眼又到了月底,宋喜下午去看宋元青,又给他带了一套茶具,宋元青笑着说:“别再给我带这些东西,我那屋里都快摆不下了,以前在外面也没说*,现在反而进里面搞上‘*’了。”

    宋喜闻言,面色平静,口吻却带着轻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宋元青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不想再聊这个话题,索性岔开说:“你最近跟你董阿姨她们有联系吗?”

    提到董俪珺,宋喜心里犯膈应,努力做到面色无异,不答反问:“怎么了?”

    宋元青道:“昨天你董阿姨托人给我带话,说最近想过来看看我。”

    宋喜强忍着不嗤笑出声,如果面前坐着的人不是她爸,她一定会毫不客气的问:都这么久了,现在才想起过来看看?

    亏得宋元青还能自欺欺人,说他出了这样的事儿,董俪珺一定吓坏了。

    宋喜不忍伤他的心,告诉他董俪珺和宋媛在外面花着他的钱,过得有多好,但她还是提前打了个预防针,说:“我前阵子看到她了,正好从她那儿把卡要回来。”

    宋元青点了点头,“都还好吗?”

    宋喜应声:“挺好的,她那人你应该知道,以前苦日子过多了,现在恨不能拿燕窝当粥喝,就怕对不住自己。”

    宋元青也是无奈,轻声道:“能对得住自己就好,最起码谁都指望不上的时候,自己也会照顾自己。”

    宋喜说:“爸,你不用担心她们母女,她们日子过得不会比我差。”

    宋元青看着宋喜说:“爸最担心的还是你,他对你怎么样?有没有为难你?”

    宋喜想到乔治笙,不免眼带促狭,小声回道:“爸,你猜我最近在干什么?我在给他治病,每天给他喝中药,很苦很苦的那种,他每天喝药就跟上刑场似的,又是糖果又是蜜饯,自己都生怕吃出高血糖来。”

    宋元青眼底闪过一抹很复杂的神情,似是欣慰,但又更像是担忧,最后也只是轻轻颔首,出声说:“反正他别难为你就行。”

    宋喜拉着宋元青的手,眼眶热热的,勾起唇角,她轻笑着道:“你不用担心我,我还跟从前一样,该上班上班,该生活生活,也就是换了个住处,你在这边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的,随时跟我说,我真的不是小孩子了,有句话我一直想告诉你,因为我心里有了想保护的人,所以我一定会变得比以前更强大,你不仅要放心,你还要相信我,信我可以帮到你。”

    宋元青握着宋喜的手紧了紧,强忍着眼泪,他深吸一口气,半晌才道:“你是爸爸的骄傲。”

    宋喜笑着,眼泪掉下来,她出声说:“我不是你的小公主了吗?”

    宋元青红着眼睛,努力笑着点头,“你永远都是。”

    因为乔治笙的原因,宋喜每次的探视时间都比原定时间要长,从里面出来,她无一例外的红着眼白,可是相比前些次的惨不忍睹,已经好很多了。

    宋喜明白,没什么是时间治愈不了的,这才短短几个月,她已经从最初的排斥来这里,到现在的习以为常。

    世界是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改变的,能改变的,只有自己的心态。

    出了监狱,宋喜站在无人的街边,拨通了董俪珺的电话号码,她的手机通讯簿里面已经没存这个人,但董俪珺的号码跟当初宋元青的号码只差了两个尾数,宋喜想不记得都难。

    电话响了半天才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女声:“喂?”

    宋喜开门见山,“是我。”

    董俪珺当然听得出宋喜的声音,以往还要假模假式的装装样子,如今是抢钱的深仇大恨,压根儿连话都不回了。

    宋喜早知道她们母女的为人,没有期待,所以也不会失望。

    唇瓣开启,她径自道:“听说你要来看我爸?”

    董俪珺冷漠的‘嗯’了一声。

    宋喜说:“我提醒你一句,不该说的别说,我都没跟我爸说你是怎么昧下的良心钱,我劝你也最好不要在他面前哭穷或者搬弄是非。”

    董俪珺冷漠的问:“你这是什么态度?”

    宋喜目视前方,眼底带着不耐烦的倨傲,“你可以当是威胁,也可以当是警告,都随便,我只是把丑话说在前头,我现在什么都无所谓,唯独是我爸的心情,谁要是让他心情不好,我就让谁连日子都过不好。”

    隔着手机,宋喜看不见董俪珺脸上的表情,但从瞬间的沉默也能想象得到,对方一定是被气到面目可憎。

    果然,半晌过后,董俪珺意味深长的声音传来,“果真是搭上了不起的大人物,说话的底气比从前还狂……你爸爸知道你跟乔治笙的关系吗?他要是知道你跟这种人在一起,他会怎么想?你爸爸是官,你是他女儿,偏偏要跟乔治笙扯上关系,你这不是让你爸爸有嘴也说不清吗?”

    宋喜完全是刀枪不入的姿态,不以为意的回道:“我们父女俩的事儿,不劳你操心,你只要知道一点,我爸念旧情,我跟你们可没有旧情,你要是说错了什么话,我保证连我爸的面子都不给,我说到做到。”

    董俪珺沉默片刻,开口说:“宋喜,再怎么样,我跟你爸在一起十几年,你不把我们当家里人也就罢了,你现在竟然合着外人来欺负我们?”

    宋喜眼底尽是讽刺,唇角勾起,嗤笑着回道:“谁说乔治笙是外人?这话是你说的,也是你跟你女儿臆想出来的,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他不是外人,最起码跟我这儿,他比你们亲得多。”

    说罢,不待董俪珺回应,宋喜又特牛气的补了一句:“我不愿意威胁人,但乔治笙脾气不好,你最好不要逼我找他出面。”

    说罢,她径自挂断电话,深吸一口气,装逼的感觉果然很好。

    神清气爽的转身,宋喜正准备去打车,结果一转头,身后三米处,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戳在那里,一身黑色,面容模糊了刚毅和妖娆,就是好看的独一无二。

    不是乔治笙还有谁?
小说推荐